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届生月工资1万起步 盲盒设计师一下就“香”了

《乡村爱情》出盲盒了,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近日,《乡村爱情》官微宣布:《乡村爱情》系列盲盒开始预售,一上线立马就被抢购一空。小草帽、八字眉的刘能是隐藏款,这让它迅速成为众多盲盒玩家“得不到的男人”。

不仅《乡村爱情》跨界出盲盒,今年1月份,河南博物院在淘宝店铺推出“失传的宝物”考古盲盒,一上线就被抢购一空,后来补货依然供不应求。

除了以上类型的盲盒,还有文具盲盒、宠物盲盒、植物盲盒……盲盒经济的火爆,不禁让人感叹“万物皆可盲盒”。在此背景下,布局盲盒赛道的公司,对盲盒设计师的需求也正“水涨船高”。

(盲盒:消费者不能提前得知具体产品款式的玩具盒子,具有随机性。)

应届盲盒设计师

月工资1万元起步

“招聘潮玩手办盲盒设计师,要求应届美术设计类专业,有扎实的美术功底,较强的原创能力。每月工资12000元-18000元”。

打开各大招聘软件搜索“盲盒设计师”,可以看到,月工资1万元起步,是很多公司给这个新兴职业开出的普遍价码。

“盲盒设计师的工资确实会比普通的设计师高出一些”。阿言是杭州某游戏公司的设计总监,他说,2019年,公司在原有开发手办、雕像的基础上,又布局了盲盒赛道。

“我们当时决定做盲盒,一个原因是看到以泡泡玛特为代表的公司在盲盒市场上的表现很不错;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本身就是一家游戏公司,有成熟的、受玩家认可的游戏IP,这种盲盒推向市场后,会有游戏玩家愿意买单。”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显示,2019年盲盒玩具增速达609%,消费者人均购买4.2个。盲盒的高增长,也吸引到了杭州的一些公司在近两年加速涌入潮玩行业。

和阿言所在的这家游戏公司一样,2019年,以原创儿童IP起家的杭州子非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做起了盲盒。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公司上线盲盒IP“爱尔芙”,不到一年时间,旗下两个系列的总销售额超过3000万元。

“很多文创公司、游戏公司和广告策划公司,这两年都在做盲盒”。今年2月份,杭州玩物得志App携手诗路云集线上全网首发“诗路文化带诗人IP 国潮盲盒之诗人形象创意稿征集”,参与该征集项目的工作人员说,很多投稿的公司都是广告策划公司,“还有的是传媒公司,根据我们的了解,这些公司目前都有招聘专门的盲盒设计师”。

此前,一位曾在泡泡玛特做过不到2年的盲盒设计师,来阿言公司面试,“泡泡玛特给他开的工资,一个月是25000元。关键是这个设计师毕业不到2年。”在阿言看来, 90%以上的刚毕业学生,基本上都拿不到这么高的薪资。

盲盒设计师

录取率堪比北影表演系

高薪资下,很多插画师、平面设计师、美术专业、雕塑专业、动画专业的学生,纷纷加入以盲盒为代表的潮玩设计师领域。从表面上看来,这个高薪行业很有魅力。但实际上,高薪资的背后,招聘盲盒设计师的公司对设计师的要求也十分高。

“不是只会画图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盲盒设计师的。”此前,阿言作为公司的设计总监,自己就面试过不下百名前来应聘的盲盒设计师,“这还不算我们有美术设计功底在的HR先前自己淘汰的”。

在阿言看来,盲盒作为一个典型的潮玩,能吸引玩家的两大点,一个是造型,一个是用色。“像我们的盲盒人物形象是古人,可能一般设计师设计的是骑马的古人造型,但是有脑洞的盲盒设计师,就会设计出一个更有反差感的人物造型,比如蹲马桶的、玩滑板的、玩骰子的、骑摩托的”。

而设计师在盲盒的用色上,同样很有讲究。“像很常规的蓝色可能就不吸引人,但是盲盒设计师用蒂芙尼蓝,大家就会觉得这款盲盒‘潮’很多”。

在这样的基础要求下,接连不断招聘一年多,阿言说,目前公司只招到了两名较合心意的盲盒设计师,“录取率都堪比北影表演系了”。

想做好盲盒设计师

并不容易

中国美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毕业的95后女生药药,如果没有在刚毕业的时候成为一名盲盒设计师,应该会做一名插画师。

药药去年刚刚加入杭州游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爱玩游戏的人,应该对这家公司出品的老牌桌游《三国杀》都不太陌生。2019年,游卡也入局了盲盒赛道,依托原创游戏IP《三国杀》做起了系列人物盲盒。药药也在机缘巧合下,来到游卡做了一名盲盒设计师。

对于脑洞很大的药药来说,她很喜欢这份设计盲盒的工作,“我本身的设计想法就很奇奇怪怪,和我同组的同事说,盲盒设计的工作就是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不过,与药药擅长的平面设计不同的是,真正接触盲盒设计后,她发现,这种3D立体的玩具对自己的空间想象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玩家拿到手的盲盒,要经历从设计到生产的一系列步骤,这个时间会持续近一年。中间的每个步骤都是环环相扣、不能出错的。只要出错,就会增加公司的成本”。

比如,在将平面的2D盲盒转为立体的3D盲盒模型后,需要多方位、多角度的设计稿,“如果哪个角度错了,在3D打印的环节,就要推倒重来。”

在正式转型盲盒设计师之前,药药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补充学习了很多3D空间想象方面的知识,增强自己的空间想象力。

对于一名合格的盲盒设计师来说,药药也很赞同阿言所说的“不是只会画图就能成为盲盒设计师”,对于从事这个烧脑行业的盲盒设计师来说,迎接他们的不只是把一个玩具从平面到立体那么简单,拿到玩具之前,还会面临工厂生产出品与他们设计图不符的风险。

与多数平面设计师不同,盲盒设计师不仅要手绘盲盒的平面图、跟进盲盒在电脑中的3D模型,还要去工厂与厂商、工人们磨合玩具的最终形象。

去年7月,药药和同组的同事一起去深圳的生产工厂,做了一个多月的“监工”。

药药介绍,小小的盲盒身上的零碎配件有很多,“有时候工人喷色的时间过长,就会导致盲盒在颜色干掉后,配件颜色和我们最初的用色有偏差。”

为了更好地“以理服人”,原本对玩具材质、工艺并不了解的药药,也开始恶补相关知识,“比如要和工人说不同材质的盲盒,上色手法要不同等”。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