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经济的“绿色派”将迎来黄金发展期

如今的萧山经济,产业结构越来越多元化、新兴化、时尚化。曾被认为规模“太小”的部分产业,如今发展势头正猛,增速快效益好,比如节能产业。这些“小而美”的绿色产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它们终将成为萧山经济转型升级路上的一股重要力量。

连日来,一场针对萧山节能产业的摸底调研在全区铺开,走访企业、深入车间、召开座谈,一系列动作的背后,只为回答一道命题:萧山节能产业现状如何、前景如何。“从调研情况来看,萧山节能产业发展态势出乎意料,尽管产业规模仍有限,但涌现出的行业隐形单打冠军较多,特色企业数量并不少。”区节能协会秘书长施剑中认为,萧山节能产业未来大有可为、前景可期。

这样的产业信心,在国家即将印发的《“十三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中也得到了体现。据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到2020年节能环保产业增加值要占到GDP的3%左右,成为国内经济的一大支柱产业,而“十三五”是节能环保产业做大做强的关键期。

无疑,当前节能环保产业已站上产业新风口,并有望成为萧山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支撑。

低调:名不见经传但发展出人意料

倘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很难想象,这家“躲”在进化一座山脚下、名叫“浙江玖安锅炉压力容器制造有限公司”的企业,居然实力不凡!

创业33年,从事设计制造工业锅炉和压力容器,与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同济大学等知名学院合作,联合和自主开发十大系列100多种产品,不但跻身中国锅炉行业骨干企业,而且60%产品出口海外,与国际巨头同台竞争,玖安锅炉这份含金量十足的履历着实惊艳了访客。

同样名不见经传却又出乎人意料的,还有萧山众汇工业电炉厂。经过二十多年发展,众汇电炉从一家小电炉厂已经发展成为浙江地区规格最多、产品齐全的热处理设备制造商之一,从最初5种产品到现在130多种产品,从3万元启动资金到如今700多万元总资产,公司总经理唐生尧自豪地说:“众汇电炉自主研发的淬火油槽技术,目前国内仅3家企业有。”

无论玖安锅炉还是众汇电炉,都以生产制造相关工业设备为主业。尽管两者的细分行业并不相同,但其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工业节能科技企业。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节能装备制造企业,这又与节能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在工业企业生产过程中,需要水、电、气、热等能源作为支撑,甚至连企业基础生产设备也要用到能源,而这些能源的提供,大部分需要各类能源转化设备,比如说,目前萧山60%以上的机械制造企业公司都用工业电炉。但由于输送、设备材料等综合因素,能源转化效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实际上,很多能源在使用过程中被白白浪费掉了,并没有产生相应的经济效益。

因此,工业企业如何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降低用能成本,成为节能装备企业的商机,而这也是这类企业立足根本。唐生尧说,众汇电炉的产品至少能为工业企业节能15%以上,跟浙江海亮、亚太机电等大企业有合作,并为1400多家单位提供过相应产品。玖安锅炉总裁汤春峰告诉记者,玖安锅炉节能率超过20%,目前该公司产品主要出口到德国、意大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

其实,以玖安锅炉、众汇电炉为代表的萧山节能科技企业起步都很早,有些还是萧山第一代创业企业。在部分专家看来,过去三十多年,这类企业行业内名气已经打响,但还不为外界广泛了解,仍然比较低调。“随着国家层面以及各级政府对节能产业日益重视,这一产业将逐步走到大众视线之中,相关企业也将被推向产业发展的最前列。”有专家指出。

小而美:年产值不大但增速快效益好

电机是一种利用电能转化为机械能的装置,在组成该装置的近百个零部件当中,磁铁性能好坏是节能率高低的关键。而在一个电机的价值中,磁铁就占到3成。这个看似与老百姓日常无关紧要的科普知识,却成就了一家萧山企业——位于钱江农场的永磁集团。

与很多节能企业一样,即使在萧山本地,于1980年就已起步的永磁集团仍“默默无闻”,但在永磁行业内,这家企业却早已声名鹊起,头顶光环相当耀眼:永磁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铝镍钴永磁生产基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永磁材料生产商之一,其中铝镍钴永磁年产量约占世界总年产量的40%。

“‘十三五’期间,公司目标是年增长率保持在20%到30%。”对此,永磁集团董事长贾贵元脸上写满了信心。他介绍,公司产品已广泛应用于汽车、仪器仪表等行业,并成功打入军工领域,与美国通用、德国西门子、华立集团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这种信心并非空穴来风。过去这些年,即使遇上经济不景气,永磁集团也始终保持着稳定增长态势,年复合增长率保持在15%左右,而今年年产值预计能突破5亿元。在整体经济环境依旧复杂多变的态势下,这些企业仍能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简直可以称之为经济上的“逆袭”。

然而,行业专家对此却不感到惊讶。“萧山节能产业规模的确不大,以产值大小划分,这个产业的企业年产值,几乎全部集中在10亿元以下的梯队之列。像永磁集团这样的产值,在萧山节能企业中已经算很大了。”有专家表示,这类企业最大特征在于稳定,即业务稳定、增速也稳定,不会出现大起大落局面,称得上“小而美”。

这种“小而美”,在很多节能产业企业得到了体现。比如说,从2006年起,玖安锅炉年增长率约为20%,如今已经破2亿元;众汇电炉年复合增长率在15%左右,目前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年2月份,该公司更是至今没有销售人员,下游客户上门来抢货;而位于南阳街道的高达太阳能热水器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太阳能应用技术、开发与研究、生产与销售,近年来年增长率没有低于10%过。

显然,至少从目前来看,节能产业受行业周期性影响并不是强,甚至出现逆周期性发展的态势。一方面,这源于当前国内节能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真正的龙头企业还没有出现,产业集聚效应仍不够明显,这给了萧山节能产业提供充足的发展空间以及足够的成长机会。

另一方面,对于个体而言,创新驱动、技术为王仍旧是发展之根本,也是保持增长的最大动力来源。比如从事风电设备铸件的浙江佳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不但拥有省级技术研发中心,还建立了国家级博士后工作站;截至上半年,佳力科技累计获得授权专利76项,其中发明专利16项,实用新型专利59项。

转型:从制造商转向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

这几日,杭州展盛科技有限公司正忙着招聘销售助理,这一职位主要内容是推广和销售家庭分布式光伏电站系统。“这个公司负责光伏电站服务,比如销售、电站维护,而另一家公司高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则是生产制造光伏板。”作为展盛科技、高盛新能源的实际控制人,皋曙鹏这样介绍两家公司的不同定位。

2010年以前,皋曙鹏还在做服装厂。之后,他关停了服装厂,一头扎进光伏产业,先后创办两家光伏企业,开始一段全新创业之路。近年来,高盛新能源进入扩张时期,年产能从最初50兆瓦到去年250兆瓦,从过去1个车间4条生产线到如今2个车间10条生产线,从曾经手工作业到现在全自动智能化操作,皋曙鹏做光伏的雄心一览无余。

皋曙鹏说,他瞄准的是家庭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并打算引入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共同合作,推出光伏电站按揭计划,如同按揭买房一样,打造农村“屋顶银行”。“目前,公司已经与瓜沥、宁围等镇街几个村在合作。”皋曙鹏介绍。

萧山光伏企业中,比高盛新能源更出名的是舒奇蒙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完整经历了产业集中爆发、2011年国际“双反”、如今回归平稳等光伏产业几个重要时期,在国内光伏企业倒闭潮中,舒奇蒙笑到最后顽强活了下来,成为业内为数不多几家拥有完整产业链的企业之一。

“光伏本身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经历过行业大风大浪之后,舒奇蒙也正在积极转型。”舒奇蒙副总经理金友康表示,如今舒奇蒙正以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的新姿态出现在市场上,从服务挖掘附加值。

从皋曙鹏将生产、服务相剥离,到舒奇蒙打造系统解决方案,两家企业发展脉络相当一致,即从纯粹生产制造转向行业服务,也就是眼下很流行的“生产性服务业”、“2.5产业”。这就引出了节能产业除装备制造外另一种新模式,节能服务企业,这类企业为其他企业或者项目在节能降耗等方面提供服务和支持。在国外发达地区,目前节能服务产业已经相当成熟,也是属于生产性服务业中一大类。

施剑中认为,像展盛科技这类主要对原有光伏生产的业务延伸与转轨变型,兼顾了节能装备制造与节能服务双重属性。但也有部分企业是节能服务公司,直接架接用能单位与节能装备生产商,并通过更为专业手段去推动企业节能降耗。

比如杭州冠南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以节能解决方案为核心的节能服务企业,成立于2006年的冠南科技近年来异军突起,成为萧山节能服务产业领头羊。“公司现在做的工业节能比较多,特别是在化纤、化工、印染、机械制造等高耗能行业。”冠南科技总经理沈伟说,一大批企业不仅完成节能降耗指标,还减少生产成本。

杭新印花整理有限公司是冠南科技服务对象,在双方合作中,冠南科技把杭新印花染缸的30kW电机全部更换为稀土永磁同步电机,将变频器全部替换为同步电机变频器,经实际用电量测试节电量约为15%左右。“因染缸电机为连续运行制,18台电机每年可节约电量60.8万千瓦时,按每千瓦时0.75元统计,折合电费45.6万元,约一年半就可以收回全部投资。”杭新印花相关负责人表示。

小贴士:萧山网手机版的玩法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