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潭故事集 讲述欢潭光阴故事

田何兴是土生土长的进化欢潭人,这几天,他和新成立的编写小组一起筹划着要出一本关于欢潭历史故事的书。“这个想法早就有了,欢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朝,岳飞饮潭水而欢的传说远近闻名,但是欢潭的历史还远不止这些,作为欢潭人,我希望把欢潭的故事整理成册,留给后人。”田何兴说。

田何兴手边有几本书,《天乐志》《萧山县志》《田氏家谱》等等,都是翻烂了的,但凡是找得到一点与欢潭相关的材料,田何兴都乐于钻研,企图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理清属于欢潭的脉络。

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参天之木,必有其根。那些湮没在光阴里的故事,不仅会告诉我们“从哪儿来”,其中传承的先人智慧、伦理准则,或许也是我们解决当下问题、探寻未来之路的钥匙。

在欢潭的故事中,“守望相助、耕读传家、为学至勤、为富有道、为穷有志”的家训是贯穿始终的,这个藏身于进化的村庄,看似普通,却飞出了不少“金凤凰”,135位朝廷命官从这里走出,其中有9位还是进士出身。这是文化的力量,也是欢潭的魂。

田何兴的文化寻根之旅,也不单是查阅古籍,只做文字功夫。欢潭村口,有11棵近千年的古樟,村中有老洋房、务本堂、二桥书屋等多处省市级文保单位,千余米的明清老街,古墙门、古井、古弄、古寺、古庙散布全村各处。这些都是无声的历史,为了收集素材,田何兴与村里人交谈,用脚步丈量欢潭的每一处,一点点填充进这本即将面世的欢潭故事集。

欢潭的宗祠名为大司空家庙,俗称“总祠堂”,堂号“荆茂堂”。“这里头饱含了祖先的期待,”田何兴说,“紫荆本生枝,枝生叶,叶生花,枝枝叶叶相连,所以才能繁茂。祖先将祠堂取名‘荆茂’,是要告诉我们一定要和衷共济,同心同德。”这一深意影响的不仅仅是田姓后人,也告诉其他姓氏的村民,要敦亲睦邻,同治共享。田何兴觉得,这也许是欢潭村能够富庶一方却又民风淳朴的关键。

同治共享的理念后来衍生出“五义”,即“义仓”“义学”“义诊”“义渡”“义葬”,一代代流传,到如今,已成为融于欢潭骨血的一部分。

“今天,我们将利益看得很重,好像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少了一点什么。”田何兴说,“把祖先的处世之道告诉后人,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是一件好事。”

2017年,欢潭列入浙江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时隔百年,欢潭的古迹迎来了重新修缮的机会,前有老洋房、大司空家庙,后有务本堂、二桥书屋,整个村庄得到了令人欣喜的改变。不变的是根植于欢潭的精神,在建设美丽乡村示范村的过程中,以义为先的风气依然引领着欢潭人不断前进。(记者 王艺霖 通讯员 张帆)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