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部门 >

是怎样的匠心让“杭州质造”一往无前?

如果说工匠雕琢的是一门技艺,那么企业家雕琢的则是整个世界。

曾经因“差不多精神”,一大批快马赶路者一度丢失了“中国制造”这张“金名片”。然而,在呼唤制造精品的新的历史时期下,坚守初心、严肃专注、甘于寂寞的工匠精神让杭商企业家率先大放异彩。去年杭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要打造‘杭州工匠’品牌”,使得“杭州质造”一往无前。

若以工匠精神为内核,诞生在之江大地上的杭商已然是中国商帮中最具代表力的群体之一。他们通过对产品、技术、管理的细致打磨、反复试错、迭代创新,不断重塑这个世界生产和生活的形态。

处在传统文明与现代体系交织的时代,人们从未像今天这样热切地呼唤“工匠精神”。那么现代社会的“匠心”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些不忘初心的杭商群体中得到答案。

做一个大飞机的舱门,拥有270多个许可证启示:匠心是坚守初心缔造精品

大道于心,匠心于品。提到“工匠精神”,西子集团董事长王水福必然是杭商中当之无愧的代表之一。从一家仅万元资产的农机厂,到坐上电梯行业的“头把交椅”,再到破局素有“工业之花”之称的航空,这位在制造业锤炼了40多年的守望者始终不忘初心,管理上精打细算,产品上精雕细琢。

2015年于王水福而言,是一个转折年。这一年,承载着中华民族飞行之梦的C919大飞机正式总装下线,而西子承担了其舱门的研发,这意味着西子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从传统制造业到高端制造业的飞跃。

看上去只是一个尺寸不大的舱门,但背后却藏着王水福持之以恒的“匠心”。“C919舱门的结构极其复杂,科技含量极高,涉及了30多项航空特种工艺技术。”投身航空制造6年以来,西子航空投入超过5亿元建立和健全航空制造能力。他坦言,“要达到空客、波音、庞巴迪、C919的标准并不简单,每个部件、每个零件都需要许可证,迄今我已经有270多个许可证了。”

有人埋怨,中国“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因为宏观经济上涨大势和各行业的红利期都不复存在。但王水福认为,中国最好的时代就在眼下,“凑热闹”的人都离开了,只剩下真正热爱这个行业人的在坚守,以“工匠精神”来坚守本行。

说起坚守,就不得不说三十年只做了“一台冰箱”的华日集团董事长陈励君。早在十年前,华日冰箱就已是杭州人心目中一块响当当的杭产家电品牌,在制冷产品的高效节能、智能温控、无氟替代技术方面,华日均走在全国同行的前列。

用陈励君的话来说,这个结果是华日30多年来坚持专心做好主业的“回报”。“制造业由于管理链条长,成本要素日益增高,行业利润日趋下滑,越来越不好做。有人劝我进军房地产,说这样来钱快。”

而对于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的陈励君而言,坚守固然很累,但持之以恒用新技术打造新产品、用新模式对应新环境才是应有之义。以此为初心,华日正在从家用冰箱延伸到物联网智能控制领域。也许不久之后,用手机APP就能远程遥控冰箱,还能实时记忆冰箱内的储存情况。

为解决一个漏洞,工程师19个小时没有休息启示:匠心是严肃专注反复打磨

如果说“工匠精神”代表坚定、踏实、精益求精,那么高新技术代表的则是速度、激情、创新。当高新科技遇上“工匠精神”,往往能够摩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2016年,象征着最前沿技术的AR、VR像一阵龙卷风袭来,资本、创业者争先恐后地抢占“风口”。但等风停之后,只有怀抱匠心精神入局的人才真正喝到了这口水,位于杭州滨江中恒世纪产业园的uSens凌感创始人何安莉正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硅谷创业讲求专注,像激光一样专注。”何安莉坦言,这是一个创业公司得以利用有限资源持续生存发展的关键,也是uSens凌感一直坚持的原则。“一直以来,我们专注提供三维人机交互解决方案,包括裸手的自然交互和位置追踪。”

“我们认为,工匠精神包含聚焦专注和坚持投入。”因此,在公司内部,uSens凌感也大力提倡“工程师精神”,何安莉透露说,“无论岗位是什么,都需要具备工程师的素质。我们曾经有一个工程师为了解决一个BUG(漏洞),19个小时没有休息。”

在何安莉的理解中,科技企业要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什么时候能做,并不需要跟风,要有独立的判断和坚守。

人们常说,科技让生活更美好,而融入工匠精神的现代技术对生活的改变则更具颠覆性,诸如互联网医疗。作为微医的创始人,廖杰远一直追求着一个信念:通过互联网平台,让天下人都有一个健康守门人。

“说得再通俗点,就是让老百姓看病更方便。这是我的终极选择,会一辈子去做这个事。”在廖杰远看来,这就是工匠精神的体现,为信念而极致付出、坚定不移,对付出无怨无悔,对结果精益求精。

微医虽然是互联网企业,但对技术的苛求程度可能很多人都想象不到。为了给用户最好的使用体验,微医投入2.8亿元自主研发了互联网医院的远程诊疗系统、电子处方与在线医嘱系统、处方审核系统、电子病历系统、结算系统(含医保、商保、自费)。

“反复打磨一件事其实是个极其枯燥乏味的过程,如果没有工匠精神,很难熬出成果。”但廖杰远认为,无论对待用户还是做产品,都需要一颗匠心。如果没有诚心,没有敬畏感,做出来的产品多半没有价值。

300多名铜匠历时半年打造一扇门启示:匠心是甘于寂寞传承创新

传统不意味着古老,传统要与现代接上榫头,注入现代生活方式,才能更好地传承,才能被现代人接受。而一家企业的生命力在于创新,通过转化再造、丰富发展,才能焕发新的生命力。

去年的G20杭州峰会主会场——杭州国际博览中心迎宾厅的铜大门,便是由朱军岷掌舵的金星铜集团的300多名铜匠,历时半年时间打造的。尽管与父亲一样要将铜艺发扬光大,但朱军岷以他特有的敏感性和前瞻性,坚持要做强做大文创产品,让铜文化真正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相结合。

“匠心是我们铜匠的立足之本,在我的理解中,‘匠’就是做到极致,需要一榔头一榔头打出来的,而‘心’则是思考与创新,根据时代的发展,顺应或引领行业。”朱军岷为此专门组建了“电商部”团队,开拓线上零售渠道,捕捉、激活更多的年轻客户。还请欧洲设计师设计产品,使产品兼具中国传统文化与世界现代潮流,融入文化,融入生活,最终让产品走出国门,成为国际顶级的家居品牌。

同样是老字号品牌,迄今已有140多年历史的胡庆余堂,历经胡雪岩家业破产、朝代更替等历史变迁以及经营者数代转换,却依然屹立不倒,不由得让人想去探索其经营奥秘。

而这秘诀,在杭州胡庆余堂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刘俊看来,无非是依靠一代代胡庆余堂人传承下来的匠心。“匠心的传承并不意味着固守成规、一成不变,随着时代改变,匠心精神也在改变。”刘俊说,几十年前提起匠心,其实并不完全是一个褒义词,更多的是形容一个人老老实实地一辈子坚守一件事,但却缺乏开放、创新的思维。“当资本市场日益嘈杂,人人都在热衷引爆产品时,不受外界干扰地坚守自己领域的‘一亩三分地’固然重要,但更需要创新的思维为匠心注入活力。”

在查看胡庆余堂历史资料时,刘俊和他的团队发现,早在1874年,当时的胡庆余堂就有美容产品的研发记载,“我们现在根据这些记载将推出一系列药妆美容产品,老一代传承下来的是‘匠心之作’,现在通过新科技将这些优秀的东西更为广泛地传播,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这也是一种匠心的传承。”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