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APEC发声共话新产业新路径

2019年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于7月21日在杭州召开。论坛汇聚工商界重要力量,围绕“创造新产业繁荣的时代”,探索产业及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与路径。来自世界500强公司、工商界领军企业、高成长性的创新公司,以及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代表、相关政府机构负责人、知名专家学者等出席了本届论坛。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宗馥莉等知名浙商发表了主题演讲,让我们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马云:进一步推动全球化 推动数字经济发展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认为今天的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技术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技术的革命性发展,数字经济的开启,未来的全球化,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这次APEC会议讨论的。这一系列变化会影响未来一百年,影响我们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他发出两个呼吁:进一步推动全球化和推动数字经济发展。

马云说,今天世界上发生的很多问题,不是全球化造成的,而是全球化不完善造成的。贸易战是为昨天而战,我们今天要思考的,不是怎么维护或保护昨天,而是要去赢得明天、创造明天。希望大家一起推动未来的所有年轻人、小企业,推动全球买、全球卖。

马云现场也谈到了数字经济。“过去的人们选择在水边居住,所以人口集聚在水陆交通发达的地方,而未来的人们会选择数据便利的地方居住。”马云认为,未来看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不是看用电量,而是看数据量。

马云还阐述了全球化和数字经济之间的关系,“过去30年,全球化是6万家大企业推动的,未来的全球化,至少应该是6000万家企业来推动的,让广大企业能够受益全球化。过去的贸易是石油推动,未来可能是数据驱动……我们要让全球化变得更加普惠,让更多企业受益,鼓励帮助更多企业参与全球竞争。”

宗庆后:积极拥抱技术变革

会上,74岁的宗庆后站在演讲台,分享了一件他到现在都记得的“小事”:

90年代中期,娃哈哈花巨资引进当时世界一流的瓶装水生产线生产“娃哈哈纯净水”,因为没有自己的技术,当时进口生产线从安装、调试全部要依赖国外设备制造厂家。

“我们遇到设备故障自己根本没法解决,连个生产线上的电脑显示屏都打不开。同时模具、备件也全部需要进口,不仅成本高、而且采购周期长。”

作为娃哈哈大家长,宗庆后当即下决心建立自己的产业技术队伍、成立自己的模具制造公司。后来基于模具公司,成立前期模具中心,随后又发展成精密制造公司。

这30多年来,宗庆后深知技术创新在企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亦深深体会到技术落后企业发展就要受制于人的苦衷,所以他一直在带领团队拥抱前沿技术。

娃哈哈也因此经历了从手工生产到半自动生产、全自动、智能化,不断拥抱新技术、进行技术创新与改进的过程。

而除了生产端外,娃哈哈还对产品、管理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技术探索,铸就了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

随着新产业时代的到来,宗庆后认为,企业要继续积极地拥抱技术变革,从速度规模型转向质量效益型发展,从“量变”转向“质变”,才能在市场中获得持续发展、立于不败之地。

此番演讲,他分享了娃哈哈未来三个战略升级方向:实施“大健康”战略、积极开展智能+、与人工智能结合发展等。这些都离不开技术。

其中在人工智能方面,宗庆后提出,无论是在消费者数据分析与需求挖掘,借用大数据进行消费偏好分析,精准定位客户人群,从而协助设计人员完成产品的设计。

宗庆后表示,未来饮料行业,将重点关注产品的个性化问题,具有人工智能属性的设备与产品,使客户获得最佳体验。

“例如,当消费者在购买饮料时,可以根据消费者的健康数据、消费偏好等提供饮用建议;在饮料包装上,借助图像识别技术,可以验证购买行为,实现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互动。”

宗馥莉:框架和数据缺一不可

2019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宗馥莉分享了新产业革命的观点,她认为数据固然是重要的生产资料,但并不是决定性的,同样重要的还有框架。数据与框架辩证统一,二者缺一不可。

作为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宗馥莉近几年一直在践行产业化转型,已将宏胜打造成一个食品饮料全产业链专家,贡献了娃哈哈集团近1/3的营收。去年兼任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之后,宗馥莉着手实施年轻化品牌战略,比如推出哈宝乐园半年时间里已经突破了百万注册用户,日均活动粉丝3万以上。

此番演讲,宗馥莉认为产业变迁首先是生产资料了改变,从过去工业革命的煤炭、石油、电力,变成了现在的数据。当数据成为主要生产资料,数字化也开始穿透企业的边界,各产业之间趋向融合。

对比当下主流的趋势,是弱化框架,强化数据。数据的确是时代产物,大家都在追求数据,对这个东西有点痴迷,没有注意这个世界的基础,没有注意看世界得有一个框架。

宗馥莉却认为代和数据同样重要的还有框架,“框架其实是我们对事物的解释和思考的结构,类似于战略,但又比战略的范畴更广”。

查理芒格说,“我所见过的一些最糟糕的商业决策都是通过详细分析得出的。高等数学是精密的错觉。”查理芒格并不是批判数据本身,而是批判纯数据逻辑。在使用数据逻辑之前,还得有个底层逻辑,也就是战略框架。

尤其是随着产业矛盾结构发生结构性改变,市场对搭建全新产业框架的诉求也日趋紧迫。但就目前而言,各行各业主要缺框架,缺框架型人才,如果没有框架型人才,拿过来的数据大部分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在产业时代,数据滞后而且变化多端,统计学上,随着消费者越来越个性,消费需求的正态分布正日趋扁平化,规模化企业不能一刀切。消费需求也呈长尾分布,再小众的产品也有市场。

“工业时代在于满足需求,产业时代在于创造需求。”宗馥莉说,消费数据的滞后和剧变以及与难以捉摸,倒逼有远见的企业走在数据之前,去搭建全新的框架。

宗馥莉表示,数据不是目的,数字化也只是一种工具,企业不能为了上这辆车而上车。如何借助和框架的有机结合,更好地实现产业消费者价值,才是企业的核心诉求。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