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招聘 >

停工留薪期工资,如何适用终局裁决?

案情简介

2013年12月,某矿业公司将其单位负责的某矿区井下废料及地面杂物清理业务,发包给自然人李某。2014年3月1日,李某招用马某至该矿区从事井下废料清理工作。

2014年4月26日,马某在工作中受伤,当日住院治疗,至2014年5月21日出院,住院治疗费由矿业公司承担。2014年11月26日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马某所受伤害为工伤,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八级。马某的停工留薪期为2014年4月26日至2014年10月25日,停工留薪期满后,马某再未到矿业公司工作,双方劳动关系于2014年10月25日终止。

双方就工资标准无书面约定,马某的工资由李某以现金形式发放。2014年6月,李某支付了马某2014年3月的工资,但具体数额双方主张不一,发生争议。马某向仲裁委提起仲裁申请。

马某主张其实际领取7143元,并按该数额主张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矿业公司则主张依据李某的陈述,马某的月工资标准为3000元左右。双方各自主张,均无证据证明。因工资标准无法达成一致,矿业公司拒绝支付马某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待遇。

仲裁结果

矿业公司支付马某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8480.62元;

矿业公司支付马某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9796.67元;

矿业公司支付马某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50939.73元;

矿业公司支付马某2014年4月26日至2014年10月25日停工留薪期工资31715.2元。

案例评析

争议焦点

停工留薪期工资适用终局裁决是按追索劳动报酬争议对待还是按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社会保险方面发生的争议对待,是否受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限制?

有关停工留薪期工资发放标准

本案中申请人第一项关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第四项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的仲裁请求均与申请人受伤前的工资水平有关。

申请人对其主张的月工资标准7143元没有证据证明;被申请人虽不是申请人的工资发放主体,但其将单位业务分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李某,应当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也有义务对申请人的工资支付情况进行举证。

在双方对劳动报酬约定不明确,且均没有证据证明各自主张的情况下,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十八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重新协商;协商不成的,适用集体合同规定;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劳动报酬的,实行同工同酬;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劳动条件等标准的,适用国家有关规定”,结合《山东省企业工资支付规定》第八条关于“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根据当地的工资水平,定期发布劳动力市场工资指导价位和人工成本监测预警信息”的规定,本着合情合理的原则,仲裁委参照烟人社办发〔2014〕49号文发布的2014年烟台市人力资源市场部分职位工资指导价位来确定申请人受伤前的工资水平。

比对申请人的工作岗位及工作内容,按照上述指导价位中矿物开采辅助工2014年工资指导价位的平均数5316.42元/月,作为计算申请人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基数,最终裁决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8480.62元、停工留薪期工资31715.2元。

标准应由A公司来核定,该说法是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的。

启示思考

“终局裁决”制度的设立,有效地避免了部分劳动争议处理周期长,效率低,有效的防止了用人单位恶意拖延诉讼,更有利于及时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本案申请人为工伤职工,前三项仲裁请求已纳入终局裁决的范围,而停工留薪工资是工伤职工休养期间的主要生活来源,如果将停工留薪期工资视为劳动报酬,本案便要分号裁决,停工留薪期工资作为非终局事项,被申请人依法享有起诉权,不利于及时维护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更重要的是停工留薪期工资是因工伤而产生的待遇,我们应从其本质属性进行判定。另外,虽然目前《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停工留薪期待遇由用人单位按月支付,但长远看,随着我国社会保险事业的发展和成熟,关于工伤保险的立法定会不断完善,不排除日后工伤职工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也会纳入社会保险统筹范围,因此将停工留薪期工资争议纳入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社会保险方面发生的争议更符合立法本意和客观实际。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