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宝妈私下找月嫂,结果舒心变闹心

随着家政服务市场火爆,月嫂薪酬也水涨船高,为节省花销,部分雇主开始绕开家政公司,私下联系月嫂购买服务。近日,萧山法院成功调解了一起因聘请私单月嫂导致的劳务合同纠纷。

张女士

第一个孩子就是刘阿姨带的,感觉还不错,如今生了二胎,越过家政公司就直接找她了,谁知道闹得这么不愉快,唉!

提起去年的那段经历,张女士心里仍不是滋味。

事情要从2019年9月底说起。当时,张女士刚生完二胎,考虑到生一胎时请的月嫂刘阿姨既细心又熟悉,便越过家政公司直接联系上了她。双方经口头协商,约定刘阿姨为张女士提供产后劳务服务,服务期限为2019年9月27日至11月16日共计52天,劳务费2.6万元。协议达成后,张女士马上支付了劳务费。这么一算,比通过家政公司找月嫂便宜了好几千元。

2019年10月20日,刘阿姨因患肺炎治疗,无法继续提供剩余服务。张女士以刘阿姨仅提供24天月嫂服务为由,要求其返还剩余28天的劳务费1.4万元。由于多次协商未果,2020年3月16日,张女士将刘阿姨诉至法院。

刘阿姨   

我去她家工作之前身体一直很好,后来她家里有人感冒传染给我,导致我得了肺炎,花了数千元的医疗费。

庭审中的刘阿姨心里很委屈:“这事发生后,还因为接私单被公司辞退,现在已经连续半年歇业在家了,我的损失怎么算?”

考虑到刘阿姨在张女士一胎时对产妇和幼儿进行尽心照料,双方存在一定情感基础,法官便以此为突破口组织调解。最终,两人慢慢打开心结,刘阿姨同意在6月8日前返还张女士服务费1万元。

法官提醒

目前家政服务市场火爆,不少雇主越过家政公司,直接找家政人员上门服务。此举看似节省花销,但其中蕴含的风险不可小觑——常见的口头协议往往对双方的权利义务缺乏规制,一旦产生矛盾无书面约定可循,难以调和。

对此,法官建议雇主通过正规的家政公司寻求家政服务,这样一来,既可以了解家政人员的身份背景、健康状况、服务水平等信息,又可以以书面形式对双方权利义务进行明确,避免本案情形的发生。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