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拒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开放大省浙江如何应对 承认不承认,浙企都坚定前行

12月12日,中国就美国、欧盟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先后提出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磋商请求,正式启动了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

“中国入世15年来,浙江一直是世贸组织规则的坚定遵守者和维护者。”浙江省商务厅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韩洪祥说。尽管如此,今年以来,对外开放大省浙江仍然免不了遭遇贸易摩擦,案件数量上升明显。如何解读美、日、欧等国拒绝终止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的这一做法?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趋势日益明显的当下,浙江企业又该如何应对?

美日不如期履约
拒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源于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所签订的《议定书》第15条中规定的内容:世贸成员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时,并不自动用中国产品国内价格作比对价格,而是有权利选择第三国产品价格,即“替代国”价格作对比价格,从而使“反倾销”高概率地取得成功。该条款设定15年过渡期,至2016年12月11日到期。随着15年期限的到来,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应立即停止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做法,这是所有世贸组织成员必须履行的国际义务。

然而,今年以来,欧盟在是否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反复摇摆,美国屡屡警告欧盟不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15年期限到来之际,美国、日本更明确反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继续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做法。而欧盟方面,则试图以“市场扭曲”这一新概念变相沿袭一直以来的“替代国”做法,不愿放弃反倾销的手段。

“当前,美国和日本已经明确表态拒绝承认,在我看来,背后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是不满于中国入世后的快速发展,担心全球化红利将持续带动中国发展,进一步动摇美日等国为主导的传统世界经济格局。此外,欧美国家对中国的市场经济仍有质疑,例如认为中国国有企业比重还是太高,钢铁等过剩产能或对世界经济秩序构成威胁,影响其国内产业发展。”浙江省商务研究院院长张汉东表示。

与美国和日本表态明确拒绝相比,欧盟方面提出了修改法案提议,即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不再把中国列入“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而是采取变相延续原有做法。对此,北京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傅东辉分析,《议定书》第15条已明确表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5年后,“在任何情况下”,“替代国”做法都必须被终止,条款十分清晰。“欧盟和美国的情况不同,欧盟相关法律将中国列入了可使用‘替代国’做法的非市场经济国家,随着15年时限到来,如若不对这一条款做修改,那就有悖于WTO法规,欧盟很容易败诉,而美国没有将是否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写入法律,所以选择在实际操作层面形成具体规则”。傅东辉说。

“在我看来,欧盟提议修改法案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积极意义的。”傅东辉表示,尽管欧盟这一修改实际还是为了针对中国,可至少在法律层面,过去针对中国进行的“替代国”做法被取消了,不再具有法律上对中国的歧视性。“至少在法律上,中国跟其他国家平等了。”傅东辉说。

贸易保护抬头
浙江企业频“受伤”

“今年以来我们明显感觉到贸易摩擦更加频繁了。”对于全球化背景下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趋势,巨化集团市场部部长彭展鸿感受颇深。

彭展鸿回忆道,2013年10月美国墨西哥化学公司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对来自中国的环保制冷剂R134a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那一次我们是打赢官司的。”彭展鸿告诉记者,然而时隔一年,美国方面再次对同一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今年,美国商务部初裁反倾销成立,惩罚性税率高达近200%,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太大了,可以说,用‘替代国’的原料价格来衡量,对我们是不公平的。”彭展鸿说。

今年以来,浙江贸易摩擦数据也印证了彭展鸿的感受。省商务厅统计显示,今年1-11月,我省遭遇贸易摩擦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增长44.74%和53.67%,平均每2个工作日遭遇1起案件。其中,新提起的原审案件占比68.18%;案件数量和金额同比分别增长了41.51%和2.29倍。

从行业看,冶金、化工、轻工行业是贸易摩擦多发领域。冶金行业案件数列第1位,同比增长8%,涉案金额增长3倍多。其中,钢铁产品和制品行业案件数量和金额同比分别增长了31.1%和3倍多;化工行业列第2位,案件数和金额同比分别增长71.4%和2倍多;轻工行业列第3位,案件数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增长27.3%和2倍多。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案件中,反倾销调查案占比高达81.8%,涉案金额占总额的76.5%,案件数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增长50%和37.35%,其中,由美国337调查立案率迅速增长,同比增长了3倍。“今年以来反倾销案件特别多,这与15年期限将至,不少国家抓住最后机会立案也不无关系。”傅东辉表示。

“其实在12月11日到来之前,我们对美国会否取消‘替代国’做法还是有期待的,然而事实证明,未来贸易保护主义或将更加猖獗。”彭展鸿说。

打铁还需自身硬
交了“学费”也得到成长

“无论世界局势怎么变,对于已深度融入全球经济的浙江而言,只能积极应对进行转型升级,打铁还需自身硬。”张汉东说,入世15年来,许多浙江企业从入世时的茫然无措,到如今逐渐树立起规则意识,出口产品从低端、低价到如今的附加值不断提升,在应对反倾销裁决的不利影响时,浙江企业更学会了通过境外设厂、资本收购、拓展新兴市场等多项措施来进行应对,在这个过程中,浙江的开放步伐也在同步迈进。“面对未来复杂多变的国际市场,凭借入世15年来的发展经验,浙江企业有能力走得更远更好。”张汉东说。

杭州宝晶生物股份公司就是一个与贸易摩擦共成长的例证。公司董事长张建国告诉记者,宝晶在2004年第一次反倾销应诉时仅是一家年利润几百万元的小公司,到如今,已成为年销售额两亿元的酒石酸行业龙头企业,公司打赢了四次反倾销“战役”,成为了在应对国际贸易摩擦方面的专家型企业。

巨化集团也在一次次贸易摩擦中意识到,要想继续在全球市场有所斩获,在低端市场盘旋没有出路,加快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是关键。“目前,国际上已经加快了R134a等产品的替代步伐,杜邦等跨国公司基本完成了替代品的技术和市场垄断准备,国内氟化工产业正经受前所未有的威胁。因此,我们要加强替代品政策研究,加快替代品的研发和产业化进程,尽快建立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替代品产业体系,为未来市场做好准备。”彭展鸿说。

“浙江作为一般贸易出口大省,企业必须要苦练内功,加快创新发展,实现转型升级,打造‘品质浙货’。”韩洪祥说,“我们也将密切关注主要世贸组织成员国的对世贸第15条的履行动向,对企业在新贸易救济中遭受的违反世贸规则以及遭遇的不公平待遇情况,我们将坚定地支持企业运用世贸规则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