北大博士教初中生 杭州中小学教师中兴起“学历之变”

近段时间,杭州新办的九年一贯制学校——笕弘实验学校新招聘的17位教师正在其他小学跟岗实践,下学期他们就将执教一年级学生。

记者发现,这17人清一色是应届硕士研究生。原来,该校在面向应届生招聘时,设定的学历门槛就是硕士。

近两年,在杭州研究生教小学生、博士生教初中生,已不是一件稀罕事。同时,越来越多一线专任教师和校长们,也加入到攻读研究生的大军中。

中小学提高招聘门槛传递出什么信号?为何越来越多高学历人才热衷当中小学教师?这一场悄然发生的“学历之变”将给教育带来什么?

 

从北京大学本硕博连读毕业后

他选择在杭州一所初中当老师

化学专业的储老师,老家安徽宣城,2019年博士毕业,现在拱墅区一所民办初中担任科学老师。他的履历非常优秀:被保送进入北大,一路本硕博连读。

下午两点,记者走进储老师的办公室,他正在批改试卷。与他一同办公的,还有5位老师也是北大和清华的博士毕业生。我们的对话由此开始。

 

博士的“从零开始”

第一节课勉强过关

刚来这所学校入职时,储老师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声音:“学富五车的北大博士怎么来教初中生?”“这是不是有点资源浪费?”储老师还清楚记得,当时和他同时来杭州应聘的博士生不少,但经过双向选择后,留下来的只有他一人。

“我一直觉得自己这个选择很正常。”储老师笑着说,科研做久了就想换个方向,在北大时他身边的师兄师姐,去当老师的至少有几十个,比如去北京人大附中、深圳中学等。

“我不认为这是大材小用。不管学历多高,我都是一个新老师。在教学实践、教学艺术等方面,我跟经验丰富的老教师都有很大差距。所以我一直是跟着教研组、备课组从零开始学起。”储老师说,工作以来他还买了很多教育学、心理学类的书籍“补课”。

最重要的“从零开始”是课堂教学。一年多前,他给学生上第一堂课,尽管做了充分准备,但他内心仍然忐忑,“我带了很多器材,一节课45分钟全在和学生做实验,算是勉强过关了。”

有了实践,储老师不仅对课堂越来越有把握,对教育教学的思考也更深了:“教书育人真是门大学问,比做其他事要难得多。因为它并不是简单地把内容讲清楚就行了,更关键的是如何引导每个孩子会学习、爱学习。”

 

除了教学还开发课程

学科背景优势明显

很多人好奇:读了博士再来教书,到底跟本科学历的教师教书有啥不一样?

深入的学习经历,让储老师的知识结构更为完善。比如,听到学生在谈论“相对论”,他就会热情地参与进去,同时还建议学生,“你可以去看哪方面的书,可以往某个方向去探究”,学生听了都是一脸的佩服。在日常课堂上,借助自己的学科背景,他还很注重根据课本内容做进一步拓展,并通过做实验激发学生兴趣。

除了承担一个班的教学任务外,储老师还在学校课程部研发课程和实验项目。开发课程对学科知识和能力的要求都较高,一般不会让新老师来做,但储老师和团队接受了这个挑战,学校觉得做得还不错。

不过,他也有被家长“考”的时候。“我不喜欢搞‘题海战术’,有时给学生布置作业会少一些。”于是,有家长给他留言:老师你的教学方式跟别的老师不一样,会不会有问题?还有家长直接向他提要求:我的孩子作业速度慢,是不是该多布置点作业练练?面对这些诉求,储老师始终有自己的坚持。“有些家长被我说服了,有些没有。怎么和家长更好地沟通,我还要加油,多向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学学!”

这几年,储老师的工作表现,学校都看在眼里。学校对这几位博士生老师的评价是:成长步伐明显比其他教师更快一些。

 

高学历教师也会“水土不服”

“学习能力强”和“会教书育人”是两码事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像储老师那样“一帆风顺”。也有博士毕业生当老师后,短时间内离职的。有学校曾经引进了一位全日制博士毕业生,在小学任教语文。没过几个月,这位博士就辞职离开了。对于这种情况,教育圈内人士分析说,大概率是因为“水土不服”。

杭州一所知名小学也在四五年前尝试过招聘博士,负责招聘的老师说:“有博士来应聘,各方面素养都很优秀,学校想把她招进来,以提高教科研水平。”可在后期走入职流程时,这位博士选择离开,理由是“可能不太适应小学的教学工作”。

“高学历人才,知识结构有宽度、有深度,但这些知识是否能转化为能力,是很关键的,这也决定了他能否成为优秀的教师。”采访中,多位校长提到,最担心的是出现“眼高手低”的情况,尤其是他们对岗位的待遇、工作内容、环境等要求,有时会跟自我定位之间有一定落差。

省特级教师、育才登云小学校长丁杭缨经过多年观察发现,相对来说研究生的学习能力更强一些,但她觉得,学习能力强和教书育人是两码事,一个是“输入”,一个是“输出”。研究生学历只能说明“输入”比较好,作为老师更要学会“输出”。“从输出角度上说,我觉得本科生和研究生没有太大的区别。”

对于高学历的一线教师,家长们怎么看?一位家长举例说:“儿子隔壁班同学的班主任就是硕士毕业,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教了不到一学期,家长联名要求换掉他。”采访中,多位家长都表示,相比于学历,他们更关注的是这位老师有没有爱心、够不够细心、教学用不用心。

 

教师招聘中硕士生“扎堆”

一所学校推出聘三五个教师岗位,动辄上千人报名应聘。这种“百里挑一”现象,在杭州教育圈已不是新鲜事。

而从近年杭州各中小学的招聘公告中也不难发现,学历门槛逐年抬高。在主城区,这个变化尤为明显。

杭州某知名小学一位多年负责招聘工作的老师感受很深。“杭州学校招聘一般分两种模式,公开招聘和直接招聘。直聘,让学校可以自主设定入职门槛。”她说,七八年前,学校也尝试过招聘高学历教师,但并不成功。当时,教师岗位很难吸引高学历人群,而现在情况大为不同,来应聘的硕士研究生越来越多。

这一说法,在杭州部分城区的教育主管部门也得到了印证。

去年,江干区中小学校招收了123位应届研究生。目前,全区拥有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的一线教师有1223人,占比18.9%。

拱墅区教育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区内中小学教师中共有819位硕士研究生。

在下城区2019学年招聘中,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教师占总招聘人数的39%,2020学年这一比例达到47%。

滨江区中小学校2020学年招聘应届研究生125人,如春晖小学,除了音乐教师岗位外,对语文、数学和英语等岗位的应届毕业生都提出了研究生学历的要求。

 

校长老师们正在努力“当学生”

白天给学生上课,晚上忙着写论文,这是杭师大东城小学科学老师李佳涛这两年来的一种常态。他正攻读华中师范大学学校课程与教学专业的在职博士。2019年他报考了这个专业,学校为了支持他,允许他脱产一年。不仅如此,如果他顺利拿到博士学位证书,还可获得区里的奖励。

在杭城中小学幼儿园,一边工作一边读研的教师有不少。以李佳涛所在的江干区为例——濮家小学语文老师孙琴琴,考上了浙大教育管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去年已顺利毕业;采荷第三幼儿园的毛信麟、丁信幼儿园的黄琳、笕新第二幼儿园以及钱江苑幼儿园等多名老师,从浙江师范大学顺利毕业,成为硕士研究生。

不仅一线教师,杭州校长们也在努力“当学生”。丁兰实验中学校长赵骎,去年9月考上浙师大教师教育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拱墅区教育研究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王达,和赵骎同时考上博士,两人是同班同学;时代小学校长唐彩斌,正在攻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前段时间,西湖区教育发展研究院研究员胡美如和陈国民,也都考上了浙大教育学博士。

对于教师高学历这个话题,有校长提到了芬兰。记者了解到,芬兰将硕士研究生作为教师的入职门槛,要成为教师必须是硕士,带新教师的老教师必须是博士。

还有一份资料显示,2016年日本公立初中教师研究生学历占比为7.5%,美国则有55%的小学教师和59%的中学教师有高于本科的学历。

基于对国际教育发展的深入观察,杭州一位基础教育研究者大胆预测:更多高学历教师走进杭州中小学,或将成为一种常态。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