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南 看临浦

为转型升级腾挪空间 为数字经济“无中生有”

◎张留 缪妙 蔡卡特

全国创业创新活动周落地杭州之际,萧山自找短板谋变图强的讨论,仍在1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继续。

位于杭州城南的临浦镇,感受到的冲击尤为猛烈——

曾经的临浦,经济体量多年来位居萧山南片第一,诞生了永翔、三弘、悍马等萧山百强企业。但随着“两链”风险的爆发,加上创业创新乏力、企业经营不善等原因,一些大企业相继破产倒闭,临浦一度陷入“失速的烦恼”。

萧山区委主要负责人调研临浦时强调,“临浦是萧山南翼的核心”。

解放思想不停步,奔竞不息再赶超。从坐不住了到迎头而上,临浦究竟如何重构发展之路?

编者按

近日,上级媒体纷纷把镜头向杭州南部的临浦镇聚焦。浙江日报刊登《杭州南 看临浦:为转型升级腾挪空间 为数字经济“无中生有”》一文,介绍了在萧山自找短板谋变图强浪潮中,临浦如何解放思想,重构发展之路。杭州日报则聚焦临浦智慧城市建设和基层治理,在5版头条刊登《临浦“平安钉”真管用!》一文,着重介绍了临浦在平安建设中的创新举措。

今天,我们转载刊登这两篇文章,再次感受临浦建设现代化一流小城市的决心、信心和用心。

杭州南 看临浦

发展之辩

“C位”,坐还是不坐?

去年11月,萧山发起新一轮解放思想大讨论。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认为,萧山自我揭短之刻骨、谋变图新之迫切,这样的自省,让人印象深刻。

“萧山‘成长的烦恼’,也是临浦近年发展变缓的症结所在。”这位负责人说,与萧山一样,临浦的发展经历过高光时刻,甚至被打上“萧山南片中心”的标签。

在萧山南部交通较为单一的年代,临浦不仅拥有浦阳江码头、火车站,03省道更是穿临浦而过,临浦成为南部一些镇街前往萧山、杭州主城区乃至浙北地区的必由之路。

萧山区委主要负责人在调研临浦时就曾表示,从萧山看南部,它是末端。从浙江看南部,它在中心。正是基于优越的区域位置,临浦成为省市区三级中心镇和萧山南翼的核心。这不仅体现了临浦在萧山乃至全市全省的重要地位,更承载着萧山人对临浦的特殊情感。

但是,随着水路运输的衰落、辖区内铁路的沉寂,以及时代高架等南北通道的开工建设,临浦交通的中心地位不复存在。在新一轮创业创新大潮中,临浦南部重镇的优势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就已经在渐渐丧失。

更令人担忧的是,产业上的短板,也已经显露无遗。

临浦镇政府主要负责人讲述了两个故事。

其一是关于企业。临浦一些产能萎缩的企业,为了获取租金收益,私自将部分厂房出租给第三方,给临浦全镇带来资源未被有效利用等问题。

其二是关于园区。横一村内一个村级工业园区,分布着10多家小型企业,这些企业有的不符合产业导向、严重影响环境,有的贡献的税收为零,丧失了社会效益。

这两个故事,分别代表着临浦面临的两个问题:存量厂房缺乏规划、工业园区亟待改造,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亩产效益低下。目前,临浦的亩产效益仅10万元左右,与之并存的是产业层次较低、没有龙头企业和发展新兴产业的平台、缺乏新的经济投资和增长点、经济发展后劲不足等问题。

接踵而至的烦恼,让临浦人意识到,坐不坐“C位”,变得紧迫了起来。他们辩证地讨论着这个问题——

坐,并不代表着贪慕核心地位的虚荣,而是要发扬“勇立潮头、奔竞不息”的精神,率先抢抓发展机遇、走出路径依赖,通过实实在在的办法,走出发展的泥沼。

不坐,也并不代表不要发展,而是要放低姿态,以开放的胸怀,融入萧山、杭州,乃至大都市区、大湾区和长三角,从而承接溢出效应,做到“美美与共”。

“在临浦发展的关键期、窗口期,我们要做的,就是辩证地看待‘核心’的地位,对标找差距,争先进位。要让机遇成为新一轮赶超发展的不竭动力。”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说,临浦必须树立更高的站位、更新的理念、更远的目标,融入杭州三江融合、拥江发展,乃至长三角一体化,分享创业创新的时代红利。

赶超之法

激活动能,重构临浦发展路径

今年一季度,临浦工业投资完成8166万元,这令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增强了信心和底气。

“今天的投入就是明天的产出。”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说,“较快增长的工业投资,不仅代表企业家对临浦有信心了,还意味着临浦今后的增长可持续。”

信心因何而来?

新一轮解放思想大讨论发起后,临浦召开了工业经济座谈会,提出了“亩产论英雄”的导向,既释放出了“低亩产必将被淘汰”的信号,也为临浦解决存量厂房缺乏规划、工业园区亟待改造等问题,提供了路线指导。

从优劣转换的角度看,这种淘汰机制的确立并非坏事,最直接的效果便是为优质企业和项目的发展腾出空间。

一批存量房再利用项目上马:利用原春兰电器厂房,引进了农产品冷链服务平台的富欧控投集团和天下农仓项目;依托浙能集团萧山电厂300亩存量工业用地的盘活,规划新能源小镇……

截至目前,临浦利用风险处置、土地效益评价等倒逼机制,盘活存量土地1152亩、存量厂房63万平方米,用于镇内企业发展壮大和优质企业招引,大天数控、卓尚环保、戴宏机械等26家企业全面投产。

临浦工业园区的改造提升,也遵循“破”“立”并举的辩证法,找到了改造提升的途径。

“破”低散乱——横一村工业园区内存在十多家企业,有的将被淘汰、有的将被整合。通过横一村工业园区这只“麻雀”,临浦将以点带面,推进全镇村级工业园区的退出复耕工作。

“立”新动能——03省道东复线和杭金衢高速公路临浦连接线两侧,是规划面积6760亩的临浦镇工业园,这个曾被评为杭州市先进工业功能区的产业园区,属于萧山6个产业社区之一,正在依托原有产业基础,建设杭州精密制造产业园。

这种建立在雄厚实体基础上的转型升级,被临浦的决策者视为临浦乃至萧山赶超跨越发展、聚力数字经济的独特优势。

处在产业转型升级关键时期的临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数字经济的支撑。临浦也必须拥抱新技术、新模式,把最好的空间留给数字经济。

“我们正在做好‘无中生有’的文章,通过布局数字经济发展新平台,重点谋划杭州精密制造产业园、杭州南部健康产业园、杭州数字科技产业园、杭州新能源产业园等产业平台,打造数字经济腾飞的临浦样本。”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说。

今年1月8日,临浦在萧山全区所有镇街中,率先召开数字经济发展大会暨数字经济项目签约仪式,海康威视、浙江便农科技植入式现代餐饮智能终端设备项目等6个数字项目签约,目前已有5个项目落户实施,预计可实现产值15亿元以上。

中心之路

在杭州南,造一座城

数字经济的生根发芽,让临浦生发了无限可能。

临浦招引而来的互联网企业西游科技,正在研发智能小红车,研发成功后将在临浦率先落地。借助于丰富的信息手段,临浦正在打造一个停车系统,计划接入镇域内所有车位,不仅能够实现先停车后付费,还能提高车位利用率。

这些原本是城里老百姓和管理者才需要“操心”的事情,成为了临浦老百姓的生活之需、决策者的服务之需。

两种需求的诞生,源自于临浦镇不是狭义上的镇,她是一座小城市。作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比赛场馆的一个所在地,作为浙江省首批小城市培育试点,临浦完善城市功能势在必行。

“我们定下了‘产业强镇、环境立镇、文化兴镇’三大战略,力争打造成产城融合的现代化一流小城市。这是我们提升核心作用,增强辐射带动力,融入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径。”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说。

产业强镇战略,其中一个导向是加快产城融合。

临浦正在进行的工业园区改造,计划引入第三方投资机构。如果有1000亩土地,将引导机构按合理比例规划厂房、配套设施等,这种新兴产业和城市配套融合的模式,将打开临浦人才引流的“阀门”。目前,临浦外来人口有4万多人,预计几年之后,随着产城融合加速,临浦外来人口将翻一倍。

临浦其实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城市形态。

萧山50多家区级以上部门在临浦设立分支机构或办事机构,13家银行在临浦设立支行,临浦还拥有IMAX国际影院、星巴克咖啡、肯德基汽车穿梭餐厅等项目,看电影、逛商场、喝咖啡,已经成为南片年轻人的集聚地。

在教育医疗、基层治理等领域,临浦这座小城还在探索更多可能。

城市数字化是萧山发展数字经济的路径之一。今年,临浦在治安情况相对复杂的通二村,先行试点智慧基层治理平台——平安钉工程,推行“村民诉求通过钉钉群直接上报,村干部线下及时处理,过程结果全程监督”的处置模式。

临浦镇政府主要负责人介绍,通过平安钉工程,临浦将努力走出一条以智慧治理带动德治、法治、自治四治融合的新路子。目前,临浦全镇34个村、社区已经完成17263户的“钉钉”安装,安装率为97%以上,用户活跃度96.4%。

文化兴镇,拼上临浦现代化一流小城市建设最后一块版图。

临浦历史悠久,文化底蕴积淀深厚,是吴越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享有“千年古镇”“小上海”等美誉。

“寄予城市乡愁的山阴老街,分布在境内的西施古迹遗迹、蔡东藩故居,是临浦文化兴盛深厚的基础。”临浦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说,文化是临浦的立身之魂,绝不能丢,但也绝不能急,“我们将以‘功成不必在我,成功路上必定有我’的斗志,挖掘临浦文化,让临浦不仅城市美,更具文化美”。

虽然赶超发展路长且艰,但临浦已经出发。

今年一季度传来好消息:临浦各项经济指标全面飘红。不过,数据面前,临浦人还是认为,“这只是缓过来了”“只是恢复性增长”。他们觉得,赶超跨越发展,还有很多难关需要攻克,临浦前路正长。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