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新闻 >

村上春树又双叒一次陪跑!诺贝尔文学奖杀出个“黑马作家”,相比写作,他最爱的其实是……

北京时间昨晚7点,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揭晓。不是村上春树,而是石黑一雄!对,这是一个日本名字,但他是英国人!

有人借此调侃诺奖“万年陪跑王”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下村上春树彻底没希望了。”

诺奖官网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石黑一雄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展现了一道深渊。”

作品被译成27种文字

却自嘲“不知家在何处”

石黑一雄,日裔英国小说家,1954年出生于日本长崎,5岁随家人移居英国,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35岁的时候,石黑一雄凭《长日留痕》一书摘得英国“布克奖”,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虽然自己的作品被翻译成27种文字在全世界流传,但石黑一雄自嘲是“一个不知家在何处的作家”。他并不强调自己的亚裔身份,但文字中却有一种独特的细腻含蓄与内敛美感。

在中国,石黑一雄的知名度并不算高。他的最新一部长篇小说《被掩埋的巨人》,去年宣布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时,很多人还对这个名字表示茫然。但不得不说,《被掩埋的巨人》在英国出版的时候堪称2015年国际文学界的一个大事件。

石黑一雄进军奇幻界——这条爆炸性的消息,在两年前的英语文坛掀起了轩然大波。《泰晤士报》《卫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等各大英美重量级媒体分别在第一时间刊发了热情洋溢的书评。当年3月正式出版后,连续三周占据北美亚马逊官网历史小说类图书销售榜头筹。《被掩埋的巨人》目前已被斯科特·鲁丁制片公司买下电影改编权。斯科特·鲁丁这家公司在过去几年里曾经出品了多部巨片,包括2011年的《龙纹身的女孩》、2014年的《布达佩斯大饭店》、2015年的《斯蒂夫·乔布斯》等。

实际上,石黑一雄无论旧的,还是新出炉的作品已基本都被译介进国内。从2002年起,译林出版社就陆续出版过他的《上海孤儿》《长日留痕》《别让我走》。这两年,石黑一雄的国内版权已经全部转到上海译文出版社。其中,《上海孤儿》是以1937年被日军包围的中国上海为背景的一部小说。

创作题材跨越性大

既能写科幻也能写奇幻

昨晚,致电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她说石黑一雄获诺奖并不意外:“石黑一雄成名很早,他属于在文学史上已经定性的人物。作品不算多,但每一部都很有趣。从出版社的角度看,是个足够分量和非常重要的作家。所以我们才会不惜把他的所有作品版权都引进。”目前,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石黑一雄的作品有《被掩埋的巨人》《无可慰藉》《远山淡影》《浮世画家》《小夜曲》一共五部,其余石黑一雄的作品还在翻译中,将会陆续面世。

黄昱宁说,石黑一雄创作题材跨度很大,既能写科幻也能写奇幻,题材跳跃但都非常有趣。黄昱宁口中的“有趣”,是指石黑一雄在写作题材上一次次极大地挑战自己,他的主题总是无比跳跃、捉摸不透,既写得了科幻,也能轻松驾驭奇幻。比如1989年出版的《长日留痕》,讲述了一位英国管家在二战后回忆自己在战时的职责与恋情;1995年的《无可慰藉》,追随一位知名钢琴家在欧洲小镇进行演出的诡谲经历;5年后的《上海孤儿》书如其名,讲述一名英国侦探调查在上海度过的童年发生的一场疑案;2005年的科幻小说《别让我走》一个培养克隆人的教育机构里少男少女追寻身世之谜的故事;而2005年带有奇幻性质的小说《被掩埋的巨人》则以中世纪的英国平原为背景,不列颠人和撒克逊人兵戈相向的动荡关头,讲述了堪比《冰与火之歌》的精灵与巨龙之间的奇幻故事。

作品不多 每一部也不长

但全都堪称经典

浙江大学外语学院教授、浙大翻译学研究所所长郭国良就是石黑一雄的国内译者之一,2012年他和另一位译者李杨一起,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翻译了石黑一雄的作品《无可慰藉》,这本书在2013年出版。

第一时间拨通郭教授的电话,正在参加婚礼喝喜酒的他,听到石黑一雄摘得诺奖的消息,立马兴奋起来:“啊,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石黑一雄是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我白天还在关注诺奖,猜今年会是谁呢?晚上忙着喝喜酒,不小心错过了。”郭国良在电话那头,一连用了两个“太好了”。

“简直是黑马!这些天的赔率表上,石黑一雄一直排在很后头,谁会猜到是他呢。”郭国良说,在他的外国文学课堂上,如果要向学生介绍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是永远绕不过去的一位,“虽然从近几年的(诺奖赔率)榜单上看,石黑一雄老是垫底,这次获奖属于黑马型,但他的作品真的非常棒。从文学性上来讲,石黑一雄拿诺奖,无可争议,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他不是高产作家,作品不多,每一部也不长,但全都堪称经典。”

郭国良说,他虽然翻译的是石黑一雄所有作品里最长的一部《无可慰藉》,不过自己最推崇的还是他拿下布克奖的那部《长日留痕》:“我通常会推荐学生先去阅读石黑一雄的这部作品。他属于国际型作家吧,视野很广,作品中又有着非常典型的东方文化元素。这算是比较讨巧的方式吧,既赢得了英语世界的读者,又讨好了日本读者,是个在写作上极有雄心的作家。”

《长日留痕》电影版,艾玛·汤普森和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

两人分别提名当年奥斯卡最佳男女主角奖,电影共获得8项奥斯卡提名。

石黑一雄是谁?

5岁移居英国 日语“很差劲”

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出生在日本长崎,不过,他只在那里生活了五年多。

5岁那年,他跟随父母移居英国,居住在伦敦附近的一个小镇吉尔福德。那次迁居,他们全家都视为只是一次短暂的旅居,于是出发的时候,石黑一雄还随身带着日语课本。

石黑一雄的父亲石黑镇男是一名海洋学家,受雇于英国北海石油公司。当时,父亲被公司派往英国,“我的父母根本没有移民的打算,当时他们只想在英国住一段时间就回去。”

没想到,这一走,就是整整29年,石黑一雄没有再回过日本。所以,他的日语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很差劲”,虽然他有着一个日本名字。

石黑一雄少年时代就读于伦敦的中学,中学毕业后先后进入英国肯特大学和东英吉利大学学习英国文学。1980年,26岁的石黑一雄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居住在伦敦一个小村子里开始潜心写作。

27岁那年,石黑一雄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本长篇小说《远山淡影》,小说的故事背景就是日本长崎。“当我写日本的时候,有些东西就被释放出来。我在课堂上展示了一篇小说,故事背景是投放原子弹时的长崎,从一个年轻女性的视角来写。在同学那里得到的赞扬让我信心大增。他们都说,这篇有关日本的东西真的太让人激动了,你一定会获得成功。后来我从费伯出版社收到一封信,他们接受了我的三篇小说。”

写小说前

热衷写词曲 偶像是鲍勃·迪伦

鲜为人知的是,相比写小说,石黑一雄更大的爱好是成为一个词曲作者,这个爱好可以追溯到他进入沃金文法学校,学校里艺术和音乐气氛浓厚。

高中毕业后,石黑一雄一度做过巴尔莫勒尔的女王妈妈乐队打击乐手,他的音乐偶像是鲍勃·迪伦(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一度希望自己能够像歌手莱纳德·科恩或者音乐家琼尼·米歇尔那样,创作出了不起的乐曲。

遗憾的是,这个梦想至今没能实现,虽然石黑一雄总是将自己的作品看作是“长版歌曲”。直到现在,石黑一雄仍然热爱音乐。他曾经为爵士女歌手斯黛茜·肯特填词,二人合作的爵士乐专辑《早间电车上的早餐》在法国非常畅销。2009年,石黑一雄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其中的五个故事都以音乐勾连。这部作品,已经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国内。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