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领变“金领” 萧山“智造”工人吃香

蓝领变“金领” 萧山“智造”工人吃香

蓝领变“金领” 萧山“智造”工人吃香

蓝领变“金领” 萧山“智造”工人吃香

蓝领变“金领” 萧山“智造”工人吃香

蓝领变“金领” 萧山“智造”工人吃香

  蓝领逐步白领甚至金领化,对萧山来说,是观察经济不断转型升级的“窗口”。

  一位数字平台系统集成工程师,在萧山能拿到2万元以上的月薪。这份体面的薪酬,和大家传统观念中的蓝领相去甚远,已经达到了白领水平。对于一些技能水平高的技术工程师来说,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年薪,已经接近金领水平。

  高素质技术工人的薪酬越来越高,恰恰是萧山经济不断转型升级的现实反映。在萧山企业不断推进信息化、智能化、自动化的今天,类似数字平台系统集成工程师这样的高薪产业工人不断增多。在萧山企业的智能生产车间里,他们用自己精湛的技术,让一条条机器手臂有条不紊地操作着,让产品在一条条自动化生产线上完成精致的制造。

  在萧山制造向“智造”转型的路上,生产线上简单重复的人工劳动被机器取代、被数字化平台精准把控,熟悉智能化设备操控与维护的技术应用型工人有了“大展拳脚”的平台。经济转型升级带来的是企业用工结构的改变,在萧山,新职业的大门越开越大,拓展了更广阔的就业空间。

  企业对高级技工需求不断增加,招聘会上高素质技术工人越来越吃香,萧山不断在顶层设计上破解高级技工难点,萧山技师学院在培养技工上不断创新……围绕这些萧山用工新需求的相关话题,本报记者深入企业、技师学校及相关政府部门,进行采访。

  数字平台系统集成工程师月薪2万元以上

  高技能人才走俏市场

  2011年,刚大学毕业那会儿,机械专业大专院校出身的傅琪一度迷茫:感觉技术类的工作非常枯燥,整天和冷冰冰的机器打交道,而且薪资待遇低。通过反复比对不同的领域和环节,最后他选择扎根在区内一家机械手臂研发生产企业,现在成了一名资深的工业机器人工程师。

  谈到其中的原因,傅琪说,工业机器人可以操作,并且上手快,让机器人动起来,很有意思。学习过程中也可以在电脑上模拟,并不一定实时需要机器人,非常方便。“工业机器人技术前卫,很多企业内部懂这项技术的人不是很多,是技术行业的‘香饽饽’。做这项工作有成就感,薪资待遇也非常可观。”他说。

  傅琪的成长和感受,道出了近年来萧山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推进机器换人、智能制造发展的行业特征。

  一方面,我区近年来通过深入实施制造业智能化改造“十百千万”行动,持续推进实施市级数字化改造攻关项目,推动企业上云,两化融合指数连续两年保持全省领先水平。另一方面,产业人才需求逐渐显露,其中机器换人、产业数字化、企业上云作为技术集成度高、应用环境复杂、操作维护较为专业的高端装备,有着更高层次的人才需求。

  对此,记者随机采访了大胜达、德意电器、杰牌传动等多家区内较早完成智能化改造的制造企业,在当前的新形势下,企业在硬件基础与技术水平上取得了显著提升,但现场调试、维护操作与运行管理等应用型人才的培养力度依然有所欠缺,掌握工业机器人操作、维护、调试、故障排除以及系统集成等技术的工程师需求将会越来越大。

  正是由于企业的迫切需求以及对专业性的要求,智能化制造领域从业人员在薪资方面也得到了较大提升,区内不少企业在招聘中也开出了优厚待遇。如:技术操作工参考薪酬从原来的5500元/月左右升至7000元/月左右,智能机器设备维护工程师从7000元/月左右升至1万元/月左右,数字平台系统集成工程师能达到2万元/月以上。

  采访中,不少企业主表示,重技能、轻学历已成为招聘用工的一种新趋势,不少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是专科学历,但他们的薪资初步估算能达到杭州平均工资的2倍甚至更高,普遍高于一线操作工人的薪资水平。而从需求上看,随着机器换人、产业数字化、智能制造不断提质扩面,这类岗位需求还在不断增加。

  仅两年大学生变身“萧山工匠”

  顶层设计助力打造优质人才环境

  日前,24岁的凌慧光获评“萧山工匠”,他是杭州超尔切削工具有限公司的一名数控技工。工作才两年的他,就从一名学生成长为工匠,用凌慧光的话说,能取得这样的荣誉,离不开萧山去年举办的一场技术比武。

  据了解,每年萧山工会都会举办10场技术比武,涉及各行各业和多个工种,区总工会相关负责人说:“近年来,通过技术比武这一平台,涌现出一大批基本功扎实的年轻技能人才,他们肯钻研、爱学习,我们则为他们提供传帮带、技能培训等服务,这些年轻人已经成为各个企业独当一面的人才。”

  萧山是传统制造业大区,如何弘扬工匠精神、培育新时代技工?作为职工的“娘家人”,萧山区总工会通过搭平台、建机制、造环境、促成长,培育出一批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大军。

  除了技术比武这一平台,萧山成立了技术协作组,破解企业相关工种在劳动生产过程中遇到的实际技术难题,生产制造企业在生产流程、技术操作中遇到的问题,可由不同企业的一线职工共同诊断技术难题、传授技术窍门,延伸技术协作链,从而帮助其他生产制造企业克服技工短缺的困难,让许多年轻技师在“老师傅”的带动下快速成长。

  此外,各个职工技能创新工作室也为萧山培养出大量高素质技师,如杭萧钢构成立“刘克敏焊接技能工作室”,在浙江工匠刘克敏的传帮带下,一大批优秀技师快速成长,经她指导培训过的徒弟已有一千多人,成为萧山不少企业车间的技术骨干。在萧山,这样的职工技能创新工作室共有96个,成为广大职工学技术、练技能、提素质的重要平台。萧山区总工会还会开展职工免费技能培训,每年惠及职工3500人左右。

  除了帮助职工提素质,区总工会还出台多项奖励机制,激发职工学习积极性,如获得“萧山工匠”称号的人,给予10000元奖励,如果成为萧山区职业技术带头人则每年能拿到2400元补贴,每个职工技能创新工作室也能拿到相应补贴。

  多措并举、内培外引,我区通过多方借力注活力,疏通人才培育、招引通道,针对本地企业优势、发展现状、市场需求等设置合理的人才招引机制,营造适宜、多样、可持续的人才生态圈,合力打造健康科学的人才市场。

  我区高级工占比不到3成

  萧企自办大学培养高技能人才

  不断增加的岗位需求,反馈在人才市场招聘中的景象是“求贤若渴”。

  在萧山技工人才结构中,初级工超10万人,高级工占比还不到3成,其中高级技师不到1千人。区人社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技能人才在市场上一直处于不饱和状态,而随着萧山智能制造加速推进,企业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将越来越大,高技能人才缺口也将越来越大。“保守估计,到2022年前,萧山的高技能人才缺口在万人以上。”

  萧山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实现赶超跨越发展,不断推进转型升级是必由之路。与之相配套的是,高技能人才数量必须越来越多。萧山也正在朝这方面不断努力,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一支规模日益壮大、结构日益优化、素质逐步提高的高技能人才队伍。

  比如恒逸集团成立了恒逸大学,下设领导力学院、恒才学院、产业学院及培训发展学院,其中产业学院主要致力于产业职工培训,帮助职工转型升级,从而在一线助力企业从传统制造迈向智能制造。这种企业自主培养的特点在于,职业技工可以在工作期间进行学习,从而获得学历证书。目前,恒逸通过与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文莱大学等高校合作,已开办了机电一体化等本科班,并承担了大部分学费,解决了员工的后顾之忧。

  萧山老牌制造企业——杭州前进齿轮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齿”)则通过练内功的方式,走出了一条技师培训新路子。在杭齿,有国家、省市区技师工作室,10余名区级以上首席技师,在“老工匠”传帮带的推进下,培养了一大批高技能人才,保障了企业一线技术人员持续发展。以 “陆立军钳工技师工作室”为例,在浙江省首席技师陆立军的52名徒弟中,已有19人技工等级得到了提升。而且,通过技术交流与研发,团队完成了39个重点攻关项目,获得了两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为企业直接节省经济成本达200多万元。

  此外,为推动人才强区,发挥“人才红利”,我区在培养和吸引高技能人才上也在积极探索布局。比如评选首席技师、技师工作室,让技工获得更多荣誉与尊重;年年开展职工技能比武电视擂台,以比促学,倒逼技工提升技能水平;出台7个配套管理办法,建立起涵盖技能人才引进培养、平台载体建设和评价激励的政策体系,每年资金补助达百万元以上。

  392名技校生赴企顶岗解困

  校企合作走出“新天地”

  “企业复工了,订单上来了,但是还有员工未到岗。技师学院学生的到来,好比是一场‘及时雨’,治好了我好几天的心火。”网屏精密设备(杭州)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很多企业的阵脚。为助力企业复工复产,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学生以顶岗实习的形式赴企开展紧急支援,积极搭建企业与学校之间的产学“桥梁”。记者了解到,今年年初至今已有392名学生赴恒逸集团、明电舍等99家企业实习顶岗,加入到助企复工的方阵中。“启动学生顶岗实习工作是企业与学院的双赢。既是落实人才培养方案、开展教育教学的现实需要,也是服务企业复工复产的重要举措。”该院副院长鲁建峰说。

  高端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必须校企共同培养。萧山技师学院自2016 年启动校企“谈恋爱”和启动企生“谈恋爱”模式,学院择优选择有发展前景、社会责任感的知名央企、国企、外企、民企,安排在校学习的学生和企业进行前置的双向选择,精准创建校企同生共育人才大平台。学院各系部紧密联系所选企业,共同制订人才培养标准、共同开发专业课程体系、共同组建校企师资队伍、共同享用双方基地平台、共同研发新技术新产品、共同实施工学一体管理、共同参与人才考核评价、共同开展国际资格认证等,形成校中厂、厂中校同生模式。

  鲁建峰表示,经过复合技能的研修,使学生掌握多工种的专业技能,对高新技术项目的教学组织,开阔学生的专业视野,为后续发展打下基础,通过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为推进产教融合、实现校企精准对接提供了新路径、新模式、新动能。

  培养高技能人才,解决人才结构性矛盾,最根本和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广泛开展各个层级的职业培训。目前,一个以杭州萧山技师学院为主阵地、17个实训基地和54家技能大师工作室为矩阵的综合型技能人才建设平台已经打造完成,涉及机械、电气、汽车维修等多个重点工种,将成为高技能人才的“摇篮”。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