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海峰:在华为“折腾”20年

严海峰:在华为“折腾”20年

严海峰(左二)接受记者采访。

人物名片:严海峰,萧山瓜沥人,一枚典型的“学霸”,自1999年北大本科毕业后,一直在华为公司工作,现为软件构架师。

■记者 孟再励 姚潮龙 周颖

蔡敏杰 吴松根 颜杰

车子刚到华为坂田基地D区,就看到一位穿着蓝色T恤、平头中年男人朝我们微笑,这是我们此次采访的主角——严海峰,一位华为软件构架师。

爱笑、健谈,把专业知识讲得通俗易懂,与他交流很轻松很愉悦,严海峰颠覆了我们对IT男的常规认知。更让人产生“颠覆感”的,还有他的故事。

计划待一年,却一干20年

“从小学读到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华为工作。”严海峰认为,个人经历很简单。这轻描淡写的背后,却分明是一个学霸的成长轨迹。

没参加高考直接保送北大物理系。他说,自己从小就非常喜欢理工科,但没经历高考还是有点“小遗憾”。而他的北大生涯,则是从“折腾”开始。

北大期间,由他牵头,带着室友们到中关村买部件,自己动手组装电脑,“单核, 1个G内存硬盘,比市场上买便宜好多”。除本专业,他还“抽空”学了经济学,终以北大双学位顺利毕业。

1999年,华为到北大校招,他抱着“好玩”心态去应聘,没想到被录取了,但华为最初并不在他的计划内。“本科毕业后,打算出国深造,连材料都备齐了。”严海峰说,全家人为此还开了会,整整讨论了一晚上。

家庭会议最终结论是,让严海峰用一年左右时间,先体验下工作的感觉,却不料一直干到现在。“到8月底,我入职刚满20周年。”严海峰总结华为工作感受时认为,这里很纯粹,近一段时间以来,大家情绪也都很稳定,“无论外界如何变化,以不变应万变,努力做好自己的事,这是我的感受。”

卡壳一个月,灵光一闪只需一秒

华为员工总数超过18万,严海峰工号是19511号,处于2万以内,称得上是“华为老人”。但他心态很年轻,好奇心很重,一直在华为不断“折腾”。

干过接入服务器、操作系统、软件构架等,在多个不同岗位锻炼;从南山区深圳科技园到龙岗区华为基地,中途还去华为印度研究所工作了两年半,如今在华为海思半导体公司做语言开源预研项目的严海峰说,搞技术很“烧脑”,但很愉快。

有一年在西安,严海峰带领团队研发一项新产品,却碰到了技术难关。无论如何苦思冥想都无效,整整一个月,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连吃饭时也在思考,但仍没什么进展。

不放弃不退却,这是严海峰的态度。“直到一天深夜,突然灵光一闪,找到了关键,攻破了难题。”严海峰说,当天所有人高兴得像个小孩,手舞足蹈,“这过程,前后也就一秒钟。”

正是这“一秒钟”,让华为这产品取得了技术领先优势,并很快在市场上一炮而红。

严海峰说,他爱技术更爱华为,对华为有深厚感情,“坚守华为,在华为退休是我的心愿。”对家乡,严海峰说,萧山变化太快太大,只要半年没回去,路都不认识。“实体经济是萧山的根,一定要抢抓技术变革浪潮,坚定不移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他建议。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