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湘记,萧山的融杭之路

——萧山发展启示录(中)

■记者 金烽 邱芳 孟再励 金波

说起萧山的人文名片,非钱江潮和湘湖莫属。钱江潮,天下第一,滚滚向前,孕育了“奔竞不息,勇立潮头”的萧山精神。湘湖,萧山的“母亲湖”,有8000年的历史,滋养一代又一代萧山人。

2006年,废弃多年的湘湖一期恢复湖面1.2平方公里,开园迎客,可萧山人有些犯难了。湘湖,在外人眼里很是陌生,如何推介?时任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妙笔生花写了五个字:唱好“西湘记”,问题迎刃而解。

来先生,负责单位的接待工作,一年中有数十次要陪客人去湘湖走走看看。每每客人问起,来先生有句话总是备着:西湖是天下名湖,湘湖是西湖的姊妹湖,杭州正在唱“西湘记”。客人一听,肃然起敬,竖起大拇指,连声说,厉害,厉害。

当年,杭州市委、市政府提出唱好“西湘记”,更深的寓意是两地携手从“西湖时代”走进“钱塘江时代”。时至今日,杭州提出“拥江发展”,同样绕不开萧山与杭州的深度融合。

一条钱塘江,让萧山与杭州主城区隔江相望。钱塘江上的大桥越来越多,地铁和过江隧道越来越多,让萧山与主城区的地理距离越来越近,但钱塘江两岸这条心理界线的拉近似乎来得漫长些,从推着融,到主动融,再到融出萧山个性,萧山人的融杭之路有别于当年一同并入杭州的余杭,有着明显的萧山特色。

拥江时代的萧山共识

2020年7月1日清晨,第一列列车驶出铁路杭州南站,这个由萧山火车站改建的杭州南站启用了,萧山人足足等了7年,从2013年到2020年,2500多个日夜。

与杭州南站并列为萧山之难的,还有彩虹快速路。早在2012年,有杭城媒体就曾报道,“杭州城市快速路系统中最南的‘一横’——彩虹快速路,年底将全线贯通”。可没想到,这条规划中穿过萧山城区的彩虹快速路,在8年之后萧山段依然在建设中。

是萧山人懈怠了?当然这里不能排除工程建设中有诸多的客观因素。

萧山从来不缺乏“萧山速度”。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不到4年的时间建成通航,当年建机场所需的7000余亩土地,仅用半年时间就交出。在2019年时,萧山国际机场已经成为全球最繁忙机场之一。

这快与慢的对比中,或许能照见萧山人在融杭之路中的某些心境。

萧山的融杭之路始于2001年,萧山撤市设区,“并”入杭州。2002年,杭州提出,城市发展由“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此后,杭州迎来拥江发展时代,并提出要努力把钱塘江沿线建设成为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世界级滨水区域。

与杭州的全力推进相比,萧山人融杭之路似乎迈着四方步。一等,二看,三小步。萧山人还时不时吐个槽:“萧山余杭除外”这几个字带着括弧怎么还经常出现在各类文件中?

这个括弧在2015年消失了,当年,杭州下发了《进一步加快萧山区余杭区与主城区一体化发展的若干意见》的红头文件,从公共服务一体化着手破解融合难的问题。产城融合,交通打了头炮。

2016年,G20峰会主会场设在钱江世纪城,萧山成为杭州向世界展示大国风范、江南韵味的重要窗口。至此,一体化发展在萧山形成了更广泛的共识。

2019年8月,萧山区委十五届七次全体(扩大)会议召开,主题只有一个:深度融入大杭州,主动接轨长三角。在杭州贯彻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之时,江干、余杭、上城等区相继提出各自的长三角定位,萧山则把落脚点放在了“深度融杭”上。两两对照,凸显了萧山人的心态和行动之变。

就在这次会议上,萧山深度融入大杭州的决定获得通过。萧山明确了融杭的方向和路径,强调“格局”与“全局”,“主动”与“互动”,“有为”和“有位”,“战略”和“战术”上全面融杭。明确全面实施“六接六区”工程为深度融杭的切入点和突破口。随即,萧山深度融杭20条出台,涵盖了产业发展、城市建设、民生福祉、要素保障等方方面面。

从被人推着走,到主动融杭,萧山人走了近20年。

“北强南弱”,萧山的南片是萧山相对欠发达地区。在融杭之路中,南片从萧山发展的末端,开始成为萧山的前端。杭州的“南启”,让萧山南片地区的区位优势发生了显著“质变”,敏锐抓住这一变化,南片地区的积极融杭,使得萧山“南大门”走上了逆袭之路。

楼塔,萧山最南片的乡镇,却是最积极响应融杭的镇之一。为什么?楼塔人算了这样一笔交通账,楼塔与萧山主城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平时较难接收城区优质资源的辐射。杭州绕城南,这条杭州都市经济圈环线在楼塔设置了一个出入口,楼塔与杭州主城区的距离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于是,变化就来了。中国美院在楼塔开起了分院。这样的大项目落户,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

融杭,让楼塔赶上了好时代。时代大道延伸,从滨江一路高架到戴村,途经闻堰、义桥并与杭州“中环”相连,再通过03省道新线延伸到楼塔,让楼塔站上了杭绍一体化先行区的发展前沿。

风情大道,让浦阳、临浦与萧山国际机场从空间上有了“直接”联系,让镇街与城市距离更“近”,“一脚油门,从萧山南就到杭州主城区”。

交通不畅通,人才、资金、货物统统进不来。交通融杭,让南片加快崛起。事实上,南片地区也以更为积极的心态加速融杭。楼塔的楼里,曾经兴盛的是纱艺产业。自其退出历史舞台后,换来的是画室。楼塔引入萧山首个国家级画院,利用美学进行文化艺术挖掘,并将一只“燕子”作为整个楼塔古镇的灵魂,开启自己的“文艺复兴之路”。

戴村,开启了“映山红”的乡村治理计划,这是数字时代戴村乡村治理模式的小小探索,加快政府的数字化转型。这样的自我变革,加速戴村对自身发展的重新定义。在很多人的愿景里,戴村应该走国际化和年轻化道路,成为杭州的“国际村”。

河上启动萧山首个产业新城建设,临浦欲让“小上海”归来,义桥用渔浦文化支撑起三江新城,进化欢潭打造的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引来众多外地游客的驻足参观……这些发生在杭州“南大门”的逆袭故事,是整个大杭州的国际战略,关乎杭州都市经济圈的未来。

萧山南片的逆袭,是萧山融杭进程中的一个样板。事实上,萧山越来越多的区域从融杭过程中收获更多。湘湖,打造中国·湘湖国际生命健康产业协同创新先行试验区,打造杭州“院士岛”,开启了从“萧山大花园”到“杭州国际湖”的转轨之路。

在融杭的路上,萧山打开了大门。

萧山融杭的“下半场”

2020年7月16日,浙大杭州国际科创中心在萧山开园。浙大杭州科创中心既是新型大学校区,也是开放科技园区,更是卓越创新特区。有人说它是“四不像”,就是因为还没有确切的先例可循,没有可供“描摹”的对象。但创新,本就是一个不断打破“路径依赖”、实现自我突破的过程,于浙江大学是如此,于杭州和萧山区更是如此。

这个平台,对萧山人来说分量很重,也是被各界寄予了厚望:为萧山注入强大的创新基因,重构萧山创新经济格局,助力萧山加快实现赶超跨越。萧山人更将它视为萧山产业融杭的新起点。

“百强县”曾经是萧山的荣光,县域经济曾是萧山的发展特色,如今,萧山在融杭之路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积极地拥抱大都市经济。

宁围街道,与杭州融江相望,是萧山最富裕街道,萧山著名的两大民企万向、传化均在这里起家。今天,宁围大发展的破局选择了一个新切口,教育融杭。于是,崇文实验学校世纪城校区、学军中学附属文渊中学、杭二中钱江学校等纷纷前来落户,杭城一流名校的聚集,让萧山人享受到了主城区的优质教育资源外,更是开启了萧山教育产业的蓬勃兴盛。宁围人很自豪地说,我们告别了乡镇,走进了大都市。

友成控股,萧山最早的中日合资企业,主打产品车大灯在全国市场的覆盖面超过7成,在全国设有7个生产基地,13个分厂,绝对的单打冠军型企业。2017年8月,在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科技开发公司,2019年8月,智慧工厂研发成功,在萧山主厂区推行,2020年5月在集团铺开,通过数字产业的高效赋能,实现了公司从制造到“智造”的转型。“智慧工厂”缘何在短时期开发出来?得益于与杭州高校的通力合作,得益于杭州拥有一大批数字互联的专业人才群。

融杭,走到深处是产业融合,是人才的融合,这一点,让萧山真真切切地享受到了红利。

除了传统产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杭让萧山经济有了更大的空间来拥抱新经济。网易云音乐、商汤科技、博信智联、紫光恒越、5G创新谷等一批数字经济领军企业和优质项目在萧山落户,人们印象里的传统工业强区的萧山变得新潮起来。

萧山走入后G20时代,融杭是萧山必然选择,实现与杭州城市能级的同步提升,吸纳杭州更大更多的资源,杭州拥江发展,建设世界名城,杭州选择了萧山,萧山选择了杭州。

区域之间的合作交流从来都是机遇和挑战并存,未来的城市群经济不会齐步走,一定会带来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马太效应”。如果不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抢占发展制高点,机会就会被更强的区域“虹吸”,发展就会陷入“洼地”。萧山在融杭的“下半场”,在深度融合的同时,又如何保持自己的特色?

从时间上看,2022年之前的亚运筹备期和后亚运时代,萧山城区的现代化和国际化水平必将大为提升。从空间上看,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实施、浙江省打造“大湾区”、杭州“拥江发展”、建设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等,为萧山带来重大战略叠加机遇。

格局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宽。站在萧山看萧山,跳出萧山看萧山。抢占新一轮发展的“风口”,萧山的融杭“下半场”给萧山带来的最大变化,莫过于从县域经济向都市经济的转场,萧山有了新的选择和机会。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