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镇街 >

钱吾方:小小棕刷蕴含高手艺

钱吾方现场演示棕刷的制作过程

对古籍修复师、裱画师等专业人士而言,一把好的棕刷,就如同一件有着神奇魔力的宝贝。正因这件“宝贝”,西泠印社裱画大师钱立新与手艺人钱吾方有了紧密联系。虽然同为浦阳镇尖山村人,但彼此天各一方,有“江南第一裱”之称的钱立新,为何能结缘比其小20岁的钱吾方?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14岁的钱吾方就开始跟着师傅四周游走,学做蓑衣、棕板床,经过10多年的历练,手艺自然了得,成为当地及周边地区村民家的“座上客”。有一次,他去山后头自然村钱立新的亲戚家干活,对方问他会不会做棕刷。“东西拿来给我看下,只要有样子,我就能学着做。”对于钱吾方的自信,对方起初有些怀疑,可是看到他做出来的棕刷,几乎跟样品没有区别,不由得喜出望外。

经过裱画大师钱立新的亲自试验,确定这把棕刷正是他要寻找的。从此以后,钱吾方的名声渐渐打开,找他做棕刷的人络绎不绝。“机器裱出来的字画,翻新修补不方便,所以许多裱画师,都经常到我这里来买棕刷。你看这些名片,还有这些发货单,全国各地都有呢!”果然,在两叠厚厚的发货单里,我们看见了不少高大上的地址,例如北京国家图书馆、故宫、上海图书馆等。再看名片,西泠印社篆刻创作研究室主任余正、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副教授王超也赫然在目。

“发货单楼上还有很多,你们看到的只是最近的一部分。”问及钱吾方的产量,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质量好的棕刷每年能做1000多把,平均一天半做一把。“有家图书馆曾经也问过同样的问题,说我有多少产量,他们全要了。考虑到很多老客户的需求,我没有答应。”

钱吾方的家在下山俞自然村,一楼客厅就是他制作棕刷的场所,地上堆放着不少还未处理的棕榈丝。由于天气太热,今年67岁的他感觉身体吃不消,所以眼下只在早晨和傍晚干活。“棕刷的制作从编绳到包扎,有二十道工序,现在会做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钱吾方现场演示了其中的几道工序。看似简单的打棕绳,他双手配合自如,几乎不用眼睛看,“想要学好打棕绳,至少需要2个月时间。”我们试了试,确实感到力不从心。

从28岁开始学会做棕刷,钱吾方已经做了将近40年。他做的棕刷,不光光是裱画、修复古籍用的,还有专门给雕刻师用的。“你看这几个圆柱形的棕刷,它们叫‘棕老虎’,有种刻印刻好,用‘棕老虎’擦了以后,就能把刻松的地方全部擦掉。”(记者 童志辉 通讯员 黄俊男)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