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高考作文题目,你懵圈了吗?看看4位萧山文学大咖交的“答卷”

十年寒窗磨一剑,

2019年高考拉开帷幕。

7日上午,11:30,2019年浙江高考语文科目考试结束,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新鲜出炉。

【浙江卷】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有一种观点认为:作家写作时心里要装着读者,多倾听读者的呼声。

另一种看法是:作家写作时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为读者所左右。

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读者”?

根据材料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看法。

【注意】①立意自定,角度自选,题目自拟。②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怎么样,大家感觉难不难?

作文题目发布后,网友们也立即开始热烈讨论

为此,萧山网特邀萧山4名文学大咖

从他们的角度,

带你走进不同的“高考作文”

1

懂得如何在高处生活

黄建明

浙江省作协会员,萧山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萧山诗社理事,萧山区休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出版散文集《在梦境的林边》《翻过一座山岗》等,入选萧山区社科联人才库,是萧山区科协宣讲团成员,浙江省优秀导读员,《小学生世界》优秀导读员。

↓↓以下为作家原文↓↓

写作,有时候并不崇高,有时候,只是一部私人电影。

尽管精彩纷呈,也许对别人来说,只是,一部私人电影而已。

这部私人电影,自己是唯一的观众。

这是一种境界,孤独的写作境界,也许,就是最好的写作境界。

有人忍受不了,于是挥一挥手,潇洒地挥别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有人迎合商业,用自己的身体写作,用自己苍白无力的文字去迎合某些炒作的胃口;有人去迎合影视的需要,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去霸屏。这些境界,不是“落花无言,人淡如菊,心素如简”的写作境界,而是娱乐。

好的文字,也有标准,标准是什么?

一位优秀的作者,其作品应包括三个方面,时代特征、真实感、对写作技巧的创新。中国40年的改革,这对每个人的冲击是巨大的。因此,有人认为金钱是“重中之重”,这个时代不需要作品了。有人拼命制造“文化快餐”,走纯娱乐之路,这是自杀。

文学作品体现的是人的智慧,所以必须有强烈的个性来体现。“个性化写作”是文字的第二个特征,可惜现在有一种流行的毛病,即争相模仿的懒惰病。实际上,商品的假冒是物质的损失,而作品的模仿是精神的堕落。在任何写作里,“个性化”是杜绝伪劣的一把匕首。

个性化,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体现了强烈的精神独立,因此鲁迅光芒了他的那个时代,也光芒我的这个时代,有迹象表明,他会永远光芒下去。

太阳的光芒是出自于它的本能。而作者写文章是为了给词以生命。光从语言上以优美,形式上以大气,远离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很难攀上世人仰望的高度的。

“写作不能去迎合所谓的当下,一定要去写相对来说比较有长久性的、恒定的东西,去探讨人的本性,不能跟着时尚走。”麦家这样说。是的,如果一个作家只是跟着时尚走,那是很累的,因为这个世界的节奏很快,世界在快变,市场在快变,读者的胃口也在快变,唯一不变的是对人性的美探求价值,这是最好的写作。

写作是这样,做人也一样。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行事方式是不一样的,不必为迎合某些人而改变自己的方式。只要你的生活和处事方式是正能量的,对社会有益,对国家有益,那你就坚持。从这个意义上讲,“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是最好的人生。

生命从本质而言,跟写作一样,应该是极为孤独的。在日新月异的今天,要想有所成就,必须守得住寂寞,必须退居在繁华之后,必须用遗世而独立的精神状态去守望初心,懂得雅趣和天下观,懂得如何去呵护社会的善良。做一个这样的人,有情怀,很清澈,远远望去,像一叶起航的红船。

在江南的烟雨繁花中,把自己酿成一瓶酒吧,在写作中寻找美好,在不倦中寻找沉淀,便懂得了如何在高处生活。

2

心有千千结

张琼

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萧山区作家协会理事。在《光明日报》《飞天》《青年作家》《青年时代》《散文诗》等发表散文、小说、诗歌数万字。出版上市长篇小说《潮女纪》,散文集《琼音清越》《美女坝》等。

↓↓以下为作家原文↓↓

早在鲁迅时代的作家有“为人生”这样的提法,而且鲁迅在《伤逝》里也说过“爱有所附丽”之类的话,也就是作家的创作必须注重现实。所以,这“为人生”,其实就是“为读者”。读者的喜好决定了作家的某些不同的选择。

让我们一起回望当代文学史,就有了清晰的了解。如,到了一九四九年之后,十七年文学,也是现实主义的延续,更加注重时代性,强调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所以十七年文学承袭了《吕梁英雄传》《小二黑结婚》等解放区文学的传统,也出现了《红岩》《红旗谱》《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等作品,让作家的主体性选择趋于一种新的生活创造,也就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这种“来源”与作家不断深入生活一线有关,而“高于”则是一种强大生活力量主导的、来自现实的艺术建构。这种建构就是作家自身价值观和社会需求所呼应。这显然说明了作家与时代的密切关系。

从新时期文学和后时期文学,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一年为分水岭。众语喧哗的文学时代,涌现出余华、莫言、铁凝、王安忆、残雪、马原、洪峰等一批个性鲜明的作家。这一批作家多半以寻根、反思和探索性为主,他们并非机械地反映生活,却已经在笔下有了自己的遴选,力求写出主客观世界。这也是作家主体性觉醒的一个明证,至少也强调了对读者的一种心灵启蒙。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他寻找的是真理,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和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这是余华在《活着》自序里的原话,我非常喜欢。

而我面对纷纭变化的文学世界,就不期然地有了自己的思考。我在自己的生活世界里有了破茧而出的愿望和想法。比如,我在抒写杭州这个城市时,就有了自己的侧重点,比如我所生活的萧山,这片热土里跳动着时代的脉搏,卡夫卡曾说过,生命就像我们上空无际的苍天,一样的伟大,一样无穷的深邃,我们只能通过“个人的存在”这细狭的锁眼谛视它……

读者心有千千结。作家要突破视野的局限,与千千万万读者有关,也正是屠格涅夫在《猎人笔记》里对各种各样的人物有着他自己的定位,尤其与海明威《老人与海》里圣地亚哥的象征意义。逼近真实的抒写,巨细无遗的表现力,也正是使得作家对生活的思考更加具象化了。所以,才有了卡夫卡《饥饿艺术家》、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等经典名著里的极致表达。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德。读者的喜好让作家有了不同的生活锁眼,而打量到的世界也会迥异不同。

优秀的作品是作家自身心灵的透射,或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狄更斯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其实,也就是作家通过微观抒写来透射出对时代的宏大思考。

3

从心便是最好

郑国芬

笔名若狂,杭州市作协会员。本职医务工作,喜爱写字种花,崇尚一切简单和美的事物。

↓↓ 以下为作家原文 ↓↓

第一次读李娟《我的阿勒泰》,非常稀奇。原来还可以这样写作——毫无保留,不带一丝修饰地,还原自己的原生态生活。而且,我相信,李娟的文字,除了阿勒泰的哈萨克读者,很少会有人和她有同样的体验,跟她产生文字里场景共鸣吧?

后来读二冬的《借山而居》,更是稀奇。整本书,有很大篇幅写的都是和他一起在山里居住的猫狗小动物们。更奇葩的是,他竟然把鸡取名“建国”“凤霞”,把鹅取名“幼婷”,把狗取名“郑佳”……

可是,我每次读这两本书,根本停不下来。

李娟和二冬的文字,活脱脱一幅幅你很爱看的大笑之后会忍不住流眼泪,流泪之后又心里非常温暖熨贴的电影场景。

你被这些纯粹的文字深深打动,无论是李娟笔下的那只小兔子,哈萨克小男孩,还是二冬笔下的那些狗和猫,鸡和鹅,都那么真实得有趣,让人忍俊不禁。

我一直在想,李娟当年写遥远偏僻荒凉的阿勒泰,二冬当年凭着一颗出世心搬去终南山居,写那些和他作伴的鸡和鹅们,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文字,有人要看的吗——这也太生活了吧,一点都没有文学写作的“高度”。

即便是有读者喜欢看,一定是些“没什么思想深度”的阅读者吧!

对于写作,一直怀有一颗敬畏心。

“作家”这个称谓,在我眼里,它跟画家、歌唱家一样,没有深厚专业功底,没有渊博学识铺垫,不能轻易被称呼。

于是,作家应该写的,也必是一些宏大的、主流的,甚至正气飞扬的文字,即便像龙应台《目送》里那样写儿女情长,其间情感也一定得深沉、厚重。

也许这是我以前对作家写文章的看法,就像我以前对美的看法,对教育的孩子,都有一个标准。那个所谓的“标准”,当然不是以自己为主,既是“标准”,一定是要大家认为是好的,喜欢的。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好看、优秀,难道不是自欺欺人吗?

很多年,我一直活在这样的价值观里,所有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达到那样的标准。

然而,很多年以后的有一天,就在我读到李娟和二冬的文字后,我忽然觉得,我是不是应该为自己活一下?就像文字,也应该依自己内心写。

李娟写她和牧民一起居住的荒凉戈壁滩上无法想象的艰难生活,用轻松调侃的笔调,愣是把那些苦难写得云淡风轻。

难道我们不该像李娟那样,用体验式的轻松,以“人生只是一场经历”,去面对生活里的那些苦和痛吗?

如果说我欣赏李娟文字中对生活的乐观,苦而不丧,那我更钦佩二冬带着哲学味的常常被我惊叹为最智慧的那些文字。

透过写山居生活,那些鸡鹅猫狗,看透生活的本质,看穿人的本性。二冬说,“当我意识到一切皆虚无的时候,才慢慢感受到存在——唯有此刻,此刻有光,此刻坐在炉子旁。”

二冬纯粹为自己活,写自己心。他笔下的狗会伤心,公鸡很残忍霸道,三只鹅气质各不相同。

你能说没有读者看吗?

太有了!公众号上每篇上千点击量,留言一长串。

为什么?因为它真。

看似不迎合,完全随心,其实是,真正写进了每一个人的内心。

后来我发现写《西湖时光:遇见24节气》的作家周华诚从媒体辞职后回乡种田,而后陆续写了《下田》《草木滋味》等这些乡下农村生活的书。让我惊诧的是,这些我小时候深恶痛绝的乡下农活,司空见惯的乡村草木,经周华诚深情闲淡的文字描述,读起来竟觉很有味道。

事实上,写乡下那些我再也熟悉不过的青草野花的《草木滋味》里的文字,许多人跟我一样喜欢看呢!

所以,写字如做人,从心便是最好。

4

让“作品”成为“读者”心中的光芒

倪琴琴

宁围初中教师,闲时养花种草,偶尔看书动笔;教书育人糊口,动笔支撑梦想。

↓↓ 以下为作家原文 ↓↓

韩寒曾说:“写作最快乐的事莫过于让作品成为读者心中的光芒。只要你敢,总会有光芒指引你。”如果把我们比作作家,所经历的人生比作生活,那么我们所创造的人生价值就是作品。我们创造的“作品”价值,是鲜妍丰盈,还是晦涩浅陋?是名留青史还是遗臭万年?是“读者”心中的光芒还是眼中的不屑?他们给了我最好的回答。

人生或许有迷茫,有困顿,苏子瞻的一生,无助多于欢乐,灰暗多于阳光。嘉祐元年,19岁的苏轼初次应试,被误认为是欧阳修弟子所作,屈居第二。后遇王安石变法,又因政见不合,从此被迫离京。朝野旧雨凋零,苏轼眼中所见,已不是他二十岁时所见的“平和世界”。自此,他的人生开挂,处处被贬,黄州,惠州,儋州……荒凉之地,到处有他的足迹,“乌台诗案”,苏轼坐牢103天,几次濒临被砍头的境地。在任密州为官期间,他革新除弊,因法便民,颇有政绩。后来被贬杭州,来杭州的第二年率众疏浚西湖,动用民工20余万,开除葑田,恢复旧观,他把挖出的淤泥集中起来,筑成一条纵贯西湖的长堤后人名之曰“苏公堤”,简称“苏堤”。被贬黄州,他又开辟了一片东坡地,自耕自足。儋州流传至今的东坡村、东坡井、东坡田、东坡路、东坡桥、东坡帽等等,表达了人们的缅怀之情,连语言都有一种“东坡话”。“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晚年的他在风雨途中兴至吟唱。一如他的一生,“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好人。”人生风雨如晦,却不能消磨他的乐观,至始至终,他的一生载歌载舞、深得其乐,忧患来临、一笑置之。

如何能把自己活好,活出价值,已是不易。我们终其一生,更多的是芸芸众生的一员。能让人们惦记着,百姓牵挂着,又何其幸福!

在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的朱家地小学,有一名特殊的老师,他叫徐清才,自幼身体重度残疾的他,凭借顽强的毅力和信心,在村级小学的三尺讲台上,默默耕耘奉献着……他瘦小残疾,双脚变形,却用无私的大爱,支撑起一名人民教师光辉的感人形象。在学生老师们的心中,他就是清风徐来的春天,润物无声、甘泽心田;安徽砀山县的农村姑娘李娟,躺在床上,用嘴咬着触控笔做电商,带领全村人脱贫致富;中南大学金展鹏院士,坐在轮椅上,潜心科研20多年,成果享誉国际材料科学界……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铿锵有力的语句再一次震撼了我,他们,是行的高标。生活的价值是什么,是无我,是为人。他们,给社会,给人们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当国家有难的时候,谭嗣同凛然绝笔: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他甘愿用自己的鲜血来唤醒当时的人们,明白变法的好处。鲁迅面对麻木不仁的民众,愤然“弃医从文”,发出呐喊,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呐喊叫醒民众,起来打破这间铁屋子,改变中国社会的黑暗现实。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诞生的消息传到美国后,钱学森与其他爱国科学家一样,克服美国政府的重重阻挠,毅然决然放弃国外高薪和舒适的生活,返回祖国,参与新中国国防及航天工业的建设。

为了人民的幸福,他们殚精竭虑,可以牺牲一切,忘却小我,成就大我,凌云壮志,只为家国情怀。

面对“读者”,我们的“作品”是否进入了他们的法眼?我想,此时此刻,我的心是明朗的。

看完作家大大们的作品

你的心里有没有悄悄膜拜一下呢

反正萧网君是服气的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