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一企业老板“跑路” 涉民间借贷或上亿

萧山一企业老板“跑路” 涉民间借贷或上亿

该公司生产的网红产品——曲奇饼干,在市场上深受消费者青睐

萧山一企业老板“跑路” 涉民间借贷或上亿

2018年该公司中秋月饼宣传图

■记者 王建平 实习生 陆鑫亿

5月24日深夜,微信朋友圈里炸开了锅:萧山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何某“跑路”了。

该公司坐落在杭州市萧山区临浦镇工业区内,曾经是江浙地区有一定影响的食品企业,生产的月饼、饼干、糕点等休闲食品,以独特的风味受到市场追捧与青睐。2011年,系列月饼获“中国名饼”称号。2010年和2012年,公司分别获得全国烘焙职业技能竞赛团体赛金奖、浙商最具投资价值企业等荣誉称号。去年,公司实际销售额约6000万元。近年来,公司积极谋划在新三板上市。外界难以想象,一家销售节节攀升、生产红红火火的企业,为什么会突然“趴下”?

记者近日来到该厂区,只见董事长办公室、生产车间、仓储车间已被萧山警方查封。生产线完全停工,厂区内门庭冷落,与过去繁忙热闹的场景大相径庭。

老板失联及其原因推测

5月20日,该公司总经理洪某等人在地处滨江区的杭州市税务稽查部门等待老板何某的到来。因为公司涉嫌税务违法,税务部门正在约谈高官。

“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他,他答应马上过来。”一位知情人说。但何声称要去广东融资,最终并未现身。

此前一天上午,他还在公司与管理层一起讨论事务。据参与者回忆,当时公司管理层提出成立一个生产经营管理小组,由新来的总经理洪某任组长,要求董事长“放权”。何表示同意。从这天起,何再没有在公司出现过。

何是福建福清市人,身材高大,常常西装革履,笑容可掬,给人以诚实、认真的印象。他来到杭州市萧山区临浦镇投资创业,至今已有13年。提起他“跑路”,许多人连说:“怎么也想不到。”

此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何本人也没有任何异常迹象。事发前一周的5月17日,某合作品牌商还特地跑来公司,何亲自与对方商谈代加工10万至15万盒饼干的事宜。何平时十分敬业,常常加班到晚上十点甚至更晚才离开。

据接近何的内部人士分析,“跑路事件”或许与几个因素有关:

一是管理能力差。内部管理层人士认为,何本人难以胜任管理者与决策者的角色,公司内人浮于事情况突出,原料采购渠道复杂,采购成本与人力成本高,生产与管理效率低。同时,产品成本控制、核算存在较多问题,经常发生销售价低于成本价的情况,导致某些产品销售越多亏损越多。

二是资金链紧张。因为何是外地人,从银行正常贷款有点难。除了靠自己或近亲的房产作抵押获得800多万元银行贷款之外,基本无法得到更多的金融支持。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设备投入,不得不向亲朋好友与民间借贷,利息普遍在10%至12%左右。前几年,因为想上“新三板”解决企业融资问题,除支付券商150万元顾问费之外,又补缴约数百万元税款,却迟迟没有获批,损失较大。5月7日,因公司对外担保引发平安银行提起代偿诉讼案后,需要代偿300万元,进一步加剧了资金矛盾。

三是受到政府部门重大处罚。公司安全生产意识低、税务不合规,从而导致巨额损失。据传,有人举报公司存在偷税漏税情况,涉及补税加罚款可能高达千万元之巨。另外,由于公司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受到安监部门处罚46万元。

“众多的压力叠加在一起,使老板喘不过气来。尤其是税务事件的发生,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压抑已久的危机出现总爆发。”公司一位管理者表示。

谈到对何的印象,公司管理人员普遍认为,他为人不错,但做事“太武断,听不进不同意见”。

股东、投资者、供应商面临巨额损失

以“诚信、勤敏、谦学、坚毅”为企业精神的这家公司,获得过杭州市福建商会“诚信企业”的称号,其老板突然失联失信,着实令各方感到吃惊,引发连锁反应。

众多员工率先跑到镇政府、区政府信访部门讨薪,并强行变卖、贱卖库存兑现。随后,来自内蒙古、辽宁、浙江等各地的原料供应商、合作伙伴、投资者,陆续赶到企业索债,并向萧山警方报案。

公司现任主要负责人洪某称,目前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名义的负债,“保守估计超过8000万元,实际可能达到一个亿。具体尚在进一步核实中”。据了解,洪某为职业经理人,刚于今年5月到任,行使总经理职权。

据知情者提供的材料,目前公司拖欠全国各地供应商的订货款及原材料款约1500万元,银行及小贷公司贷款约1300万元,股东投资款约1000万元,萧山及福建当地的民间借款约3500万元,有关商会会员单位的借款千万元,拖欠员工工资款约120万元。另外,还有厂内的员工投资款。房东也借贷给公司600万元。其中有位在公司干了十多年的清洁工阿姨失声痛哭,“我把汗水与积蓄都给了公司,现在叫我怎么过日子?”

萧山某协会的负责人同样感到痛心。协会曾积极帮助该公司开拓市场,既发动会员企业订购月饼等产品,又每年主动联系城管与商业城管委会,协助该公司在市场旺季组织现场销售。很多会员还以个人名义投资于公司。就在上个月,何还专门跑到协会,希望帮助融资800万元左右。

“公司严重资不抵债。”公司主要负责人说。经初步了解,公司的厂房是租赁的,生产线已经抵押,空调和电线也被抵押,商标被质押。尚存的原料、成品、模具被员工贱卖或遭污染,几乎全损。公司账户内只有10余万元现金。

跑路事件发生后,何某在老家的新建房屋被债权人贴上封条。

市场监管部门的登记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20日,注册地临浦镇通一村,注册资本2400万元,实缴资本1337.28万元,法定代表人何某,持股比例为55.72%,其他自然人小股东20多个。目前,萧山警方已经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展开侦查。

破产清算还是重组自救?

当前,企业处于生死边缘的十字路口。

眼看市场旺季即将到来,管理团队认为,该公司的品牌价值依然存在,管理、销售骨干愿意留下来,供应商、经销商愿意支持,他们希望在政府的帮助下,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管理团队建议,由当地政府部门主导,负责公司危机解决和生产重组工作,并明晰原来的债权债务关系。

同时,由企业管理团队对外寻找意向投资人,迅速注册一家新公司。该公司的债权债务、罚款、税款等,由原公司承担,与新公司无关。

新组建的公司将在吸收原公司的优质资源基础上,购买其品牌使用权,并尽快开展生产。

“当前供应商、债权人、股东普遍还是支持生产自救的。”该负责人说,“因为一旦公司关门,他们基本没有任何利益保障。如果企业生产趋于正常,今后或许多少能挽回一点损失。”

他们预计,如果新公司顺利投产,4个月后经营将达到盈亏平衡点,2019年底或将盈利100万元;2020年争取实现销售额9000万元,净利润1350万元。

“有家电商看中我们的四个单品,仅今年订购额估计达到1000万元。”一位管理者对销售前景表示乐观。

6月4日,记者在临浦的厂区,见到两位投资意向人正在与公司洽谈合作的可能性。据了解,意向人是萧山瓜沥人,从事食品行业30多年,经营管理经验丰富。另外,杭州也有两位投资意向者正在与公司现团队保持接洽。

“如果重新恢复生产,必须短期内尽快上马。目前供应商、经销商信心尚在,否则,就来不及了。”管理团队人员焦虑地表示。他们期待着这家公司能够重新站立起来,也希望公司老板何某勇于担当、扛起责任,面对并妥善处理所有应该承担的问题。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