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新闻 >

糊涂!90岁大伯公园里和陌生女人聊1小时借出4万

老伴说,这钱怕是要不回来了

昨天10:29,张阿姨来电:我家老头92岁了,今年三月,就在葵巷横河公园这里,一个女的向他借钱。这个女的50多岁,有借条的,借条上写着四万,实际上是借了四万多。

现在我们让她还钱,她说没钱。她是临安人,在杭州有房子住。找到她女儿,女儿说她老妈是骗子,叫我们赶快报警。那个女的经常在各个舞场跳舞。

我79岁,那时候我在住院,工资卡就放在老头子那里,老头子92岁糊里糊涂的。我的意思是,家属要把老人管牢,不然辛苦一辈子,钱都被骗走了,哪天生个病怎么办啊。我们的钱估计是要不回来了,给别人一个警示。

张阿姨是北方人,她老头姓刘,是杭州人。老两口目前住在大学路新村,住30多年了,附近的横河公园走走过去三五分钟就到。刘大伯就是在这个公园,借给一个陌生女人四万多块钱。

昨天中午,刘大伯在家光着膀子,看上去很健壮,他拍胸脯说:“我心脏动了七次大刀,插了三根管……退休工资4000多元……”

 昨天,92岁的刘大伯在家里光着膀子。 

昨天,92岁的刘大伯在家里光着膀子。

张阿姨打断他,让他赶紧说借钱的经历。刘大伯努力回忆起来——

3月,我在公园里坐下,我一个人,凳子好坐3个人。她(借钱的女人)坐过来了,开始聊天。她不说自己穷,说自己很富,做生意的,别人欠了她十多万块钱没还。她呢又欠了别人的钱,没钱还,说自己无路可走了,边说边眼泪汪汪。她拉住我说,大哥,借我点钱,我一定还你的。她给我写了个借条。这时聊了一个多钟头了。

我看她可怜得很,就答应了。她先跟我到家里拿了一千块钱,然后又去银行拿了三次钱,总共四万多块钱。

后来我脑子有点清醒了,让她还钱。打电话不理我。她在借条上有写住址的,我找上门去,她没住在里面,开门的人是个年轻女子,说是她女儿。

她女儿说,她老妈是个骗子,叫我赶紧报警。还说连女儿的钱都骗的,母女现在没有来往了。她女儿最后说,老爷爷你年纪大了,好好养养身体吧,这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张阿姨对刘大伯很无语,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骗了,她扳起指头数落老头子——

有一年,他走在路上,一个小伙子拍他肩膀,“大伯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谁谁谁啊!”小伙看他一个人,“下次有困难打我电话……大伯你钱放在哪里,一个人走路要注意安全啊!”他拍拍口袋说放在这里,小伙把手伸进他口袋说:“放这里不安全,我爸也被骗了。”小伙很快走了,他摸摸口袋,五百块钱没了。

有一次,一个开汽车的人叫住他,说大伯你到车里坐坐,凉快点。他上车了。开汽车的人跟他聊天,说自己单位经常开会发西装,然后上楼拿了一套下来送给他,他贪小便宜,拿了。过了一会儿,开汽车的人说,大伯驾驶员那么辛苦,你是不是表示一下,他掏出一百元,那人又说一百元能干吗呀……最后掏了一千元。

这次一口气借给陌生女人四万多块,创了刘大伯的纪录。

张阿姨起初不知情。有一天她去公园锻炼,感觉心发慌得很,便早回家。家里老头子正给侄女打电话,她靠近听了一下,才知道有这么个事。

张阿姨督促刘大伯赶紧把钱要回来,直接找她要不回,便报了警。又递交材料到上城区法院,“估计要不回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张阿姨叹气。

张阿姨出示借条,上面写了借款人姓施,借款时间为今年6月10日(实际为3月),写明三个月还清。

施某1964年生,临安户籍。她给大伯留了手机号码,记者拨打过去,通了,但很快被挂断,随后多次拨打未接。

施某也留了住址:江干区双菱新村某幢。昨日下午,记者敲门良久无人开门,只听见里面狗在狂叫。社区工作人员说,该房屋登记为出租房。(文中张阿姨刘大伯均为化名)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