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驱动 萧山新制造构建新生态

智能化驱动 萧山新制造构建新生态

本期嘉宾 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浙江智慧视频安防创新中心有限公司工业视觉事业部负责人——黄广宁

■记者 刘殿君

记者:制造业发展需要什么样的新生态?

黄广宁:一个新生态的出现,必然是基于老生态的困境,而不能为了新生态而新生态。目前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普遍问题是产能过剩、生产成本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弱,规模以上的企业发展瓶颈严重,一般规模的企业面临生死存亡问题。

为解决上述问题,制造业的新生态,首先需要深刻理解产业价值链。传统企业往往根据随机市场需求来定义产品,什么好卖就生产什么,更好卖就增加生产规模,这种依赖信息不对称的传统市场驱动模式,在信息透明并且市场环境变化激烈的今天,企业的长期发展将无所适从。新生态需要在产业价值链上,寻觅自身优势和价值最大化的企业定位,深度探索基于产业链的生存模式和发展策略,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其次要建立强大的创新竞争力。在同业产品和服务高度同质化的大环境里,做好做精是基本要求,单靠价格因素无法持续扩大市场份额,差异化和附加价值将成为核心竞争力,独有创新、持续创新是新生态的常态。

智能工厂模式,即高度信息化、高度整合的管理决策执行体系,将成为新生态的核心基础设施。只有建立在综合并且准确的信息化基础上,才能做出客观决策,并且以智能制造技术来切实保障执行,从而满足快速进化的市场需求和日益短缩的响应时间,实现企业发展目标。

记者:萧山在制造业新生态中的短板是什么,如何补短板?

黄广宁:萧山制造业的最大特点是以民营企业为主,企业数量众多,有较好产业集聚效应;产业基础雄厚,有不少细分领域的龙头型企业。同时问题也比较突出,体现在产业规模普遍较小,信息化水平整体偏弱,智能制造水平参差不齐,规模化发展瓶颈问题显著。

民营企业的最大特色是市场意识极强,往往可以很快把握市场动态信息。但受限于信息化水平较弱,往往导致“大脑”跟不上“眼睛”,看到了信息,却把握不了产业链趋势。同时,制造水平的落后,也造成了“身体”往往跟不上“大脑”,想到了但是做不到。为此,实现具有高度信息化的管理和落地先进智能制造技术的智能工厂模式,将极大改善这一现状。

智能工厂中最重要的三个环节是感知、决策、执行。决策是核心关键,感知是决策的基础,执行是决策的保证,三者需要在同等的智能化高度上才能良好配合。

感知环节不仅意味着要在信息化层面横向打通以往种类繁多但又各自独立的管理信息,还要纵向掌握生产计划、生产实际、生产设备、工作人员以及制造中的产品状态,为决策提供综合立体的信息整合,为执行提供丰富准确的反馈。

执行环节则需要多种智能化生产技术落地,逐步实现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乃至智能化生产技术升级,这个过程不仅意味着生产设备的升级,同样需要升级产业工人,从数量众多的低端产业工人,升级到少数的高端产业工人。

有了感知和执行的保证,决策才可以有据可依,综合产业大数据、资源大数据以及生产大数据进行智能化分析,快速准确地做出最适合的科学决策。

记者:政府在这方面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黄广宁:制造业新生态所需要的创新和技术升级,往往意味着大量的先期投入,而习惯了自负盈亏,习惯了衡量投入产出比的企业行为,对于具有一定风险的创新性投入,往往抱着谨慎观望的态度,这是产业升级中最现实的问题。如果政府在这个环节,在政策和资金层面给予企业一定支持和引导,承担部分创新风险,将可以撬动企业后续自有资金投入,加速产业升级和新生态的构建。

在产业升级过程中,智能化技术往往掌握在科研院所以及新型人才创办的中小型科技公司,他们往往很少触及实际场景,缺乏对制造业的了解,对技术落地无从下手。而制造型企业因其发展背景,很少接触尖端技术,也无法评估技术本身。智能制造技术和实际应用场景之间的沟通缺失,是技术落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政府在企业和机构信息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结合本地制造业特点,引入相关高科技企业和机构,并通过多方位、跨领域、跨学科的精准对接,让高科技为制造业赋能,打造类似美国硅谷式的 “联合创新生态”,加速制造业整体升级。

另外,企业的出发点往往是自身,缺乏地区经济视角,也不具备产业配套的规划协调能力。在这方面,地方政府的宏观思考至关重要,通过深化对产业链的理解,统筹规划地方特色的产业链集群和配套,引导企业融入产业链生态,形成多方共赢的合作模式,促进有特色的地区经济发展,从而带动和加速企业自身的成长。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