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健康 >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自5月12日始,萧山中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曹建标、手外科主治医师洪生虎远赴贵州省从江县中医医院开展驻点对口帮扶工作至今已有近半个月了。从刚到从江中医院的那一天起,当地老百姓一听来了浙江省的专家,慕名前来就诊的患者就纷至沓来。短短10多天时间,从江县中医医院12张普通病床就“一床难求”,医技科室的医务人员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无事可干了……两位帮扶医生在日记里记录下了他们每天的工作经历。

5月15日:曹建标

今天是星期一,周边居民听说来了杭州市萧山区中医院的专家,便陆续有病人前来县中医院就诊,头痛、高血压、咳嗽……各种病症都有。有一位50多岁的中年妇女,阴道出血已经有10多天了,在从江县人民医院已经住院二周,仍旧出血不止,听说县中医院有专家,匆匆赶了过来。我仔细询问了她的病史,初步怀疑是子宫肌瘤引起的大出血,考虑到从江县中医院设备有限,不能做阴道B超,最后建议她去从江县人民医院找在那边帮扶的李丽医生。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门诊看完前来就诊的患者之后,我为从江县中医院的医生们上了一堂关于“异常体温临床处理”的小讲课。有趣的是,刚讲完课,门诊便来了一位高烧40.1度的患儿。我赶紧下楼一看,娃娃只有一周岁,刚学会走路。只见他哇哇地哭个不停,全身裹得像个棕子,我立马脱掉了小孩身上厚厚的衣服,没想到孩子还穿着一条灯芯绒的裤子,我赶紧又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了孩子的小屁股,开始仔细检查起来。初步考虑是“化脓性扁桃体炎”,建议孩子去验个血。可是从江县中医院化验室说这么小的孩子不会验,没办法,赶紧让门诊的舒医生拿了一个冰块,用毛巾一包,放在患儿的颈动脉处进行物理降温。本想给孩子再用一粒小儿退热栓,可是去药房一问,被告知没有此药。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药房主任说,我们这里很久都没有小孩子来看病了。去药房仔细查看了下,只有优卡丹和再林两种药,便建议孩子家属取药后立即口服。大约一小时后,孩子的体温终于降到了38度。

忙碌的一天,让我深深感觉到,在这里,可真需要一个样样都精通的全科医生!

5月15日:洪生虎

在从江中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骨科接诊的病人大部分都是一些颈腰部的疾病。由于这里只有一台X片机,无法明确诊断椎间盘突出症的节段和严重程度,给临床治疗带来不少麻烦,所以我建议从江县中医院院长购买一台CT机。

中午接到通知,有个膝盖骨折的病人在来院的路上,听说县中医院平时很少有创伤病人前来就诊,一接到这个消息后我有点小兴奋,在接待室等待病人的到来。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下午2点30分病人来到诊室,我一看患者是自己走进来的,心里便一下子有了初步判断,也有点小小的落差。通过询问病史,患者因为滑倒扭伤已经有6天了,自己用当地土膏药外敷,昨天膝部出现瘙痒,拆掉膏药后发现皮肤红肿得厉害,听说县中医院来了浙江专家,就赶过来看了。我通过查体,发现患者右膝部红肿明显,局部肤温偏高,皮肤破溃,无明显渗出,右膝伸屈受限,右股骨内侧髁处存在压痛感,侧扳试验阴性,给他拍了个X片未发现有骨折,诊断为右膝部扭伤后外敷膏药引起的皮肤过敏,最后给予抗过敏、抗感染治疗。

5月16日:曹建标

今天住院部的病人破了记录,总共13个(从江县中医院总共15个床位,其中有3张病床是隔离病床)。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刚吃完中饭,就被医务科石主任叫住了:“曹医生快去看看,有个哮喘病人,病情严重。”三步并成一步,我快速跑到病房。这个病人在从江县人民医院住院已经二周了,这次是特意转到县中医院来住院的。他说自己患慢性支气管炎十多年了,因为四肢关节痛在县人民医院住了二周,没有明显好转。经过详细的询问及查体,我发现患者气急,翻身都很困难,手不能弯,立刻给予对症治疗,并拿出了县中医院珍藏多年的心电监护仪(该院唯一的现代化医疗器械,一直没使用过)进行监测。在快下班的时候,我特意又去他的病房看他,发现他的症状已经明显改善,血压、心率也稳定了下来了,我才安心地回到了住处。

5月17日:曹建标

今天是第二次给从江县中医院的医生讲课,内容是胸部体检。他们坐在下面认真听讲课、认真做笔记,就像小学生一样,当我提问时,大家也都非常积极地发言。因为他们很少有重病人,在我讲到昏迷的十大原因,流利地背出口决时,他们个个都睁大眼、张着嘴,表现出非常吃惊的表情。我便一个一个疾病分析讲解给他们听,当讲完时,他们纷纷表示,这样的口决简单易懂,让我多多传授。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为了让他们能更好地理论联系实际,我还教会了他们如何从胸部的望触叩听中去发现问题,进一步检查和诊断,并提醒他们在遇到急诊病人时,要注意排除立刻导致死亡的四个胸部疾病。课后,我还建了一个微信群(从江县中医院急救群),方便大家平时的交流和联系。

5月18日:曹建标

今天,我们的专家介绍海报已经被挂在了从江县中医院的门口。

今天坐门诊,看了七个病人,三个收治入院(一个血尿、二个腹痛)。此时,住院部的病人又爆满了。住院部四个医生,二个怀孕了。他们说,曹老师你来了后,好像病人一下子多了,我们好像有点忙不过来。我只是微微一笑,告诉她们只有多看病人,业务能力才能快速提升。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来从江县中医院已经有一周,发现这里主要存在这些难题:

一、缺少药物。一些常用退热药,一些疗效好的,价格便宜的药都没有。洪医生建议进个清创包也一直未能实现。

二、缺少检查设备。如甲状腺功能、免疫系统检查等,而且在从江县各医院都无法进行。

三、缺少资金投入。从江县中医院边上有二间半门面,共二层楼,我和洪医生建议改成门诊部,把一些好的科室放到门诊部。但是因为资金要县财政拨款,无法立刻装修投入使用。

四、医院看病竟然没有门诊病历本,想让院办公室打印几张门诊病历纸,可这个要求也没法达成,只好每次看病都只能写在一张白纸上。

困难很多,但我想慢慢会克服的!

5月19日:曹建标

今日来了两个妇科病人,一个是19岁的女孩,月经延迟20多天了;另一个是30岁的妇女,考虑盆腔炎。因为不是我的本行,没办法,只好翻阅了一些资料,重新复习妇产科的知识。

今天病房里住满了各式各样的病人。一个刚刚从计生站转来的潘医生(以前是搞绝育的,基本上大学毕业后没有接触过临床)跑到一楼的门诊来问我盆腔炎和霉菌性阴道炎怎么治疗?我告诉他,请科里的女医生做个简单的分泌物送化验室检查,检查结果为真菌性阴道炎(大量真菌,考虑白色念珠菌感染),并纠正了他们的错误观点,进行了局部用药。

19岁月经延迟的女孩在全面检查后,我给予了中医药调理治疗。昨天收的血尿病人B超检查考虑为膀胱癌可能,询问了萧山中医院B超室的李旭霞主任,李主任把做B超要注意的细节告诉了从江县中医医院的B超医生,经过再次检查后,还是考虑为恶性肿瘤。

5月22日:曹建标

从江县5月份的天气像极了小孩脸,刚刚还是大太阳,一会儿就倾盆大雨(去从江县支援前,家人就说从江县天无三日晴,建议我带把雨伞),和萧山的梅雨天气差不多,但是这里的雨下得更大。周边都是山,一下雨就变成了水漫金山,只能穿着拖鞋在街道上行走。但是这么大的雨,也挡不住两位“特殊客人”。

听说从江县中医医院来了两位萧山区中医院来的大专家,其中一位是呼吸科专家,两位“特殊客人”(一位奶奶和她的孙女)便赶紧在从江县人民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住进了从江县中医院。孙女18岁(在凯里上大学,因为咳嗽休学在家),咳嗽已经有两个月了,到凯里的大医院也就诊过,症状一直未有所缓解,便回到从江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一周后,症状反而严重了起来。一开始,我考虑她可能是咳嗽变异性哮喘,经过详细询问病史后,得知她做过3次胃镜,主要表现为腹胀和反酸,到贵阳中医院服药后好转,所以,我考虑此患者很可能是胃食管反流症导致的慢性咳嗽(GERC)。

而她的奶奶,急性咳嗽约有10天了,在县人民医院进行过抗炎治疗,起初症状略有好转,但是后来咳嗽症状更加严重了,用了强有力的抗生素和激素,患者症状都无法改善。我仔细查看了她的CT片和化验单,发现患者感染其实并不严重。又详细询问及查看了她的用药记录,发现奶奶在住院期间因为血压升高,医生让她服用了卡托普利片降压,已服用了一周。我立即让她停止服用卡托普利片,并调整了其他用药。

由于从江县中医院缺少大型的检查设备,有些检查都未能进行,全凭个人的临床经验,希望我的诊断是正确的吧!希望她们用药后咳嗽症状能好起来!

今天住院病人依旧满床,已经连续一周了,从江县中医院的业务量据说也提升了80%,医技科室的医生们也有“活”干了!

5月23日:曹建标

今天还是大雨,噼里啪啦下了两三个小时,衣服都无法晾干,洪医生已经在京东上买短袖了,非常兴奋地和我讲,京东三天就可以到了,比其他快递早3天(病区小妹妹说,一般的快递要6-7天)。如果雨再下2-3天还是没有太阳的话,那么我也要上京东了,而且要求顺丰发货,这样更快。5、6月份是从江县的雨季,到7、8月就好了,那时最高温度也就35℃左右,比杭州要凉爽多了。

中午,杨院长收了个住院病人,患者因腹泻、扁桃腺肿大入院,可在输液时出现了胸闷和气急反应,病房的罗医生跑过来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我立即飞奔到病房,经过询问及检查后,更换了患者的生理盐水,症状略有缓解。考虑患者生命体征有所平稳,心电图也无异常改变,和患者解释后继续给予治疗。

罗医生说,他们最怕的就是碰到病人在输液中出现各种不良反应,一般情况下,他们就只知道静推地塞米松,其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看到曹老师(他们对我的称呼)思路那么清晰,处理病人也非常有条理,真是佩服!我偷偷地告诉他,其实病人有输液反应,我心里也是非常紧张的,但是不能在病人面前表现出来,不然会放大病人的不适症状。

吃过晚饭后,我又到病房转了转。昨天收治的那位孙女和奶奶依然在病房住院治疗。孙女还是咳嗽,我建议他去贵州省的大医院去进一步检查一下(因为黔东南州里好像不能做气管镜检查),奶奶咳嗽的症状好多了。

5月24日:曹建标

早上听完护士交班,今天的病房依然住满了13个患者。我重点去看了几位病情较重的患者,大部分住院病人的病情都在好转中。这段时间,我渐渐发现县中医医院医生和护士的积极性也增加了。

上午9点钟,来了一个胸痛的病人,初步询问后,发现是个外伤病人。患者昨日不慎摔伤,今日因为疼痛加重,来医院就诊。我马上通知了洪医生,他在中医科看病人,听说这个病人病情重,立即赶了过来。检查发现患者左侧胸部压痛明显,立即要求进行DR检查。放射科的小范医生初步看了,说没大问题。但是我和洪医生还是不相信,两个人在放射科仔细看了又看(因为只有DR,没有CT),大约看了10分钟,发现患者的第5、6肋骨有骨折,骨折错位隐秘,左侧还有少量的胸腔积液。我们建议患者住院,因为县中医医院今天已没有床位,患者只能去从江县人民医院了。

事后,我问了门诊的舒医生,如果我和洪医生都不在,你们是怎么处理的?他讲道,一般情况下,拍个胸片,如果放射科报告无特殊改变,那么就让病人配点中药和止痛药回家了,如果有肋骨骨折就建议他们去从江县人民医院了。他说,现在有你们两个大医院的医生在,我们看病的胆子也大一些了。

萧山中医院两位帮扶医生在从江的生活故事

刚刚把肋骨骨折的病人处理完,又来了一个3个月大的婴儿。有咳嗽、无发热,肺部听诊呼吸音略粗,无其他改变,我建议他服用泰诺林口服液就可以了。

下午,小雨变成了大雨,门诊病人也减少了。因为从江县的120急救中心在从江县人民医院,从江县中医院不会有重病人送来。雨还是不停地下,洪医生的衣服竟然提前一天到达了,他非常开心。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