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下劳动的他们为何拿不到高温津贴

快递承包业务老板为了利益最大化让高温津贴成空话

外卖平台设置“补贴”政策 但拿不拿得到全靠跑单量

跟过很多项目的建筑工人说多年来一直没有这项津贴 

外卖小哥用水浇手臂降温。 

围墙上的温度已达44.4℃,但建筑工地上还是照常施工。 

中午的西湖边气温非常高,几乎没有什么游客。 

去年,省人力社保厅出台调整企业夏季高温津贴标准有关问题的通知,决定适当提高企业职工夏季高温津贴标准。新的标准是:室外作业人员每人每月300元;室内作业人员每人每月200元。发放时间为4个月(6月、7月、8月、9月)。如工作性质在室外与室内来回流动交替,或主要作业时间在室外以及高温炉前作业的,视同室外作业。

记者调查了解到,政府的明文规定在一些企业那如同“废文”,这些特殊的工作人群,很多需要靠业务量去赢取企业所谓的“高温补贴”,不少连高温津贴都没有听说过。尤其是建筑工人,虽然每天的工作在高温下进行,却基本没听说过这个津贴。

其实有渠道可以让他们维护权益,但这些人大部分维权意识差,加上他们用时间和速度在赚钱,根本无暇顾及这个津贴。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大多数外卖员、快递员以及建筑工人,和公司都是承包关系,他们和企业之间是劳务关系,而劳务关系中的一些权益不受法律保护,也让不少企业利用合同打起法律“擦边球”。

◎调查 特殊工作人群高温津贴拿到了吗

●快递小哥

一级级往下包业务

让高温津贴成空话

记者了解到,中通、申通、圆通等一些快递公司服务都是分区域承包,这也导致了不少承包的老板为了利益最大化,不发放高温津贴。

圆通快递下城区一个承包点的老板沈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下面有5个快递员,一个月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基本工资为5000元,加上奖励到手在6000元左右,我一个月的承包费算下来刚好抵他们的工资,实在拿不出什么钱发放高温补贴了,没什么利润。”

很显然,快递行业发高温补贴,多数情况下是看老板的意思。沈先生说:“很多快递公司都一样,业务一级级往下包,利润也越来越少,如果利润高一点,会根据完成量给出一些奖励,但这是高温奖励,不是什么高温补贴。” 

昨天,圆通推出的独立品牌承诺达快递在杭州出现了“罢工”的现象,记者联系了其中一名快递员,他告诉记者:“按照送件量完成任务拿基本工资,现在听说工资都要降了,更别说什么奖励和高温津贴了。”他说。

●外卖小哥

平台补贴作为“高温福利”

拿不拿得到全看跑单量

高温天,城市外卖单量直线上升,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卖小哥的“高温权益”有保障吗?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外卖小哥想拿到高温补贴需要不停地跑单。

这几天的杭城,到了中午,毒辣的大太阳已经把室外的阴凉处逼得很有限,即便是站在树荫下,没几分钟也会汗流浃背。在写字楼下,时不时有戴着头盔的送餐员来往。美团外卖的陈农兵在滨江区一个写字楼下等待顾客取餐,在这个间隙他能蹭一下办公楼的空调,歇上几分钟,“有规定不能进办公区域,所以等待顾客取餐可以稍微歇一会儿。”看到顾客来取餐,他将外卖微笑着递给顾客,还不忘提醒顾客评个5星。

“如今差不多做了5年的外卖了,没听说过有高温津贴,但下雪天、高温天,一到送餐高峰,补贴会高,像这样的高温天每单多2元,每天会有2小时,中午和晚上各1小时。”他说。

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外卖平台都是以平台补贴的形式作为“高温福利”。但想拿到这个福利,前提都是必须保证单量,且每个平台的补贴差距也很明显。

政策全由各平台自己说了算

平台之间、兼职全职差距大

饿了么外卖小哥小林说:“饿了么的高温补贴是以奖励的形式发放的,跑到一定的单数,平台就会自动奖励,一些奖励措施也会在骑手的界面公布。”

目前,饿了么六七两月的高温补贴是以奖励的形式发放,跑单奖励是以月为周期的,杭州的情况是300单/月奖励200元,600单/月奖励1000元,800单/月奖励1200元,现在每个站点平均一个骑手每天能跑40单以上,所以按照骑手跑单情况,会比政府规定的高温补贴要多。

美团平台的政策是一个星期跑满350单奖励200元,承包的话政策形式就非常多了,但不变的是要靠跑单来实现。

在承包公司名下工作的美团外卖员张师傅说:“一个月跑满1000单,老板会发300元高温补贴,高峰时每单补贴1~2角,基本没什么用。”

为了接到更多的单子,外卖员在高温天的工作时长不减反增。另外,美团、百度糯米、大众点评外卖等平台也出台了相应的奖励政策,比如美团满10单补贴15元,15单补贴20元,当然也不是固定的,奖励的额度和时间也会有所调整,并不是固定的。

从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与快递行业相比,外卖行业多多少少都有“高温补贴”,但什么时候补贴、补贴多少、补贴形式,都由平台说了算,各个平台之间差距不小,哪怕是同一个平台,比如美团外卖,兼职和全职之间也有明显差距。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外卖员拿到的并不是规定的每月300元的高温津贴。

●建筑工人

表示自己从未拿到过 也不清楚有这项津贴

炎炎夏日,建筑工人也要在户外工作,对整个城市建设贡献非常大。但对于一些自己本应享受的权益,他们中不少人一问三不知。

建筑工人老王老家在安徽,“每天150元,加班费是15元一小时,一个月下来有5000元左右。没办法,孩子刚上大学,总要出来干。”说到自己的孩子,他还是笑了,说考上了二本,有出息。”

“有高温津贴吗?”记者问。

“啥?”老王用毛巾擦了擦汗,手托着铁锹开始望着记者,“啥津贴?”

记者和他说了高温津贴的政策后,他说:“300元相当于一个月生活费,但从来没有发过啊,我们也不敢向上面反映。”

老王一个月留下300元做生活费,“生病什么的吃点药就行了,医保什么的也没有。”

另外,记者了解到,像老王一样,很多建筑工人跟施工单位签有合同,但这个合同不是正常的一式三份,老王手中没有。

中铁项目一名工人说,自己从没拿到过高温津贴这种奖励,“不扣钱很不错了,要足额足时间工作。”他说,“跟过很多项目,都是这样的。”

随后,记者联系了中铁项目建设单位责任人方知海,记者向其告知高温作业情况、高温津贴等情况后,他表示:“这个问题会向公司反映,并且有的问题会及时改正。不过这些问题是建筑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但我们会积极去改进。”

另外,该项目施工单位责任人邬家林说:“关于合同的问题,我们和施工方签了合同,可能发放到工人手里有些慢,会进一步落实。另外因为高温天,我们工地的施工时间调整到了下午5点到晚上10点半,基本不会大面积地作业,可能只有一些零散的作业。”

◎追问

高温津贴怎么就成了“摆设”

普遍维权意识弱不上心

害怕投诉后会砸了饭碗

高温天,这些人群的权益可以说是处于“真空”状态,无论是政府下文规定的高温津贴和防暑措施,他们都没真正享受到,而且同一个工种待遇也有差别。

以环卫工为例,西湖外围的环卫工是市政下面的,高温津贴有300元,但仅仅隔了几十米的景区内,因为是外包公司下面的环卫工,他们每个月的高温津贴就打了折扣,是120元每个月。

其实,无论有没有拿到高温津贴,还是没有拿到足额高温津贴,这些劳动人群可以去劳动部门投诉,维护合法权益,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几乎没有人会去。

一名外卖小哥说这样得不偿失。“现在我每天多的时候能跑300多元,而且平台是有奖励的,为了300元补贴我要花一天时间去投诉,把手头工作放下吗?而且,如果公司知道我在投诉,我肯定做不下去,这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吗。”他表示。

记者采访中发现,大多数快递员和外卖小哥不知道有“高温津贴”的存在,他们只知道公司给的奖励政策。

建筑工人连变相的奖励都没有,受访的建筑工人普遍维权意识很弱,“我们是来打工的,力气换钱,每天做完就行了,按天算钱,都是这样。”老王的老乡陈师傅说。这些人群自己“不上心”,加上很多公司打法律的“擦边球”,才让高温津贴成了“摆设”。

大部分人没有签劳动合同

不少公司打法律“擦边球”

“公司和外卖员只是雇用关系,很多还是兼职的,按规定本来就不需要给他们高温津贴啊。”某外卖平台的承包商龙先生一脸不屑地说,“就算去劳动部门告,我们也不需要承担这些费用。”

是什么原因让这名承包商这么有底气?记者随后采访相关部门,给出了原因:大部分的快递员和外卖员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基本上是承包制,高温津贴不在法律管辖的范围内,很多建筑工人也是同样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的外卖员、快递员和公司都是承包关系。这些劳动者和公司之间不是劳动关系,而是劳务关系。劳务关系就是你和我双方约定,给多少劳务报酬就行了,所以不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记者采访时获悉,除了顺丰、EMS这些企业,平常所说的“三通一达”的快递员大多属于承包制。

和快递的用工形式一样,外卖大部分也是承包制的,属于劳务关系,而不是劳动关系。同个平台的外卖员,兼职和全职的“高温权益”完全不同。

很多跑单的行业都实行这样的制度,别说高温津贴,连“五险一金“都很难保障。

饿了么平台分运营、代理商、众包三种运力模式,其中自营和代理商都会签劳动合同,众包会签一个准入平台的电子协议。记者采访了众多饿了么平台下的外卖小哥,有八成以上都是众包下签的协议,这些外卖小哥都没有签订正常的劳动合同。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