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昆:要“不动如山” 更要“侵掠如火”

瞿昆:要“不动如山” 更要“侵掠如火”

乡贤瞿昆谈生物经济

瞿昆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部部长,生命科学和医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生物信息中心主任,长期从事生物信息学和精准医学领域的研究。

■首席记者 王慧青 见习记者 童宇倩

比尔·盖茨曾预言,下一个超过他财富的人,将是做基因技术开发和产业的人。当前,国内外以基因治疗为主的生物技术应用产业,其价值已过千亿美元。随着人民对生命健康质量需求的不断提高,聚焦人类健康的生命科学技术必将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与发展。

近年来,萧山以生物经济作为赶超跨越新突破口,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为发展新引擎。萧山该如何做?河上乡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信息中心主任瞿昆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

记者:疫情之下,生物经济成为“明星”,是?城市之间“必争之地”。作为后起之秀,近些年萧山大力布局生物经济。作为该领域专家,您怎么看萧山这一布局?

瞿昆:有一句英语谚语叫“只要开始,虽晚不迟”,我觉得用在萧山生物经济上很贴切。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与周边先进地区比,萧山生物经济起步较晚,优势不明显;二是相比其他“卡脖子”领域,生物经济可能是国与国之间、城与城之间差距最小的领域,只要下定决心去做,实现弯道超车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行业浸润这些年,考察过很多地方,听过很多业界声音,总体来说,外界对萧山发展生物经济并不是特别看好,我总结为三个原因:第一,人才储备不足。生物经济是典型的知识驱动型经济,需要大量高层次人才作为支撑,否则很难推动整个产业发展,但目前萧山这方面的人才显然不足。第二,战略方向不清。生物经济产业链很长,整个产业体量远远超出萧山所能承受范围,尽管萧山进行了相当体量布局,但“样样都想发展,就样样都发展不好”。第三,生态系统不全。生物经济对产学研要求很高,但萧山基本没有高水平大学或合适研究所,在基础研究方面的能力明显不足,这不但限制了企业对人才的需求,也使得优秀人才和企业更愿意落户他处。

虽有种种不足,但凡事具有两面性。我认为,这些因素也促成了萧山成为生物经济的“价值洼地”,只要深刻读懂这座城市,抱有“与城市共成长”理念,就会明白萧山已具备发展生物经济的“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比如疫情推动大家对生物经济更重视,萧山赶超跨越急需以生物经济作为突破口,更别说G20、亚运等历史机遇;地利,比如萧山离上海、苏州等地区近,国际机场、铁路枢纽一应俱全,区位优势明显;人和,比如从领导决策层到基层干部,都下定决心搞好生物经济。

总体来说,我的建议就是《孙子兵法》那句话: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既然决心做,工作推进就要攻城略地时烈火那般迅猛;而面对生物经济投资强、风险大、周期长等特性,要像大山岿然那样坚定一做到底的决心。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记者:您刚才提到生物经济是个“巨大”产业,链条很长、内容很多。在您看来,萧山发展生物经济该如何取舍、如何突出重点?

瞿昆:生物经济包含医疗设备制造、生物技术开发、制药以及医疗服务等,这个产业实在太大,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城市能够实现“通吃”。因此,明确细分方向,找准关键点,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正如《红楼梦》里所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那么怎么找到这“一瓢”?我觉得可以从三方面进行尝试。

一要错位发展。当前全国都在“抢”生物经济,且不说北京、深圳、上海、苏州等先发城市,就说下沙、滨江、余杭等杭州范围内兄弟县市区,都已形成相对规模、一定优势。萧山可以好好研究下这些地方生物经济发展方向,别人走过的路,我们最好不要再走,因为即使走了也不一定追得上。相反的,萧山要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选择一个独特的细分领域,或者说是“空白区”,不求大而全、只求小而美,通过若干年努力,形成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至少是在这个细分领域“让别人无路可走”。只有实现错位发展、弯道超车,萧山生物经济才更有希望。

二要紧随未来。大数据已成为21世纪的“石油”,其价值日益彰显,未来将是个大数据时代,这使得生物信息成为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行业,目前这方面已有初步尝试。比如基因测血,以前肿瘤患者大多生存期都很短,因为发现时已经是晚期了,现在基因测血可以提前检测潜在患者。实际上,生物经济中有很多基础数据会变成“大数据”,对数据采集之后的处理,以及应用到临床等后道工序,中国具有巨大优势,总体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推动信息数据和生命科学相结合应该是萧山生物经济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三要发挥优势。这些年,萧山已经引进不少好的生物经济项目。比如说,我知道有一家公司叫启函生物,做的是以基因技术研究异种器官移植,技术在全球范围很前沿,攻克的都是世界性难题。像这类公司,萧山不但要珍惜,而且要用好用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时我在考虑,萧山可以在生物经济布局找一家领头羊公司,再围绕它布局一个细分产业;同时,充分发挥好已有的制造优势,把这些产业的制造工厂集中布局到某个工业园区,这样一来,整个产业就会逐渐起势。

搭好“基础”,才有更好“基础”

记者:正如您所说,生物经济发展并非一蹴而就。从长远看,您认为,萧山生物经济该如何破题?

瞿昆:生物经济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生态,萧山想要在激烈的区域争夺中脱颖而出,不能仅靠企业一己之力,政府也要积极参与进来,从基础工作着手,深化产业服务,构建一个热带雨林式的创新创业生态,让各种资源实现畅通流动。

其一,注重人才培养。通过学校价值观引导,社会风气带动等,引导优秀学生去做基础科学研究,同时鼓励更多的学子选择一些比较基础的专业,这样有利于开展后续研究,投身到科学发展当中,实现让源头创新的人才在本土产生。

其二,搭建产学研平台。加大院企合作、校企合作力度,引进大学研究所和实验室,建立与医院战略合作,切实破除生物经济企业市场化发展壁垒,推动学校、公司和医院分工明确、资源共享,让人才专注基础技术,公司专注市场推广,医院资源可用于临床,甚至可以让一些风险投资公司参与进来,让不同领域人才可以聚集在一起互相讨论,构建一个良性发展的创新创业生态。

其三,建立健全体制机制。通过制度、法律保障,加速科技成果转化,比如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作出相关界定及保障,如学校占1/3、创新团队1/3、公司占1/3,确保各个参与主体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从而推动生物产业良性循环、持续发展。

瞿昆:要“不动如山” 更要“侵掠如火”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更多内容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