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原来的泥土路变成了水泥路

自述:范方斌

这次赴从江融媒体采访活动结束之前,我和同事决定去一趟秧里村——

这个侗族村寨处于高山之上,距从江县城仅40多公里,我对秧里村始终有一份“牵挂”:自2013年第一次入村,此后每年去趟秧里成为我的一项“传统”。

车子沿着蜿蜒山路前行,窗外的山林、梯田不断闪过,夏天的阳光打在我脸上,却丝毫不觉炎热,反而产生一种别样的温存。八年八进秧里,作为一名萧山日报摄影记者,我用相机记录这座小村寨,更有幸见证脱贫路上的秧里之变。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村民们在爱心人士捐建的校舍前载歌载舞

当年穷村今非昔比

车子在盘山公路上开了一个半小时车,直接驶至秧里村村中央——萧山希望小学门口。为什么是“直接”?

记得2013年,作为萧山日报摄影记者,因报道任务我初次来秧里村时,从高速路边下来后,当时迎接的村干部领着我步行了好几公里山路才进了村。听村民说,那时出远门,首先要步行至10多里外的则里村,然后再换成公交,极为不方便。但2017年公路修到了村子里,村民外出不必走山路,开车就能进秧里了。

“范老师,你们来啦,欢迎‘回家看看’!”车门刚拉开,早在等候的秧里村党支部副书记兰文礼迎了上来,我跟他已是好多年朋友。其实,不少秧里村民都把我当作家人看待,叫得出我的名字,我也认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萧山与秧里结下了深厚情谊

寒暄间,兰胜光匆匆赶来,握住我的手亲切招呼。50多岁兰胜光是秧里小学教师,在这里教了34年书,以前是这个小学唯一的全科老师。“要是没有你们的帮助,现在孩子们就没办法在村里上学。”每每我到秧里村,兰胜光都会提起这段往事,让我非常感动。

2013年,历经20多年的木结构校舍因年久失修成了危房,再不修缮,孩子们每天得走10多公里山路去附近的托苗小学上学。那是萧报第一次进村送冬衣,报道了该情况后,萧山企业家冯根法主动与我们对接,先后出资30万,建了新校舍,这才留住了秧里的教学点,兰胜光也一直在这里教书。

看我跟兰胜光闲聊,一旁的村民打趣道:“兰老师一家都要为秧里服务下去。”原来,去年新建的村医务室启用,兰胜光儿子兰明轩成为村里唯一一名驻点村医。

在村干部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党群服务中心楼下的医务室,兰明轩正在窗口给村民配药。“以前,我们有小毛小病能熬则熬,实在不行只能花半天时间去县城医院,现在村里有了医务室,方便了不少。”

携手共赴致富路

一年不见,这里的变化真大啊!走在村道上,看着路两边崭新房子,我不由感慨。

以前村民住的传统干栏式全木头房子,一楼关家畜家禽,二楼住人,全村除了几户人家有瓦片盖的,另外都是用杉树皮盖。现在造的新房都是改造过的干栏式砖木结构,人畜分离,一楼砖混,二楼木结构,有些条件好的人家还造起了钢筋水泥别墅式新房。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为村民引进经济作物

像我这次就住在村民欧学岗家里,2014年他家还是贫困户,2015年两夫妻外出务工,2017年就造起了两楼三底的宽敞的砖木房。

更大的变化,是村民增收的来源。沿着溪流走去,20亩鱼腥草长势喜人。去年12月,我们带着萧山鱼腥草种植“好手”龙白凤来到秧里,在田地里,她把第一株鱼腥草种下了地,半年多时间,绿意铺满整块田地。我立马拨通龙大姐手机,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龙大姐透过手机把喜悦传了出来,众村民齐声道谢。

这声声感谢中,也蕴藏着村民对脱贫致富的向往。秧里村有1000余亩田地,以前,村民以种稻为主,2018年引进了首个经济作物——朝天椒,400余亩地里,火辣辣一片,但是同一块土地连续种会有病虫害,来年种什么才好?彼时,我正巧在村里,立马一拍脑袋说:“何不种鱼腥草?贵州人爱吃这个,销量肯定好。”

把想法跟村支书一说,他连连点头,于是我想起萧山的种植大户,马上通过萧山日报信息网络,找到了龙大姐,促成了这场“跨省联谊”。

思路一变天地宽。现在,村子里的经济作物有鱼腥草、姜黄、油茶等等。兰书记说,目前,鱼腥草市场收购价约为每亩3000元,预计今年产值可达6万余元,这几年村民收入越来越高。说到高兴处,他又拿出一个记账本给我看:全村174户855人,人均收入从2013年的4790元上升至2019年的9135元,基本都已脱贫,仅7户8人尚在贫困线下,贫困率仅为0.94%。看着这些喜人的数字,以及村民越来越幸福的生活,我的心里也美滋滋的。

我成了“荣誉村民”

这次来秧里,村里还准备了一份特别礼物——聘请我做秧里的“荣誉村民”。意料之外,高兴之余,我更是感到责任重大。

临走前,几位村干部说找我商量一件事。原来,村里有一间老屋,现在已有上百年历史,但是破旧不堪,大家在“拆”与“修”上没有统一意见,所以他们带我参观了老屋,想听听我的看法。我把萧山近几年发展美丽乡村的情况介绍了一下,提到了河上镇凤凰坞村建抗战纪念馆和戴村镇沈村建村史馆的事。村干部们听了以后,觉得百年老屋还是要留下来,可以用来建设村史馆和脱贫攻坚陈列馆,让后人记住历史。

望着操场上孩子们嬉戏的身影,我不由感慨,八年时间,秧里村千变万化,再也不是最初那个破破烂烂的村子了,如今铺上了柏油马路,建起了崭新楼房,村民的吃穿住行也发生了大变化,一日两顿变三顿,黑白侗衣变时尚服饰……那一张张幸福笑脸,正是这个时代最好的表情。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这些年来 村民的衣食住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3年

事件:12月2日至4日,萧山日报联合浦发银行萧山支行、萧山精灵户外俱乐部开展“温暖从江行”活动,将53箱热心萧山市民捐赠的冬衣和文具送到秧里小学等。

彼时,木结构校舍因年久失修成了危房,孩子们只好栖身在一座四面漏风的“鼓楼”临时教室里上课。萧山爱心企业家冯根法看到报道后,一次性给秧里小学转账18万元,用于新学校的建设。

再访:自从通过萧山日报,萧山爱心组织与秧里牵上线后,这几年,爱心帮扶从未间断。去年12月隆冬,当阳光爱心公益组织把一床床羽绒被发到孩子们手中时,孩子们都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这些爱心羽绒被来自萧山新塘街道一家爱心单位。

随着爱心帮扶不断延续,爱心队伍越来越大,帮扶范围也越来越广。目前,萧山爱心组织和企业的脚步已遍布从江各个角落。

2014年

事件:历时半年多时间建设,由萧山爱心企业家冯根法捐建的秧里村萧山希望小学落成了。8月4日,冯根法和“温暖从江行”小组一行前往秧里村参加竣工典礼。

再访:在有浓浓侗族特色“风雨桥”旁,一幢写有“萧山希望小学”大字的白墙黑瓦建筑矗立着,这里就是秧里小学。为感谢冯根法捐赠,在教学楼前方,至今仍竖立着一块功德碑。

学校建成后,冯根法数次前往秧里村,他说,“学校把我和这里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不时会想起这里的父老乡亲。”前几年,他再次去学校,发现学生“如厕”是件难事,于是现场掏出了2万元现金递给村干部,让他们在学校旁造一个冲水厕所。如今,厕所和学校“肩并肩”,全心服务着学校师生,成为秧里村一道亮丽风景线。

今年8月,为再表感激之情,秧里村授予冯根法“荣誉村民”称号。

2015年

事件:2014年12月底至2015年初,萧山日报摄影记者张培前往秧里村萧山希望小学,进行为期10余天的支教。当时,学校唯一老师——兰胜光父亲意外去世了,张培于是成了孩子们的全科老师。

再访:从2013年首次捐献冬衣,到牵线萧山爱心人士捐建学校,再到一批又一批社会人士走进秧里支医支教、送爱心,秧里村与萧山的这八年情缘背后,是十余位萧山日报记者冲锋在前,特别是摄影记者范方斌,他是从头到尾的亲历者。

萧报采访组再次进村,任教34年的兰胜光依旧在岗,他说,再过两年他就要退休,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因为现在学校师资力量越来越强大,已有两名年轻教师加入进来,共同打理学校管理,不仅不会出现“有校无师”情况,教学质量也在稳步提升,近几年秧里小学学生成绩排名一直在全镇前列,不少在外打工的父母都把孩子送了回来。

2016年

事件:11月29日,“温暖从江行”小组携萧山福音医院医生志愿者前往秧里村,开展千里送医活动,为村里的老人家做健康体检,为小孩们做牙齿窝沟封闭。

再访:医疗卫生一直是秧里村的“痛”。由于交通不畅,村民看病难成为普遍现象。但如今情况正慢慢好转,去年村里在党群服务中心楼下开设了一个村级卫生室,这是全村第一个正规卫生室,纳入县级医保。村民兰明轩每日在岗,为村民看病诊疗,让村民足不出村就能看病配药。同时为支持村级医疗建设,传化基金会也捐赠了不少医疗设备,进一步提升了诊疗水平。

不仅如此,以福音医院为代表的专业医生,几乎每年都会进村开展义诊活动。这次,萧报采访组也带着挂职从江县人民医院蔡勇和张敏敏一同前往,为村民量血压、话家常。82岁的老妪杨乃伍说,这几年,村里就医环境好多了,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心。

2017年

事件:8月24日,秧里村一年一度的新米节,也是秧里萧山希望小学落成三周年之际。“温暖贵州行”小组和青少年宫的哥哥姐姐志愿者带着“快乐大篷车”,经过长途跋涉,首次“开”进山村,给节日里的孩子们送去知识、送去欢乐。

再访:因“快乐大篷车”活动,秧里村与青少年宫结缘,也与青少年宫老师楼客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得知萧报要去从江,楼客万分羡慕,今年疫情阻隔了他进从江的脚步。往年暑假,他总会带四五户家庭,十余人一同进从江秧里村,一来是了解村民需求,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二来是促进两地小孩交流感情,在种稻捉鱼中叙友谊。

去年六一,楼客邀请从江六七个小孩来萧参加亚运会小画家活动,三四天的游学活动,让大山里的小孩大开眼界。一来一去之间,萧从两地之间的情谊得到了传承与延续,这也正是楼客所不断追求的。

2018年

事件: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通过互联网传输设备,从江秧里萧山希望小学的孩子们与萧山区金山小学同龄人隔空交流,远隔千里实现了一起朗读、一起聆听、共同成长。

7月7日,“杭萧钢构”杯首届公益夏令营12名小记者走进大山深处,来到秧里村与当地孩子们同生活、同学习、同劳动,体验民族风情。萧山日报小记者团还专门成立“萧报小记者团从江公益基金”,用于从江教育方面的公益事业。

再访:“你好,陈昕怡,我是石桃香,还记得我吗?我很想念你!”“记得,谢谢你也还记得我。”

“你还会再来吗?我等你。”“好的,有机会我一定来。”

8月7日,在秧里村萧山希望小学的教室里,萧山的陈昕怡和从江的石桃香,展开了一次电话交流,这是其中一幕。末了,两人还互留了电话。这让在一旁的我们感动连连。

两年前,在小记者活动中,两人因年纪相仿,成为结对交流的小姐妹,一周时间她俩同吃同住同玩,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两年后,两人已长成马上要上初中的大姑娘了。以这样的方式,再续友情,意义非凡。

其实,小记者活动虽然仅短短几天,但对孩子们来说不仅多了一个萧山朋友,更多了一个认识大山外面世界的机会。今年15岁的兰绍辉一直和任伯年小学的唐呈喻通过微信保持着密切联系,唐呈喻时不时会邀请兰绍辉来萧山玩。

2019年

事件:12月,萧报与浙商银行萧山分行联手开展温暖从江助学活动,每年每人1000元,连续三年,共资助100名贫困初中生。

当月,萧山鱼腥草种植好手——51岁的龙白凤主动请缨,随萧山从江温暖小队来到秧里村,手把手、面对面为父老乡亲无偿提供鱼腥草技术和销售指导。

再访:20亩鱼腥草、100亩姜黄、400多亩朝天椒……如今走进秧里村,在田间地头,看到的不再只有稻谷,还多了不少经济作物。尤其是今年年初刚种下的鱼腥草长势十分喜人,这段时间,秧里村党支部副书记兰文礼忙着联系买家,如果顺利,这20亩鱼腥草能卖6万余元,这对村子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这些经济作物种植带动下,近年来,秧里村村民也走上了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兰书记说,全村174户855人,人均收入从2013年的4790元上升至2019年的9135元,基本都已脱贫,仅7户8人尚在贫困线下。不过,随着这批经济作物上市销售,应该有不少增收。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秧里之变:牵手八年 大山深处迎来新生活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本版文字 记者 姚潮龙 王慧青

本版摄影 记者 范方斌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