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家政荒来袭 家政阿姨炙手可热

新年家政荒来袭 家政阿姨炙手可热

开栏语:新时代,新经济,新消费。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市民的消费模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形成了全新的消费时代。即日起,本报推出“圆圆跑市场”栏目,走市场跑街头,为读者寻找最时新的市场信息,反映最热门的消费趋势,也欢迎大家为圆圆提供新鲜有趣的市场线索。

■记者 杨圆圆

“苏阿姨,上次你介绍的保姆回老家过年了,拜托你再帮我找一个救急!”距离过年只剩20多天,家政市场的供求矛盾进入白热化,保姆、月嫂、家政、钟点工等人力资源变得更加抢手,服务价格水涨船高。位于江寺桥附近的阿兰中介办公桌上的电话频频响起,苏阿兰有些无奈:“现在已有将近一半的阿姨回家过年了,临近过年阿姨会越来越少,实在不能给您打包票。”

“扫年”需求大 订单猛增3成

用工荒的根源在于供需不对等。苏阿兰的店在江寺桥开了有25年,算是萧山家政中介的“老字号”,平时固定联系的有几百个阿姨。苏阿兰自己统计了一下,其中有50%-60%的阿姨来自安徽,30%的阿姨是萧山本地人,其余的来自其他各个省份。临近过年,外省阿姨往往提前一个月就开始买票回家,到了过年前一周,选择留下在岗的阿姨仅不到一成。其他中介的情况跟阿兰中介也差不多。

与此相对应的,是家政需求的上涨。每年春节的那个月,订单量比平时要增加三成多。萧山不少家庭有“扫年”的习惯,“年前必须来个大扫除,家里人不是上班就是上学,只好找钟点工帮忙打扫个半天。”萧山瓜沥的龚女士说道,“虽然心里想着大扫除离大年三十越近越好,但每年找阿姨都很费劲,只好提前半个月预定,提前一周动手打扫。”这时候,外来的钟点工都赶着回家,本地的钟点工往往一天要赶很多个场子。

从过年期间家政市场的总体需求来看,紧迫性依次为:家政保洁钟点工、保姆、月嫂。“很多家庭过年期间请保姆是为了照顾老人。”苏阿兰说:“现在萧山有很多老人都住进了老年颐养院,过年期间接回家里,家里人怕照顾不好,还是要请保姆。”

共享保姆、发年终奖 市民应对有手段

家政阿姨走俏,市场服务价格也水涨船高。“平时全天钟点工是150-200元/天,在过年期间可能涨到400-500元/天。保姆也从4000-5000元/月,涨到了6000-8000元/月。”苏阿兰说,从腊月廿五到正月初十,这是每年家政市场供需矛盾最为突出的时期。

为了在春节期间留住住家保姆,不少市民甚至给阿姨们发年终奖,“去年大家的年终奖都是在2000块左右,今年可能还要往上涨点。”来自江西的章阿姨说,她在萧山做住家保姆,已经在这里度过了6个春节。“今年还是不回家啦,家里孩子上学要用钱,我在外面能多赚一点是一点。”

为了请到合适的钟点工,不少市民开动脑筋,从亲戚朋友处借人,同一个小区的居民在网上发帖,出现了“共享”保姆的新现象。住在城厢街道的董女士,去年实在没办法,从朋友家“借”了个家政阿姨帮忙打扫一天,结束后给阿姨包了个500元钱的红包。今年她提前一个月就在网上预约好了家政服务,避免去年的“窘境”。

圆圆说:不当家不知家政贵,没想到家政阿姨这么吃香。我仔细盘算了一下我的收入,恐怕将来只能自己干家务、自己带孩子……请不起啊!

言归正传,由于缺乏行业监管和从业标准约束,家政市场的服务质量良莠不齐。有些阿姨根本未经过专业培训,服务水平和服务意识都不高,在一些家政网络平台中,一半以上的用户给了差评。

但同时,区消保委历年的投诉中,家政服务类型对应的投诉量极少,市民在家政消费中的维权意识还很淡薄。春节前后,这更是一个“卖方市场”。所以要提醒买方,雇佣家政阿姨时,尽量选择一些上规模、信用好的专业家政公司,接回家前先查看一下家政人员有没有上岗证、健康证,谈价格签订合同时,先明确家政服务的范围和内容,以免事后出现矛盾纠纷。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