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上天入地!萧山机场将成亚太重要国际门户枢纽

从荒草丛生的旷野到航班起降频繁的停机坪,跑道上的每一刻见证了新中国70年浙江机场的沧桑巨变。

70年来,浙江机场一步步走进了百姓生活。

2017年11月17日,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揭牌成立。成立后一年,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一年里两个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破千万的省份。目前,拥有杭州、宁波、温州三个千万级机场。

近日,钱江晚报记者来到杭州萧山机场,探寻浙江民航走过的历程。

ccf807a9-d6b2-4ff2-a71c-241a4578fc21.jpg

机场三期的建设如火如荼

三期拥有“上天入地”的立体交通

将成亚太重要国际门户枢纽

这段时间梅雨不断,但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航站楼前,挖机、桩机、起吊机依旧繁忙,近百名施工人员加紧作业。

陈怡戴着安全帽,穿梭在偌大的工地中,跟工人们交流着工程细节。从T2(国际航站楼)到T3(国内航站楼),再到6月27日启动的杭州萧山机场三期主体工程中的T4航站楼。33岁的他,见证了杭州萧山机场建设最快速的十几年。

如今的陈怡,已经成长为杭州萧山机场三期指挥部设计技术部副部长。

指着环绕在工地周围的航站楼,他饶有兴致地介绍:“面朝我们的是T1航站楼,它的外观设计明显带有西湖时代的印记,到了T2、T3航站楼,设计上加入钱江文化的元素,屋顶的设计就像钱江潮的滚滚波涛。”

航站楼的内部,陈怡也是如数家珍,“T2航站楼的吊顶采用了蚕蛹的设计,到了T3航站楼时,蚕蛹幻化出了蝴蝶的值机岛造型,未来的T4航站楼,将融入更具韵味的江南元素,出发大厅内设计了珠子与荷叶的造型。”

说起脚下在建的T4航站楼,陈怡的眼里是满满的自豪,“它的体量有72万平方米,是目前机场所有航站楼面积加起来的两倍,这个规模在国内机场中数一数二。”

它不仅美观且大气,旅客的体验感会非常棒。比如,行李处理系统将实现自动分拣。

2022年前,这片大工地上不仅会有一个航站楼,还将出现一个除了水上交通外的机场综合交通中心,走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距离都在400米左右,3条地铁接入、高铁站落成,大巴车、私家车、网约车等多种交通方式为一体。“这在国内机场也是不多见的。”陈怡说,杭州萧山机场不仅是浙江省最重要的交通枢纽,还将成为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的核心机场,乃至是亚太地区重要国际门户枢纽。

在浙江机场集团这个大家庭里,杭州萧山机场不是一枝独秀,宁波、温州、舟山、衢州、台州、义乌、嘉兴、丽水机场也在百花齐放。

宁波机场三期扩建工程,根据计划,将在今年年底力争全部投用。

温州机场T2航站楼已于2018年6月1日建成投用。今年6月,集航空、高铁、市域铁路、长途汽车等交通方式于一身的新型城市交通综合体,地上部分开工,计划2022建成投用。

舟山机场新国内航站楼2018年8月8日启用,嘉兴、丽水两座机场也紧锣密鼓筹建中。

63岁的浙江民航

旅客年吞吐量超6500万人次

其实,浙江与民航结缘只不过半个多世纪。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向平回忆,1956年杭州笕桥机场筹建为中国民航杭州站,揭开了浙江省民用航空业的序幕。

1957年1月1日,杭州民航站成立,第一条航线由此诞生——上海至广州,经停杭州和南昌。由于那时候民航客货运的价格远超其他交通工具,因此坐飞机的人或者航空货运并不多。1957年整一年,旅客出发量仅达971人。

52岁的徐卫国1985年进入杭州机场工作,至今工作了33年。

刚进机场时,徐卫国在笕桥机场气象台工作。那几年,每晚六七点,整个机场航班就结束了。到了上世纪90年代,运行时间慢慢拉长,运行时间开始往后推延,一般要到晚上八点多才关灯。徐卫国依稀记得,那个时期,笕桥机场的起降航班只有五六十个。那时候没有廊桥,旅客坐飞机,由工作人员领着从航站楼出来,走到机坪上后再登机。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坐飞机的人大多是文质彬彬的“白领”,或是神采奕奕的商人。徐卫国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一个亲戚找他帮忙想买机票,圆一个坐飞机的梦,但他表示挺为难,因为那时候坐飞机是需要部门开证明的,普通人坐不了。于是,这事就搁置了下来。亲戚不死心,过了大半年,又找到他,这时是带着一纸证明而来的。“虽然开出了证明,但这时候机票还是非常紧张的,特别是飞广州北京的,需要预约才有座位。”徐卫国说,当时主要以北上广的航班为主,打听了一下,只有飞上海的稍微好一点,于是他陪着亲戚来到武林门售票处,买下了两张飞机票。他回忆,票价大概是35元,这也相当于当时亲戚半个月的工资了。

1996年他从气象岗位调整到了现场指挥岗位。作为现场指挥,就是为了确保安全,防止旅客与飞机滑行发生冲突,车辆与飞机滑行发生冲突等。那时,徐卫国主要靠一部电话、一本厚厚的电话簿和一台对讲机联络各方。现在,机场全方位全过程监控航班运行,航班正常性主要靠放行协同决策系统(简称CDM系统)。这个系统能在飞机降落后,自动计算出飞机起飞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完成后大约在什么时候能起飞,并将该时间预先录入系统,进入排队系统排队,离预计时间差不多了,旅客再上飞机,这样旅客在飞机上等待的时间会大大减少,并能提高航班的准点率。

2000年12月30日,杭州机场搬到萧山后,航班量和旅客吞吐量蒸蒸日上,2000年~2014年,每年都以20%~30%的增速推进。与此同时,整个浙江民航的旅客吞吐量也出现一次又一次的井喷,2018年已超过6500万人次。

“虽然这几年工作量成倍地增加,但是工作成就感和自豪感也在成倍地增加。”徐卫国说。

全省机场开辟了590条航线

其中有84条国际及地区航线

浙江省机场集团的成立在浙江民航的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机场集团成立后,按照全省运输机场“一核双枢六连”的布局,完善了航线网络布局。

目前,全省7家运输机场(杭州、宁波、温州、舟山、衢州、台州、义乌)运营航空公司共175家,新引进18家航空公司;累计开通航点航点427个、航线590条,其中国际及地区航线84条。

据统计,2018年,省内杭州机场、宁波机场、温州机场、舟山机场、衢州机场、台州机场、义乌机场等7家运输机场累计完成旅客吞吐量6538.73万人次、货邮吞吐量84.40万吨、航班起降50.41万架次,同比分别增长13.54%、5.51%、9.51%,全省机场旅客吞吐量在全国省(区、市)中排名升至第五。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