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萧山网 > 招聘 >

杭州街头炒货店九成以上是江苏邳州人开的 生意好的年入百万

读者周宁波来电:喜欢吃炒货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在杭州街头巷尾乃至全国各地做炒货的,十之八九都来自我们老家邳(音Pī)州。我了解到在浙江,开化有“气糕办”、缙云有“烧饼办”,其实我觉得我们邳州也应该成立个“炒货办”,但不知该怎么办?你们觉得这事靠谱吗?

周宁波的老家邳州,位于江苏徐州,古称邳国、下邳,是三国时期孙权的出生地,也是著名的三国古战场,《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就发生在此地。

网上搜索“邳州炒货”,致富报道真不少,新华报业网2011年1月26日《揭秘邳州炒货之乡创富图:一把铲子“炒”出一片摇钱树》的报道中说——

炒花生、炒瓜子、炒葵花子等,很多人都能来两下子,然而能把这个不起眼的活计做成“摇钱树”——炒出一幢幢小楼、一辆辆轿车乃至炒成百万富翁的,并不多见。在全国知名的“炒货之乡”——邳州市邹庄镇,记者近日见识了炒货演绎的财富线路图……

杭州街头炒货店三四百家

九成以上是我们邳州老乡开的

为什么想到要成立“炒货办”?周宁波说,自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第一,行业集中度高,全国做炒货生意的十之八九都来自邳州,北到内蒙古黑龙江,南到广西海南,成立协会容易沟通形成共识;

第二,炒货已经从当年的星星点点到现在形成行业规模,成立协会便于抱团发展,形成特色品牌;

第三,食品安全是头等大事,有协会在,便于宣传监督;

第四,很多行业都有协会存在且发展不错,互联网时代,协会更容易促进炒货行业信息交流。

“现在杭州大街小巷有三四百家炒货店,只要是现炒现卖的,九成以上都是我们邳州老乡,孩儿巷、狮虎桥路、长板巷、建国路菜场这些炒货店都是,你们报社那边胭脂新村的邹记炒货也是。”

爸爸老周在杭州20多年炒坏了150多口锅

靠这门手艺供两个儿子上大学、在老家盖房子

周宁波是80后,干炒货可谓“子承父业”。

20多年前,爸爸老周和他弟弟带着一把铲子一口锅来到杭州做炒货。

刚开始,没有钱租店面,他们推着三轮车在卖鱼桥现炒现卖。

第二年,有了余钱租店面,两人分别在长板巷、百井坊巷开了店,后来辗转到了麒麟街。现在这家店正好满20年。

“炒花生、炒瓜子,炒山核桃、炒香榧,爸爸20多年炒坏了150多口锅,靠着这门手艺供我们兄弟俩上大学,并在老家盖房子。”周宁波说。

和老周一样,当年他家的七八个亲戚和其他的老乡,也一起到全国各地打拼,靠炒货这门手艺闯天下。

杭州店铺不太好找,当年很多亲戚就去了宁波,现在也做得很好(周宁波生在宁波,所以爸爸取了这个名)。

2005年,周宁波广西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到炒货店帮忙,一干10年。

“前年春节后,一位在阿里工作的朋友说,现在是互联网经济,在传统炒货店干活会跟社会脱节,老爸也建议我去找份工作体验上班族。就这样,我通过面试进了阿里巴巴,负责福建漳州产业带的招商。”

在阿里工作了一年半,发现父亲有了退休的念头。

“这也是不少炒货店面临的问题:父亲上了年纪,炒不动了,舍不得放弃开了这么多年的店,但谁来接手?”周宁波说,惟一的哥哥在山东做电器生意,不可能来杭州,最好的选择是他接手。

接手后,为了让回老家的爸爸安心,周宁波在店里安了监控,让爸爸随时能看到店里的情况。

“现在老爸最惬意的事情就是一边看电视,一边打开手机看店,最近又提要求了,只看画面不过瘾,能不能安个有声音的监控,他太想念杭州的老邻居了。”

老周还特别念旧,一辆用了10多年根本不能骑的电瓶车,他却一直惦记。“开始我拍了照片给他‘解相思’,后来我干脆把这辆古董电瓶车快递回了老家。” 

普通炒货店一年赚三四十万

生意特别好的可以年入百万

别小看“炒民”,炒瓜子花生也能“炒”出高收入,而且不比白领差。这也是周宁波投入炒货业的一大原因。

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一家炒货店二三十个平方米,年租金6到8万元,一般请两个工人(如果是夫妻店,这块支出省了),每天营业额七八千元,一年做8个月生意,有150万到200万,炒货利润在20%到25%,一般赚个三四十万没问题,有些生意好的“大户”,可以年入百万。

“杭州这么多炒货店,一年赚100万以上的不会少于20家。”

周宁波说,这个职业还有一个打动他的理由,一年只要工作8个月。

“做白领费脑子,做‘炒民’要脑体结合,每天早上6点半开店,晚上11点左右关门,操心的事情很多,累了我就对自己说,熬到5月份就好了,可以有时间陪老婆孩子了。”

明天“双十一”

“炒二代”要搞大促销

周宁波接手炒货店后,第一件事就是装修,让门面亮堂起来,一般炒货店里都是玻璃框,他换了一批亚克力板,轻巧、耐装。

“而且不割手。”周宁波一边说,一边拿起罐装封口机给山核桃封口:“封口机这样的东西,以前老爸他们不会也想不到用,现在很多顾客都有这个要求,我们当然要与时俱进。”

店里的主力军也以80后、90后为主,其中两个是曾经跟他一起在阿里奋斗过的同事。女售货员小黄是90后,福建农大本科毕业,长相甜美清新,说话声音亲切又温柔。

周宁波主要负责开拓客源,三天两头跑各地进货:东北选瓜子、临安选核桃、枫桥选香榧,小京生花生新昌的最好吃、红皮花生来自山东、黑皮花生得选青岛的……

接过老周的接力棒1个多月,店里营业额就涨了50%。

明天就是双十一“剁手节”,作为曾经的阿里人,“周记炒货”也要大促销。

“11月11日到13日三天,只要加‘周记炒货”微信,全场炒货8折,这个力度是开店20多年来从没有过的。周宁波已经决定了。

“炒二代”想成立“炒货办”

邳州当地暂时还没这个想法

开化“气糕办”、缙云“烧饼办”、三门“青蟹办”,它们都是正宗政府机构。昨天,我们分别打听了一圈:像缙云烧饼品牌建设办公室,简称“烧饼办”,隶属于缙云县委县政府农村工作办公室;今年4月开化县委县政府专门设立的是气糕品牌建设办公室,隶属于开化县农办,是一个副科级单位。

从这些线索中顺藤摸瓜,我们找到了江苏省邳州农业委员会、邳州市委宣传部,但他们都没听说过当地考虑成立这样一个机构“炒货办”,也不知从哪里着手,但表示会把情况进一步反映。

我们也向邳州当地的邹庄、铁富这两个从事炒货业人数最多的乡镇打听了,他们的回答也一样,没考虑过成立这样一个“炒货办”。

看来,成立“炒货办”的心愿能否实现,还要请快报读者和用户们帮周宁波出出主意。

周宁波自己开的炒货店,在闹中取静的麒麟街上,旁边是繁华的延安路,离西湖直线距离500米左右。

从孩儿巷拐进麒麟街(这是一条由南往北的单行线,去之前,他再三跟我们打预防针,开车不方便),走进巷子闻着喷香的炒货味走,听到铁锅摩擦翻滚的声音,“周记炒货”就到了。

戴眼镜,穿深蓝色工作服的周宁波正炒着山核桃,看到我们,热情地打了个招呼,手上的铲子不停歇。

“我们店里的瓜子、花生、山核桃、香榧都是现炒现卖,吃起来更香。”

站在边上,看周宁波怎么炒山核桃:左边炒三下,右边炒三下,反复不停顿,15分钟左右,炉子的火候调小了一点,10分钟后再调小一点,然后再炒四五分钟,一锅山核桃出锅了。

随便拿起一颗凉了凉,剥开放进嘴,现炒的就是香。

见我们在琢磨“炒功”,周宁波讲起他的“炒货经”:每种炒货炒的量不一样,炒的时间和手法也不一样。炒山核桃,一锅可以炒20斤,但炒香榧只能炒17-18斤;炒的量多了,受热就可能不均匀,有些会炒不熟;量少了,那就容易炒焦。炒花生、瓜子,要左一下右一下快速地不停翻炒,炒香榧是左两下右两下,炒山核桃就要左三下右三下……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