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口罩生产企业何以冰火两重天

全区45家口罩企业 还剩三分之一在生产

萧山口罩生产企业何以冰火两重天

口罩生产 记者 丁力 摄 (资料图片)

“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的这句名言,来形容如今萧山的口罩生产行业,恰如其分。

随着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口罩市场不断“萎缩”,口罩价格也不断下降,萧山的口罩生产行业出现了明显分化。一些在疫情严重时期跨界转产口罩的企业,因为产能过剩、产品竞争力不足或者缺乏国际销售渠道,开始停产并逐步回归主业;一些在卫计用品深耕多年或准备在医疗行业谋篇布局的企业,则利用原有的国际销售渠道扩大了口罩出口量,同时通过加大科技研发提高医护用品的竞争力,生意依旧红红火火。据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区的口罩生产企业数量在45家左右,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还在生产口罩。

  “归根结底,如今口罩行业的竞争,是质量和渠道的竞争。”杭州惠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莫关根一语中的。确实,短暂的疯狂过后,终会回归理性,做企业还是需要有长远眼光。对于以制造业为主的萧山来说,这次口罩行业的“起起伏伏”,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本版撰稿 见习记者 周珂

产能过剩 2/3的口罩生产企业停产

今年4月下旬,在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召开的全区口罩生产企业专题培训会中,58家生产企业(含筹备试产)负责人参加。前不久,记者致电该局医疗器械监管科工作人员,得知目前我区的口罩企业数量在45家左右,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还在致力生产。

由高至低的数据中,可以看到口罩产能过剩带来的市场变化。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疫情好转,国内需求回落,再加上开展的专项整治行动,5月中旬之后,我区企业的订单量迅猛下降,不少企业已经停产或者慢慢回归主业。”

停产的企业当中,包括了一直从事口罩生产的企业:港宇卫生用品有限公司。该企业负责人傅玉明说,接不到订单,流水线只能闲置。与之相比,杭州山友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在保持现有生产产能的情况下,逐步回归到主业之中。

作为杭州市重点口罩(转产扩产)企业,山友医疗在今年2月上旬投入1.2亿元引进设备,快速上马口罩生产线,启动生产。3月上旬生产出第一批口罩,助力市区两级的复工复产。5月中旬,日产能最高达1000万片。

当下,山友医疗的口罩产能约在鼎盛时期的30%,主要销往药房、航空公司、国内医药公司以及国外。负责人余有明表示,“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口罩市场已出现不少危机。未来,我们还是坚持主业不动摇,作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我们的绝大多数产品为二类灭菌产品,要继续把这些主打产品做大做强。”

蓝天制衣一季度销售额增四倍,主要“功臣”是一次性医用防护服与口罩产品。企业负责人郑志恩介绍,因为一直从事劳动防护行业,转产一次性医用防护服速度非常快。转产口罩时也较为顺利,做得最多的准备是在引进口罩设备上。无菌车间达到标准,单子最多时日产能达20万片,现在有一定库存,“防疫防控工作展示的是萧企的社会担当。转产只是蓝天制衣的应急之举,未来蓝天制衣还是继续深耕防护服行业,对其工艺和技术进行研发。当然,若有口罩订单,还是会进行相应的生产。”郑志恩说。

确实,不管是在淘宝、京东等购物App,还是街头的药房、便利店,口罩供给充足,价格下降明显。阿里健康大药房出售的医用外科口罩价格在0.5元/个,与疫情期间2元/个形成鲜明对比,利润已不可同日而语。在采访过程中,不少企业说出了退出行业时的艰难抉择,“太多企业一下子涌入到市场中,产能过剩,利润低,除了原先就有知名度、发展稳健的企业,大部分口罩生产企业日子都很难过。”

出口红火 产品质量和国际渠道是硬招

18天建成口罩超级工厂,现在日产能达150万片,主要销往欧洲与美国。位于空港经济开发区的泛嘉控股投资3亿元,建成了一家1.4万平方米的无尘车间和2000平方米实验室。惊人的速度背后,是泛嘉作为一家企业服务平台实现了生产—运输—出口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毋庸置疑,生产即建成超级工厂,打通上下游生产链。泛嘉控股的董事长杨隐峰介绍,泛嘉入股建德一家口罩原材料企业,已有自己的熔喷布生产线;运输,则是泛嘉与全球100多家主流航空公司达成密切合作,可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出口,则表现在泛嘉于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建有仓库,国外客户付款即可拿货,贸易更便利。该公司生产的第一批400余万只口罩,全部销往美国。

之后,泛嘉控股还将全面铺开健康防护线。由泛嘉医疗研究院研发的纳米口罩采用新材料,让呼吸更舒适,受到国外客户追捧,需求量激增。除了口罩,75%酒精、洗脸巾泛嘉也已有产出,“在医疗物资领域,国外门槛有了一定提升。很多商务客户希望得到口罩在内的一整套物资,所以泛嘉未来会在医疗器械等高附加值产品上下功夫,通过3年时间,做到20个亿的健康防护市场。”

不仅卖口罩,还卖一整套口罩生产线。位于戴村镇杭州同创实业有限公司一直从事卫生用品和日用品生产设备制造经验,进入口罩行业有着先天优势。负责人楼金文介绍,口罩原材料熔喷布厂家为其下游客户,在价格上能得到优惠。

作为省级高新企业,同创实业在复工之初用11天时间做出口罩生产线,又用5天时间采购到所有材料,调试产品,如今无菌车间环境、全自动化的口罩生产线均已完成。从3月中旬始,同创实业已陆续卖出2条口罩流水线,“我们的工人会上门进行调试,保证客户使用顺畅。海外也有这方面需求,但考虑到工人的安全问题,暂时不会让他们出国。”当下,同创实业开2条流水线生产KF94口罩,日产能达20万片,主要销往韩国。据悉,同创实业接到的韩国订单已安排至今年11月份。

目前,国外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扩散蔓延,多个国家疫情出现反弹。截至昨日13:26,国外现有确诊病患达7576517人。总的来说,国内外疫情差异大,随着国内口罩市场趋于饱和,国外仍有较大市场可开拓,但其门槛也会相应提高。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口罩市场,唯有抓住危机中的机遇,方能成功突围。

出台政策 引导转产企业回归主业

杭州惠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作为省级供保单位,是我区第一家从事口罩生产的企业,也是我区第一批复工复产的企业。在大年夜基本清光库存的情况下,大年初一收到上级通知,大年初二恢复口罩生产,保供得力,极大地缓解了市区两级口罩供应紧张的问题。

危机下展生机,对于杭州惠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莫关根来说,这不是第一次。自2003年入行以来,他经历过非典与甲流,对于整个行业有长足的看法,“归根结底,如今口罩行业的竞争,是质量和渠道的竞争。”惠康的产品,被誉为口罩届的“宝马”,常年用于政府机关、医院与公安系统等单位。

现在,惠康医疗每天生产N95口罩100万片,医用外科口罩100万片。在这次疫情的洗礼之下,莫关根还按下了企业发展的“加速键”。对内,加大科研投入,创新产品结构,往更高附加值产品进发;对外,成立外贸部,将销售部移至市区写字楼,“惠康在国内有一定知名度,不愁订单,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内外兼修,稳固产品质量,开拓渠道,扩大自己的市场竞争力。”

疫情初期,口罩产业所展示的暴利,吸引了蜂拥而至的企业,打破了卫计用品行业的平衡。风口之下,除了鲜花,还有悬崖。在口罩行业加速洗牌的当下,不轻易投机,踏实将主业做强做深,是入局企业的理性做法。如今市场回归理性,不失为产业重塑的一个契机。

与此同时,政府部门也给出了正确引导。8月31日,省经信厅联合省财政厅等8部门印发《关于促进民用口罩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引导民用口罩生产企业合理安排生产,加强防疫物资常态化保障,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意见》根据转产口罩企业的情况分类采取引导措施,对于主业规模较大、优势突出、前景良好,目前口罩业务已经出现萎缩的转产企业,要优先鼓励回归主业;对于口罩规模不大、市场竞争力不强的企业,要适时引导企业调整产品结构,加快转型升级。

在鼓励民用口罩有序出口、切实落实各项支持政策、加强质量监管和规范指导上,《意见》也提供了明晰的要求。冷静过后,相信我区相关企业在遵循市场经济规律之下,未来能够放长线,有序推进产品质量与结构,增强自身生命力,获得更大市场竞争力。

记者手记

风物长宜放眼量

“黑天鹅”事件,因为其难以预测性,往往会给市场带来一连串连锁反应。新冠肺炎疫情将口罩行业推向了风口。我区企业在主业萧条的情况下,抓住机遇,成功入局,为防疫贡献了萧山力量。

但潮水退去,风险逐渐显露出来:国内产能过剩,国外门槛提高。如何把握好“黑天鹅”事件中蕴藏的商机,需要把好分寸。若是想要赚快钱的中小企业,行动要快,入局要早。同时,需得充分把握市场规律,方能在风口中掘到一桶金,不然只会被潮水吞并,无法上岸。而对于真正想要深耕医疗行业的企业,正如莫关根所说,这场考试考的是质量和渠道的竞争。回归理性后,踏实静下心来做实业的企业,对内需要审视自身的产品,提高产品质量、调整产品结构,保证生命力,对外则需要开拓好渠道,在市场竞争中找到一席之地。

企业发展是一条漫漫长路,只有与时俱进,充分认识市场,随时做好改变的准备,才能拥有不断发展的动力。(周珂)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