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经济”里的萧山烟火味

“夜经济”里的萧山烟火味

杭州首批“十大夜地标” 萧山上榜两个

每逢夜幕降临,一座城市独有的烟火味,就开始慢慢扩散。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网红城市长沙成了“国民打卡地”,其最大的特色和亮点之一,就是以美食为主的“夜经济”。

在萧山,曾在城市建设中退出历史舞台的夜市逐步回归,“小吃街”“夜宵摊”逐渐增多,“夜经济”越来越闪亮,市民渴望的烟火味,又回来了。从繁华地段的旺角夜市小摊到钱江世纪公园的文创市集,再到河上老街的周末夜市、湘湖的八夜旅游,“夜经济”在萧山多点开花,大大丰富了市民的夜生活,增强了幸福感。

和过去散乱的经营方式不同,如今回归的“夜经济”秩序井然、业态多元、消费活跃、基础设施成熟,在丰富市民夜生活和规范城市管理上做到了相对平衡,萧山的“夜经济”也在杭州乃至全省占据了一席之地。7月,杭州发布首批“十大夜地标”,钱塘江两岸夜地标、湘湖逍遥夜地标赫然入列;9月,浙江发布夜间经济活跃度指数报告,萧山位列全省第六。

萧山哪里的夜市比较红火?夜市都卖些啥?夜市会不会扰民?……带着市民关心的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部分夜市、商家和业内人士,了解当下萧山“夜经济”的真实生态。

■文/摄 记者 杨圆圆

“夜经济”里的萧山烟火味

数说萧山夜经济

●根据浙江发布夜间经济活跃度指数报告,全省夜经济活跃度TOP 10中仅杭州市就占了6席,萧山排名全省各区县第6位。

●在夜间业态丰富性分指数TOP 20个区县榜单中,杭州市西湖区(75.8)占据榜首,萧山以47.0分,排名全省各区县第6位。

●在夜间消费便利性分指数TOP 20个区县榜单中,杭州市8个主城区进入TOP 20榜单,萧山以67.8分,排名全省第6位。

●在区县夜间消费活跃性TOP 20榜单中,入围的区县中,杭州市有8个。和夜间经济活跃度指数的分布规律类似,夜间消费活跃性分指数也表现出明显的集中趋势,市中心城区指数分值相对较高。萧山区以57.3分,排名全省各区县第4位。

●夜间消费评价,从平均消费评价而言,TOP 20的区县中,萧山位列第二个梯队,分指数取值在71.2到73.3之间。

●在区县商业设施成熟度TOP 20 榜单中,统计入围的区县数量,杭州市有7个,萧山排名全省各区县第7,为36.0分。

开发旅游项目 还原夜市乡土原味

今年夏天,2020湘湖夜游正式启动,湘湖推出夜秀、夜食、夜市、夜宿、夜娱、夜购、夜动、夜游等“湘湖八夜”文旅产品。据悉,“湘湖八夜”从主题、氛围、业态、艺术文化、社群活动和社交互动6个层面进行全面升级,充分释放湘湖的夜间经济潜能。多元化的夜间消费场景下,“王的盛宴”沉浸式餐秀、戏曲纳凉晚会、周末集市、“虾客行”、晓风书屋读书会、慢生活街音乐节、露天电影、夜骑夜跑等一系列夜游体验项目,为市民带来一场江南婉约与国际时尚兼具的文化盛宴。

“夜经济”里的萧山烟火味

前几年,土生土长的萧山人李女士从台湾旅游回来,一个劲地赞叹台北、高雄等夜市的乡土原味。在台湾观光局公布的大陆客游览的景点排名中,夜市游览人数位居榜首,超过了台北101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李女士说:“萧山有丰富的文化和旅游资源,要是能搭配夜市,开发出独特的旅游项目,游客就多了一个来萧的理由。”如今,她的想法已经成真。湘湖夜游活动开启后,成功吸引了不少热爱艺术和运动的年轻人前来打卡观光,一时间带火了景区的餐饮和娱乐产业经济。

9月份,继河上夜市、湘湖夜游启动以后,钱江世纪城也启动了夜经济。在钱江世纪公园,钱江市集集结了150余位商家,文创手作、手工艺品、创意饰品、网红玩具、外贸服饰、非遗民俗等特色产品让游客目不暇接。

依托夜经济,萧山不仅推广了当地特色文化、产业,让城市更有活力,同时也增加了市民收入。据了解,目前萧山夜经济还在不断扩大,杭州湾信息港和科技城也在积极筹划特色夜市,以满足园区内群众的夜间消费需求。

30辆移动摊位车组成“小集市”

在萧山城区,以旺角城创意集市为代表的夜间经济,正不断焕发出新活力,成为萧山新消费的又一个亮点。

傍晚6点,萧山旺角城的创意集市在夜色中拉开帷幕。在这条不足百米的街道上,30辆移动摊位车组成了一个小商品集市,人头攒动,十分火热。摊主大多白天上班,晚上摆摊,摊子上有手工艺品、儿童玩具、手机配件,也有动漫手办、盆栽绿植等,琳琅满目。

卖首饰的摊位人气比较旺。在一个名叫“藏宝阁”的首饰摊前,常常围着两三圈的妹子。摊主是个40岁的男子,姓吕,他是第一批进驻旺角夜市的摊主。“从2016年9月10日教师节开始,已经摆摊4年了。”吕哥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他在花鸟市场有家开了十年的首饰店,“摊位上卖不出去就拿到店里卖,店里不好卖的就拿到摊位上来摆,不怕压货。”离圣诞节还有两个多月,摊位上已经摆出了含圣诞元素的新品。吕哥说,即使是小生意,也要紧跟潮流。按规定,吕哥从傍晚6点摆到晚上9点,3个小时能卖出两三百块钱的货,除去一天40块的摊位费,收入还算可观。

夜市另一角,飘来阵阵香气。老宋白天在滨江做技术销售,摆摊卖香薰算是他的一个休闲活动。“这个香囊里面的药草都是我自己配的,气味比较香醇,可以助眠的……”老宋很时髦,走过去能看到他正戴着耳机直播卖货。“遇到节假日,一晚上最多能赚600—700元,薄利多销嘛。”他的香薰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围观,砍价声不断:“老板你再便宜一点嘛,二十五块钱行不行?”老宋笑眯眯地说:“行吧,再给你送个香囊。”

特色鲜明 有的主打民俗有的推美食

萧山南部,在河上徐同泰广场,夜市点亮了乡村经济。

“这是我们的特色小吃”“这是香囊,里面装着艾草和薄荷”“这条龙要花一天时间制作,是全手工编织的”……在霓虹灯下嬉戏游玩、拍照打卡、人声鼎沸、美食密布,每周五、周六晚,徐同泰广场是一片热闹的灯海。摆摊的都是附近村民,来逛夜市的有外地游客、城区居民,也有附近村民。“蛮热闹,休息日带着孩子来这边逛一逛,比城市里的超市有人情味,小孩子对那些竹子编的小动物、纸做的小玩具很感兴趣。”家住北干街道的陈先生是河上周末夜市的常客,“看着手工艺人现场制作糖人、玩具,我感觉好像回到了童年,萧山能有这么一个民俗夜市特别好。”摆摊也成了周边村民收入的一大来源,凤凰坞村的董国栋常在周末摆摊卖小零食,生意好的话一晚能赚上千元。

为了打出知名度,河上夜市引入了网红营销的思维。曾盛邀多名网红主播进行全程流动直播,通过互联网的传播互动方式把这繁华盛“市”分享给全国数百万线上粉丝,让粉丝一起“云”游集市,知名度噌噌地往上涨。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南部的进化镇和东部的瓜沥镇。不同于河上的民俗夜市,瓜沥镇夜市以夜宵为主题,打破市民原本对夜市大排档嘈杂无序的印象。经改造提升后,瓜沥夜市占地面积2万多平方米,设置大小摊位近百个,停车位就有200多个,业态涵盖吃、喝、玩、乐、购,既有大型餐饮、地方特色美食、特色小吃,也有小百货、小商品、炒货、奶茶、儿童游乐、水果店、啤酒屋、工艺品、纪念品、土特产、服装鞋帽、游戏娱乐等,同时还规划了百姓舞台、时光长廊、七彩广场、公共就餐区等区域。商业基础设施成熟度较高,市场经营和购物环境也更加安全有序。

维护好市容市貌 管理不能走“回头路”

夜经济中,除了夜市,还有夜间新消费的兴起。今年7月,口碑、饿了么等发布的“杭州夜经济大数据”显示,2019年夜晚订单量同比去年增长近50%,订单高峰集中在晚上9—11点。数据表明,萧山夜晚订单排名全市第二,占比13%,深夜小龙虾和烧烤的订单量同比增长一倍,夜宵偏好韩料。在饿了么平台上,萧山的夜间果蔬生鲜订单增长排全市第二,为141%;夜间商超类订单增长排全市第三,为91%。

“夜经济”里的萧山烟火味

新经济的发展伴随着外卖配送机制的完善,外卖平台延伸了商户的服务半径,消费者的夜间多元需求,都可以通过外卖骑手的快速配送满足。

“夜经济所散发出来的活力是看得见的。”区商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完善夜间消费生态体系,营造良好的夜间消费生态环境,有助于打造城市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增长点。”夜经济是衡量一个城市发展水平和经济开放度、活跃度的重要指标,发展多样化的夜间经济能增加城市中心的活力和安全感。作为现代都市休闲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夜间经济是拉动城市消费的新增长点,可以提高设施使用率、激发文化创造、增加社会就业、延长游客滞留时间、提高消费水平、带动区域发展。夜间经济已成为各地深挖消费潜力的重要场景之一。

看起来一片大好,但夜间经济也常常伴随着城市管理的隐忧。自今年6月份地摊经济被重提,萧山城区不少公园和街道悄然出现了市民摆摊现象,大多直接摆在人行道上,流动夜宵摊也重现街头,一定程度上带来了环境污染、食品安全隐患和交通阻碍的负面影响,有不少市民甚至担心城市管理会走“回头路”。

“还是要平衡好这两者的关系,晚上买东西方便是好事,但我们也要保证市容市貌。”市民陈女士说,“不妨在制度上宽松一些,形式上规范一些。”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