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中介”组织“洋”保姆非法入境 杭州检方批捕!

今年3月,两名非法入境的菲律宾籍保姆在广东一检查站被发现。随后,组织两人偷渡入境的张晨(化名)被抓获。11月17日,上城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对张晨批准逮捕。

张晨原本是一名带客户“赴美生子”的中介。2018年,张晨偶然认识了一名菲律宾籍家政中介,聊天中他了解到菲籍保姆市场需求大、获利高,双方一拍即合,约定由张晨在中国大陆寻找雇主、安排行程、提供售后,菲律宾中介负责物色菲籍保姆。

2019年3月,张晨开始在网上发布广告招徕雇主,他先发送菲籍保姆的相关资料给雇主,由雇主进行视频面试,谈妥后雇主先交纳部分定金给张晨,尾款则在菲籍保姆到雇主家后结清。

这些不具有合法务工身份的外籍保姆,除个别由张晨安排以骗领旅游签证的方式入境外,大多数人在张晨的安排和越南人A(化名,另案处理)的接应下偷渡入境,入境后从杭州萧山机场中转,最终送至雇主家。

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张晨伙同他人组织10余名菲籍人员偷渡入境从事家政服务,每介绍一单收取中介费2万余元。

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发现,不少雇主都反映外籍保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专业好用,甚至还遇到一些糟心事。根据《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我国大陆禁止外国人从事家政服务,雇佣外籍保姆不仅使雇主和被雇佣者面临违法处罚,而且由于此种雇佣关系不受法律保护,一旦产生纠纷双方权益均难以保障。

家住嘉兴的何燕(化名)在2019年6月通过张晨雇佣了一名菲律宾籍保姆C(化名),本打算让C辅导孩子英语,但仅仅半个月,C就嫌太累不干了。何燕通过张晨又找了两名菲籍保姆,用工前到医院体检发现两个人的幽门螺旋杆菌都超标了,吓得何燕赶紧退了这两名菲籍保姆。

家住台州的赵洁(化名)怀孕后通过中介向张晨预定了一名菲律宾籍保姆S(化名),打算让S在2019年11月下旬来照顾自己坐月子。中介拍胸脯保证S绝对会在规定时间到位,还承诺会将S提前培训好,赵洁因此付了定金。结果赵洁孩子都生完了,S还在菲律宾没出来,她不得不临时请了月嫂。直到12月下旬赵洁坐完了月子,S才姗姗来迟。

赵洁和中介的聊天记录

“家政服务是现代很多家庭的客观需求,但保姆是否靠谱与国籍并没有关系。”检察官提醒广大雇主,不要因为过于相信外籍保姆的专业性而盲目雇佣,否则雇佣双方都将面临较高的法律风险。

问:雇佣外籍保姆,雇佣双方将面临怎样的法律风险?

首先,根据《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第七条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就业须有确定的聘用单位,而大陆并没有正规的外籍家政中介机构。因此,目前大陆的外籍保姆主要采用骗领旅游签证、偷渡等方式入境,一旦被发现,遣返几乎是所有外籍保姆的归宿。

其次,对于雇主而言,雇佣外籍保姆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第80条第3款规定,非法聘用外国人的,处每非法聘用一人一万元,总额不超过十万元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一些外籍家政中介为了赚取高额中介费,故意淡化违法成本,这导致了雇主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将会受到行政处罚。

最后,雇佣外籍保姆哪怕双方签订了合同,但这种关系建立在违背我国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对应的利益为非法利益,法律不予保护。具体而言,如果雇主未按合同支付给外籍保姆佣金,外籍保姆很难通过法律要求其支付。同样,如果外籍保姆未按合同要求履行家政服务,甚至逃离雇主家,雇主也很难要求对方返还佣金。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