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凤英:萧山要加快完成工业革命向科技革命转型

乡贤陈凤英畅谈“赶超跨越”——

陈凤英:萧山要加快完成工业革命向科技革命转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陈凤英

■记者 姚潮龙

第二届萧山人大会,乡贤四海云集,齐聚一堂话桑梓,凝心聚力绘未来。25日,本报专访临浦乡贤、中国知名经济学家陈凤英,邀请她为萧山未来发展建言献策。

“赶超跨越”要紧盯“质的突破”

记者:自改革开放起,萧山取得飞跃发展,一举成为浙江“老大哥”。但近年来,萧山经历从领跑到追跑的转变,并提出“赶超跨越”。您如何看待这一变化?

陈凤英:我主要研究宏观经济,平常也关注家乡动态。这次回萧之前,我专门查看大量资料,进行系统性分析,总体感受是:萧山并不是真“落后”,而是呈现“慢进”状态。这好比,别人在“跑步”,我们在“走路”,虽都在“前进”,可“走路”跟“跑步”的差距显而易见。

对此,我认为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来自新经济的冲击。新经济快速崛起对地区发展造成冲击性、革命性变化。而且新经济的增速大多是两位数,这也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地区无法企及的。

其次是自身产业结构。尽管已是数字经济时代,但萧山仍有较强工业时代特征,尤其与余杭相比,萧山以高端服务为主的第三产业比重仍偏低。

最后是经济基数变小。从原有体系中,萧山已裂变产生其他经济主体,导致自身行政范围在收缩、数据规模在下降。

萧山正处于转型关键期、瓶颈期,赶超跨越有可能经历一个中长期。从时间上看,萧山要“从今天做起、向明天看齐、为后天准备”,特别要紧盯“后天”,即2035年,这是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节点;从方向上看,作为高收入经济体,萧山体量已很大,“赶超”要紧盯质的突破,加快完成工业革命向科技革命转型。

以大杭州“一盘棋”思维谋新发展

记者:萧山撤市设区19年,杭萧融合始终是热议话题,萧山提出深度融入大杭州,全力打造杭州城市新中心。您认为萧山该如何做到更“深度”?

陈凤英:这点我深有感触。前些年,我习惯性介绍自己是“浙江萧山人”,几乎不提“杭州人”,恐怕很多乡贤有类似经历。一方面,说明我们有很强的萧山情结;另一方面也表明,潜意识里我们仍以“老大哥”自居,没有从“萧山是全国十大财神县”那个年代走出来。

由此我认为,萧山融入杭州首先要体现在理念转变、思想开放。我们要放低身段,摒弃“大萧山”概念,树立“大杭州”意识,站在“大杭州”角度,以杭州“一盘棋”思维,更客观认识萧山、更系统谋求突破。

第二点是精准定位自身。据我判断,杭州未来将以西湖、西溪、钱塘江为标识,形成三个不同中心,各自特征明显。如,新经济大概率将以西溪为中心;行政中心、会议中心将以钱塘江为主,这一带是未来杭州城市标志。作为G20主会场所在地、亚运筹备核心区,对城市格局变化,萧山要有敏感性,并提前考虑应对之策。

第三点是善于借势借力。疫情推动下,数字经济正加速成为全球大趋势,杭州是中国数字经济先行区,来自世界的人才将源源不断汇聚杭州,而这恰恰又是萧山“短板”。我们一定要看到这些,用好用足杭州的“势”,紧抓数字经济浪潮,加快构建富有竞争力的产业体系。

引育人才 要有短、中、长期目标

记者:您多次提到“数字经济”。在您看来,萧山发展数字经济最大突破口是什么?

陈凤英:应该是人才。这不是说萧山缺人才,相反萧山有大批人才,但在高端人才方面,萧山却不占有优势,这导致在人才主导型的科技革命中,萧山数字经济“慢热”“慢进”。

这背后是高校资源不足。我考察过很多地方,总体感受是,凡是有创新活力的地区,至少有一所好的高校作支撑,如硅谷有斯坦福、中关村有清北。可见,高校与人才、与创新之间具有很强关联性。

所以我建议,萧山要不惜一切引育人才,千方百计做强教育。

最短平快的方式,就是招引一两个具备强大影响力的人才,如杭州引进著名科学家施一公,他凭借个人品牌效应,一呼百应,天下英才纷聚集。对于萧山这样资本足、条件好的地方,很多人都会愿意来,如受中美贸易影响而不得不“留在”国内的科研工作者。只要这类学科带头人来,我们就打破体制限制,创造便利条件,让他主导搭建基础平台。

中期而言,要深化校地合作。深圳没有“双一流”高校,创新力却引领中国,关键是深圳以合作办学,引进北京好多优质高校资源,这值得萧山借鉴。目前来看,萧山可以没有名院名校,但必须有分校分院,分校分院必须有大咖、名人。近几年,萧山与北大、浙大合作,这很好,但触角还可以再长些,如能不能与全国排名前十的高校都合作。当然,校地合作要围绕具体专业展开,而且这个专业要与科技革命内容挂钩。

着眼长远,萧山要办地方高校,主要目的是拥有沉淀池,自己培养中高端人才。萧山具备这方面条件:如教育所需的好环境,湘湖就是好选择;又如办学所需的大量资本,萧山特色是藏富于民,民间资本充裕。萧山可以调动民资积极性,创办一所民办性质、专业性强的研究型大学,像西湖大学一样,办一所“钱塘大学”或者“湘湖大学”。

抓住5G机遇 完成科技革命转型

记者:萧山以制造业著称,目前正大力推进智能制造,打造“新制造中心”。但制造业资产重、投资大、周期长,完全以企业为主导不一定现实。对此您有何建议?

陈凤英:有一年,我参加纽约长岛一个展览,当看到萧山企业的化纤产品时,倍感亲切。这说明,萧山制造基础是好的,关键是怎么看、怎么干。从农耕经济到工业经济,萧山很成功。这种成功,得益于制造业。所以,制造业是萧山最厚家底、最大优势,任何时候都绝对不能放弃,这样也避免了产业空心化。

但也面临新情况。从工业经济走向现代经济的当前,不同于40多年前敢闯敢拼就能赢,这个时代更多依赖数字、智能、互联等。新制造中心,萧山提得很及时,但我想给这个“新”赋予更深内涵:萧山经济已完成小到大、弱到强阶段,如今一定要实现低到高、大到尖、强到精的转型。

对此,有两点建议:第一是有条件推动并购升级。尽管众多中小企业创造大量财富,但也正由于规模受限,中小企业注定没有很大能力投入智造转型。换言之,只有大中型企业才有资本、耐心与实力参与智能制造。这就需要政府“有所为”,淘汰一批、升级一批、做强一批,有条件推动行业并购重组,鼓励引导大企业并购,不断提高行业集聚度,增强产业竞争力。过程会很痛苦,但是必经之路。

第二是不要错过5G。万物互联是未来大趋势,下个十年是5G时代。作为一种新型基础设施,5G扮演着类似高速公路、高铁的角色,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基础,也是万物互联先决条件。现在耳熟能详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只有在5G基础上才能大爆发,也只有5G才能实现工业互联、智能制造。已错失互联网先机的萧山,一定要重视5G,要提前谋篇布局,积极抢抓机遇,全力推动5G赋能智造转型,不让5G成为遗憾。

陈凤英:萧山要加快完成工业革命向科技革命转型

扫一扫查看更多内容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