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湖论剑自贸区 助推萧山新发展

■文字整理/记者 姚潮龙

湘湖论剑自贸区 助推萧山新发展

图片由中国(萧山)长三角自由贸易智库联盟提供

5日,中国(萧山)长三角自由贸易智库联盟湘湖新年论坛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官员共论自贸区,为浙江自贸区萧山区块建设建言献策。思想碰撞、观点交锋,现场精彩绝伦、大饱耳福。本报整理提炼,特呈上部分发言,以飨读者。

关键词:方向

观点一:

以高水平开放倒逼深层次改革

南开大学原副校长佟家栋:

自贸区是我国加快形成“大循环”、构建“双循环”重要举措,是我们应对外部冲击的压力测试,也是对外开放的主动作为。对任何一个地方来说,自贸区建设都意味着重大机遇。但必须指出的是,当前自贸区已进入新阶段:如果说自贸区过去是以内部体制改革推动贸易自由化,那么,随着中国开启新一轮对外开放,特别是RCEP的签署和中欧投资协定意向的成功达成,开启了新一轮以对外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服务贸易便利化的开放承诺倒逼内部体制机制改革的新时期。

这一变化使得自贸区建设出现了“时间窗口期”,成为了一种与时间赛跑、与改革进度赛跑的挑战与压力。这是由于,随着对外开放的持续深入,几年之后,自贸区体制优势和政策优惠或将逐步减弱,直至完全丧失。所以,一定要加快抢抓这个机遇期,大胆把自贸区建设作为抗击外部冲击的试验田,加快与国际贸易规则接轨进度,不断赢得国际信任度、强化国际合作稳定性。

华中科技大学自贸区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波:

自贸区建设,已经不是干不干的问题,而是怎么加快干的问题。

前不久签订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达成的中欧投资协定意向,都属于国际高水平贸易协定范畴,对我国对外开放具有里程碑意义。相较于耳熟能详的WTO,这两个内涵更丰富,从之前单一货物的贸易自由化,延伸到集货物、服务贸易、投资等于一体的综合型贸易自由化,这从市场竞争、政府补贴、产业创新、环境保护等方面,对新一轮自贸区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加速推动国内放宽外资投资准入、扩大金融服务水平等。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自贸区建设的好坏,将直接影响着对外开放水平的高低和改革开放的进程。

关键词:差异化

观点二:

以数字贸易形成独特优势

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理事长李善民:

经过六轮扩容,自贸区从点到线、从线到面,覆盖了21个省份,描绘出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宏伟蓝图。从整体来看,自贸区类型丰富多样,突显了空港、海港、陆港、岛港等不同地理特征。但目前实际上潜在的问题是,自贸区总体方案趋同性比较强,各地改革方向、重点内容接近,我觉得这并不是自贸区扩容的初衷。因此,如何用好当地禀赋、发挥比较优势,将变为自贸区建设“致胜”关键。

数字经济是杭州金名片,也是先发优势,在推进自贸区建设当中,以数字创新作为引领重点,或可成为杭州片区独特标识。比如说,对照国际规则,夯实基础设施和平台建设,持续推进数字贸易,积极探索基于互联网、5G、区块链等技术的投资贸易自由化体系等。对萧山也如此,要以数字贸易作为实施制度创新的抓手,以产业发展作为根基,以错位化发展谋求进一步形成自身优势。

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研究院

执行院长全永波:

舟山推进自贸区建设三年以来,最大收获就是聚焦油气全产业链建设,推动了我国油气改革试点工作,并取得了不少重大突破,目前舟山已成为全国油气企业最集聚的地区。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自贸区杭州片区,还是萧山区块,关键点还是找准自身定位,形成独特优势。在调研过微医集团、长龙航空之后,我觉得更好更快推动科技创新与数字自贸充分相结合,应该成为萧山区块寻求差异化发展的关键之举,萧山既要立足自贸区本身,更要跳出自贸区来建设自贸区。比如说,主动对接“数字中国”战略,从全国层面来谋划全域数字发展,争取改革红利最大化。

关键词:先行先试

观点三:

以制度创新促进改革落地

华东政法大学自贸区法律研究院

常务副院长贺小勇:

自贸区最重要的使命是制度创新。就萧山而言,应该更关注自身优势有哪些、短板有哪些,并以此作为相关政策先行先试的突破口。

一方面要紧紧围绕国家最关注的领域,比如科技创新,比如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可控能力,这些都是未来重中之重。因此,自贸区建设要在科技创新上下功夫,用好这一平台,持续引进外资、引进重大创新性技术;另一方面,要大力推动国际贸易创新,在合规合法基础上,尝试突破原有的一些政策约束,加强与国际贸易规则接轨;同时坚持以人为中心的创新,发展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人,用好空港优势,瞄准生物医药,通过持续改革、向上对接,争取到一批审批权限的下放,比如说临床急需药品的进口等。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一切的创新都要是“落地的创新”,而不是停留在文件、口号中的创新。

上海市发改委综合改革处(自贸建设推进处)

处长赵宇刚:

自贸区已过了“单打独斗”的时期,进入了一个“协同作战”时期,发展重点上既要有差异,更要有互补,特别是近邻自贸区要形成“规模优势”“规模效应”。未来,自贸区协同联动将成为新重点新方向,尤其是在长三角一体化大背景下,长三角各自贸区之间有先行先试的基础与条件,各地应该积极打破与国际贸易不相适应的规则,着力打造服务国家战略的高标准经贸规则。

比如说,加大商事制度服务改革创新,持续打通要素流动障碍,努力形成“一盘棋”;又比如说,在政府联动基础上,加大产业平台、产业载体之间的合作力度,突出不同区域市场主体、市场要素之间的联动,从而提升长三角自贸区整体价值,发挥最大辐射带动作用。

关键词:核心

观点四:

以数据应用创新政府监管

丝路研究院(海口)有限公司

首席专家张湧:

自贸区的关键是要创新,光有一块牌子最终走不远,而这创新的核心就是如何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如何处理监管与创新的平衡。

我认为,自贸区建设要坚持走市场化道路,要把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弄得更清楚,政府要探索建立事前审核、事中监管、事后奖惩的机制。另外,在严重依赖创新竞争的时代,产业政策已成为重要手段。但与过去那种导向型、给钱给补贴的政策不一样,今后产业政策要更具创新性,这要求政府部门要更加注重经贸新规则、新体系的研究,以及更精准掌握企业新需求、新要求。

国际技术转移协作网络数字贸易

首席专家厉力:

国际贸易最主要环节就是关、检、税、汇,这也是判断外贸市场主体合不合规的重要标准,而自贸区的优势在于,能充分叠加利用四大环节相关政策。但从政府角度而言,这对监管提出了一定挑战,甚至是成为监管难点痛点。

我认为,今后的监管将迈入数据为王的时代,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具体应用,可以实现监管的可记录、可分析、可查询、可追溯、可预警,这也是政府做好风控体系的基础。而这背后延伸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当前人才供给不足,特别是既精通某一具体特定产业,又具备深厚技术背景的学科交叉型、复合型人才,已成为监管水平不能跟上创新发展的一大瓶颈,倘若萧山能在这方面有重大突破,势必会引领自贸区建设。

湘湖论剑自贸区 助推萧山新发展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更多内容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