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育外引 萧山打好转型升级攻坚战

内育外引 打好转型升级攻坚战

本期嘉宾 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制造业创新 中心联合实验室项目负责人——张伟

编者按:近日,萧山召开“创建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暨打造新制造中心动员大会”。会议提出,力争到2025年,规上工业增加值、规上工业企业数量、制造业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工业新引进项目投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工业技改投资在2018年基础上实现“翻番”增长,全力创建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打造产业互联网时代产业数字化第一区,将萧山建设成新时期的新制造中心。

今起,本报将推出以打造“新制造中心”为主题的连线智库系列报道,以专家阐述话题的形式,为萧山发力新制造提供智力解读和智力支持。

■首席记者 洪凯

记者 :作为传统工业强区,萧山打造新制造中心的优势有哪些、短板又有哪些?

张伟:萧山区的传统制造企业比较集中,尤其是在20世纪70-80年代改革开放进程中茁壮成长起来的这一批制造企业,现在基本上都走过了二三十年以上的历程,可以说在各行业内属于中流砥柱的一批企业。这些企业底子厚、沉淀久、工艺精、供需关系稳定,对国民经济发展贡献大。

萧山传统制造型企业自身的优势明显,如化纤纺织、汽车零部件、纸包装这些老牌企业本身的基础就很扎实。也正是因为发展时间久,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可提升和优化空间也就比较大。同时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数字化改造和智能化升级的成本和代价也是不可忽视的,传统制造业的单位利润加工值往往属于中等偏下水平(相较于互联网公司),在打造新制造中心的时候就需要因地制宜、量体裁衣,针对每一家规上企业发展经营状况进行问诊把脉,这是一个较长期的过程。

记者:萧山制造业以本土企业为主,在打造新制造中心进程中,本土企业该如何进一步发力?政府又该如何加大新制造重大引领性项目招引?

张伟:在企业层面,本土企业要有自己的主心骨,因为作为经营多年的传统企业,对行业上下游供需关系和内部生产模式是最清楚的,但同时也不能一味地沉溺于传统的生产经营管理方式和上下游关系。往往打破某一行业现有规则的都是跨行业或不同赛道的行业,比如外卖平台的推广对方便食品行业就是很大的冲击。所以企业一定要牢牢抓住现有的业务,对内围绕“提质、降本、增效”,对外围绕“供、产、需平台化”来发力。全面整合上下游资源,借助互联网软件的平台优势,以流量带动供需关系的线上化,并积极引入已经相对比较成熟的AI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实现部分关键环节的智能化。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建议企业一定要重视数据资产的重要性,在4月9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首次将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文件中,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并列为要素之一。在战略层面,企业建立自己的数据资产中心也是箭在弦上。

在政府政策层面,建议加强“产学研创”的撮合,加大引入名校的学术资源。目前,萧山区引进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浙大计算机创新技术研究院、中乌航空航天研究院、湘湖院士岛等高端创新平台的带动效应还是比较明显的。

以北大研究院与大胜达包装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成立“联合实验室”为例,实现了“校企”真正意义上互融、互通、互信、互助的良好发展模式,将企业的一线需求和系统数据作为实验的背景,将前沿的理论和技术作为实验武器,落地效果比较明显。另外,针对行业标杆龙头企业要加大培养力度,积极引导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升级,积极帮助企业探索上下游联动的平台聚集效应的发挥。以龙头带动行业平台发展,以高校带动创新技术支撑。

记者:萧山将以新模式、新生态、新技术、新要素、新产品打造新制造中心,如何看待这“五新”?

张伟:这“五新”可以说集中体现了制造业产业结构优化的决心和方向,是“工业互联网”在萧山发展壮大的红利期,尤其是对规上企业来说正是转型升级的变革期。一个国家制造业的实力,不限于资本运作和技术支撑,更取决于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优势。这恰恰需要政府站在一个更高的站位和视角来统筹规划。

“五新”就是在全面考量区内企业自身发展状况,是因时而动、谋势而为的统筹规划,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和指导意义。企业可以紧紧抓住这个红利期的大浪潮,打好转型升级的攻坚战。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