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问潮,萧山的新制造之路

——萧山发展启示录(上)

编前:7月,省委书记车俊调研萧山时要求:萧山要实现新蜕变,坚定走“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新路。7月,区委召开十五届十次全体(扩大)会议,会议提出“坚持亚运总牵引 实现萧山新蜕变 奋力打造‘重要窗口’示范样板”。新目标、新使命、新行动,从今日起本报推出特别报道(上、中、下),聚焦萧山发展新路径,展示萧山未来新追求。

■记者 金烽 孟再励 金波 邱芳

7月,萧山人心潮澎湃,就因为这8个字:腾笼换鸟、凤凰涅槃。

2020年7月2日,省委书记车俊踏上萧山的土地。这一天,他走进兆丰机电、微医集团、信息港小镇,了解民企的发展和萧山的创新工作,言语间,流露出对萧山的殷殷关切。这一天,车俊书记赠言萧山,要蜕变,要坚定走“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新路。

7月,是半年度交卷的日子,拥有光鲜亮丽的数据,对萧山来说或许还要一段时日。因为此刻的萧山已转换了熟悉的跑道,正在图变、蜕变、涅槃的路上。

进入后G20时代,置于聚光灯下的萧山还没回过神来,财政收入先后被宁波的鄞州区、杭州的余杭区赶上,随后GDP被余杭超越,萧山丢掉了浙江第一。萧山何去何从?

这个时候,有人在萧山点了一把火。2019年5月13日《浙江日报》头版刊发长篇通讯《老大哥坐不住了,萧山自找短板谋变图强》,萧山冠军易位,萧山“老大哥”怎么办?这些直白的论述,刺眼、刺耳、警醒。

坐不住了,急起直追。奔竞不息,勇争一流,是萧山人的精神,贯穿在萧山人的血脉里。于是,图变成为萧山上下的行动。

如果说,图变是萧山再出发的破题大作,那么,腾笼换鸟、凤凰涅槃不就是为萧山的新蜕变点题?

从“全优生”到“特长生”

萧山经济发展,最初走的是赶超型的路子。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家于乡镇企业,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民营经济全面兴盛,萧山跻身全国经济十强县(市)。于是,浙江县(市、区)中排第一的绍兴县、全国县(市)经济总量第一的江苏省江阴市,成为萧山努力超越的目标。这期间,鲁冠球和他的万向集团,几乎成为萧山的代言。

2001年,萧山经济迎来大发展、大跨越之年,综合实力首次跻身全省县市第一,将绍兴县甩在身后。2002年,萧山启动三年赶超江阴的计划,仅用了一年时间,萧山的工业总量就超过了江阴。2003年,萧山工业总量首过一千亿,首次位列全国县(市)之首。这一年,萧山工业冲千亿,宝马赠英雄,全国百强县聚会,萧山名动天下。

之后的十多年间,浙江第一的桂冠戴在头上的萧山延续着荣耀,经济总量、财政收入全程发力,竞争对手被远远甩在身后。其间,萧山被台商选为大陆投资首选地,撬动萧山开放型经济的急起直追。以传化为代表的一大批民企,走进资本市场,民外合资,民民联合,做大做强。民营经济、外向型经济双轮驱动,让萧山经济风生水起。

盛名之下,全优生的萧山亮出三张牌,实力萧山、活力萧山、魅力萧山。

不进则退,是萧山经济界的警示语。可当这话应验时,萧山很是落寞。

传统工业增速放缓,新兴产业发展滞后,高质量发展后劲不足,发展之路越走越慢。2018年,浙江第一的桂冠易主,萧山在新一轮的发展中丢失了领先地位。

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到来的时候,萧山如果还陷于惯性思维,依赖大而全的产业发展模式,落后就成为必然。图变,萧山的决策者们大会小会必讲,萧山的目标导向清晰。

工业强,萧山强;经济兴,萧山兴。

亚洲制造业示范基地、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中国化纤名镇、中国羽绒基地,在中国经济发展版图中,萧山是观察民营经济的窗口之一。

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300多家规上企业,中国民企500强企业,萧山占了10家。萧山的万向、传化、恒逸、荣盛等民企牢牢占有市场绝对份额,他们是制造业“大鳄”。

传统制造是萧山曾经的优势,是萧山最大的盘子。如何让萧山的传统制造业再出发,打造新制造中心,建设一个全球“新制造策源地”,萧山的破题有了新目标,新追求。

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动内生动力、引入智造活水,改造提升传统制造,萧山要跳出萧山、跳出杭州、跳出浙江,立足为中国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蹚出一条生路,这或许是萧山最有价值的历史定位。

从浙江县(市区)经济总量第一的竞争,转场到打造新制造中心,打造产业数字化第一区,萧山从全优生向特长生的转身。一场轰轰烈烈的数字经济和传统工业相结合的新制造的大幕正在萧山徐徐拉开,萧山的经济发展迈入全新的第三阶段。

此刻,萧山的变有了更高追求:奋力打造“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重要窗口”的示范样板,立足萧山实际,厚植萧山优势,彰显萧山深度。

从“制造”到“智造”

从萧山的创强大会,数字经济大会,到新时代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大会,再到创建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暨打造新制造中心动员大会,萧山的新制造发展之路走得艰辛却又坚定。

走进兆丰机电的智能车间,AGV小车在眼前跑动,熟门熟路地代替人工运送货物。这座硕大的智能化生产车间已实现24小时不间断生产,效率大幅提升,操作工比过去少了300人,员工节省近8成。令人惊喜的是,车间里最核心的机器人生产线“大脑”由企业科研团队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这样的智能车间、智慧工厂在萧山越来越多。按规划,明年萧山将实现规上企业数字化改造全覆盖,建设示范数字车间30个、示范智能工厂30家,累计实现两万家企业上云。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不仅仅是传统企业,更多的制造业平台开始拥抱数字化,拥抱新制造。

萧山拥有千亿元的化纤纺织产业,700多亿元的机械汽配产业,集聚效应明显。装备制造、服装羽绒、化工印染等产业同样如此。打造各大产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高地,产业数字化大幅提速,可节约成本,优化资源配置。萧山在这方面开始发力。

万向与网易合作,共同打造汽车零部件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起开放生态的制造过程数字模型标准库,为工业场景的数字化提供开源的解决方案;传化的工业供应链服务平台通过信息系统数据共享,实现物流要素、资源要素、金融要素的互联互通。

企业在求变,政府在主导,为萧山智造带来源源不断的活力。浙大杭州国际科创中心、中国(杭州)5G创新谷等重大平台的启动,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浙大计算机创新技术研究院、中乌航空航天研究院等创新平台的快速发展,加速科技成果转化,为萧山的制造业提供技术支撑。

萧山制造,智造未来。产业数字化的浪潮中,萧山智能制造的一个个产业平台蓬勃发展,构筑起形态各异、发展迅速的新制造产业。在这些产业中,如何强链补链延链,是当下萧山正在破解的一大难题。

依托万向的研究院,萧山搭建起一个新能源企业及零部件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该综合体诞生至今,已有300多家企业利用这个平台开展产学研活动,解决了700多个技术难题。以龙头企业为主,带动中小企业探索产业链上下游的融合模式,这是萧山做强产业链的一个缩影。

强链之余还要补链、延链。眼下,萧山围绕重点领域、重点环节、重点企业,大刀阔斧推动制造业全链同步改造提升,鼓励企业主动构建技术、产业、应用互动融合的生态系统,希望激活制造业改造提升的雁阵效应。只要投身区级互联网平台,企业就可获得实际投资额30%的资助。

从“产业”到“中心”

5月份一场特殊的制造业大会,令不少人至今历历在目。

在这场名为创建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暨打造新制造中心动员大会上,萧山发布制造业新一轮行动和政策,提出萧山的制造业目标——打造新制造业中心。到2022年底,萧山将统筹1000亿元资金,提供1万亩产业用地,力争到2025年实现工业增加值、企业数、投资等重要指标在2018年的基础上“翻番”。

建设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和产业数字化第一区,加快凝聚赶超跨越新动能,争当浙江重要窗口示范样板的使命担当,萧山正式提出“新制造中心”这一概念。

这不仅意味着,萧山不会只有钱江世纪城和湘湖新城这两张“都市”名片,还会有和城市能级相匹配的产业体系,萧山要争当浙江“重要窗口”建设的高质量发展排头兵。这是在疫情加速城市竞进、行业洗牌、产业重构时,萧山给自己擘画的向价值链中高端、产业链高精尖攀爬超越的“中心之路”。

萧山地理位置特殊,位于长三角的金南翼,处于浙江大湾区建设的核心区域,是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主战场,经济总量曾一度占杭州的三分之一。

处理好产业和城市的关系,实现城市化和工业化双轮驱动,实现内生动力和外部赋能双轮驱动,完成从县域经济向都市经济的破题转型,“新制造中心”,萧山在求变中找到了新的路径。

围绕这一总体目标,萧山为“新制造中心”赋予五大内涵——打造新制造的实体集群中心、人才汇聚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金融服务中心、数据赋能中心。萧山要通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构筑杭州乃至浙江发展的强大动能,打造聚合浙江、辐射长三角、引领全国的新制造中心。

此刻,攻坚战已在萧山大地打响。

7月,钱江大潮滚滚向东,钱塘问潮,萧山人图变中求蜕变,求涅槃。

7月16日,浙江大学杭州国际科创中心首期开园。省市区校合力共铸硬核科技新引擎的科创中心,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新制造的新引擎,传统工业的新动能,它会给萧山新制造带来裂变吗?

7月23日,中共萧山区委全会提出,坚定不移实施创新强区战略,打造新制造中心,努力成为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和产业数字化第一区。

制造——创造——智造,萧山新制造正在路上。无论是萧山的高层,还是萧山的企业界,时下最频繁出现的词是:新制造。以工业经济著称的萧山,新制造无疑正成为萧山经济的新变量。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