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是怎样检测确诊的?专访两家医院检验师

谁是离新型冠状病毒最近的人?除了患者,就是一线医护人员。除了大家所熟悉的临床医生,还有一群人,也在跟病毒争分夺秒,他们就是检验人员。

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几乎是与病毒“零距离”接触,但这个工作是确诊患者是否感染的最快速有效手段,对早发现早诊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是抗击疫情的一线战场不可或缺的“利剑”。

每次需要做好三级防护

在负压实验室待上五六个小时

昨天早晨六点,天空渐渐露出鱼肚白。在西湖区疾控中心PCR(聚合酶链式反应,一种分子生物学技术)实验室待了一夜的陈松推门走出来,深吸一口气:外面的空气真好啊!

这个夜班,他和同事一共做了43份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样本的核酸检测。“不算多,最多的一次做了74份。”

陈松是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检验科的主任技师,1月30日晚上9点,临近下班的他收到领导通知: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力量不足,急需支援。他二话不说,立即答应下来,第二天一早就直奔西湖区疾控中心,与其他8位检验技师一同,成为了离病毒最近的人。

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确诊及疑似解除,都需要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结果来佐证。而西湖区疾控中心几乎承担城西大部分医院的新冠病毒样本的核酸检测工作。为了让医院在送出新冠病毒样本后12小时内得到检测结果,西湖区疾控中心连同杭州市属医院增援在内,共9名检验技师分3个小组,日夜轮换,全力保障检测效率。

陈松说,自己的工作内容看似“很简单”,就是对医院送过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样本进行检测,但其实也不简单:每次他都需要做好三级防护,先消毒,戴上医用手套,再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穿戴好N95医用口罩、护目镜、帽子、鞋套,“全副武装”进入PCR实验室。基本上,每做一批实验检测,从样本接收登记、实验环境准备、个人防护装备、到实验检测及废弃物无害化处理,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五六个小时。

这里的实验室是负压实验室,顾名思义就是实验室内压力低于室外压力,它通过特殊痛风装置,让实验室内空气由清洁区向污染区流动,避免感染和污染。但这也意味着检测人员在做检测工作时需要精力高度集中,一举一动都得小心翼翼。

“我在实验室里的每个动作就要慢慢做,不然动作幅度一大,本就包裹在防护服中的身体热量会散发,防护镜上就染上雾气,会导致无法准确进行检测。”陈松说,每次检测下来,整个人都筋疲力尽。

什么时候才能回归原岗位?陈松说,只要疫情不解除,他就会一直坚守在检测岗位。

有人鼻尖被口罩压出脓包

有人深夜12点直奔医院检验室

这个春节,浙江医院医学检验科几乎不曾停下赛跑的脚步。疫情一来,科室主任李萌副主任技师紧急召集科室有资质的5位同事组建了PCR小分队,轮流值班,24小时待命。他们生动地演绎了检验人员的赛跑者形象。

花名“飞哥”的徐鹏飞医师的是第一个进PCR实验室进行标本检测的,年初三晚上八点做完实验,整理完毕后还不忘到值班室叮嘱标本转运箱的具体位置,以免同事不好找。

董世雷人称“董博士”,在实验室里一贯以严谨认真著称。实验前,他总是一遍遍拿着SOP(标准作业程序)在每一个实验区确认所有流程:“这里最好再放一个组合的架子,因为痰和咽拭子的采样管不一样。”“这里最好再备一个酒精喷壶,消毒台面用。”“我把脱隔离服消毒的步骤简单、明了的列出来。”……在等到核酸扩增的一个半小时,他站在旁边一刻不离,同事怕他辛苦,特意拿来凳子让他坐着休息下,他却回答:“我椎间盘还没好,站着舒服。”

陈懿是这个小分队里唯一的女生,连续几天待在实验室里,长时间N95口罩的压迫,她的鼻子磨出了很多水泡,甚至有些都出了脓包。同事心疼她,她却笑笑说:“没事儿,就是丑了点,这种时候,我们党员怎么能怕丑!带了敷贴,下午还是我来做!”

作为PCR小分队队长的朱杰负责新冠病毒检测前期试剂、人员及流程等大量准备工作。从年二十九开始一直守在实验室里,工作之余还时不时地给大家打气,让大家照顾好自己。好不容易回去休息一天,又放心不下科室,三次回医院。深夜12点,当大多数人都已躺进温暖的被窝熟睡,而他接到科里一个电话,二话不说套上衣服就奔出家门,回到医院检验科,工作到凌晨5、6点才能回去。

他们都是一个共同目标:让患者尽早确诊,及时治疗。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